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dfcbe5176ffe92554c6569070f8fc6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叮”的一聲脆響,一道匹練似的劍光擊中嶽雯手中的飛劍,嶽雯隻覺得從手中飛劍上傳來一陣沛然莫禦的巨力。一時拿捏不住,手上的飛劍被擊飛在地。

“雯兒,你這又是何必呢!”嶽雯聞聲趕緊睜開眼往珠簾洞放心看去看去,卻發現用劍光擊飛自己飛劍的正是自己的師父追雲叟白穀逸。

嶽雯見白穀逸從珠簾洞洞緩緩走出,不由得著急的對白穀逸喊道:“師父,快走啊!”

白穀逸聞聲對嶽雯笑了笑,開口說道:“走?又能走到哪去?自你師孃坐化之後我便是遊蕩於天地間的孤魂野鬼了。”

說罷便轉頭對張陽說道:“若是想要取我性命的話,那便來吧!不過我徒兒嶽雯與此事無關,還請不要將他牽扯進來。”

張陽聞言對白穀逸輕蔑一笑,開口言道:“你當我和你一樣喜歡濫殺無辜嗎?我若想殺他,他早就去轉世去了,還用得著你在這惺惺作態?”

白穀逸聽到張陽說他惺惺作態也不辯解,而是對張陽說道:“既然如此,我給我徒兒交代幾句話。”

張陽笑道:“我這人通情達理,你臨終前的這點要求還是能滿足你的,你這便說吧。”

白穀逸見張陽同意便對嶽雯交代道:“此事乃是我二人之間的恩怨,你不得插手,如果我死了那麼此事便到此為止,你不得去為我報仇!知道了嗎!”

“師父!我若見你死在我麵前而無動於衷的話那我與禽獸何異?我道心破了之後就算苟活於世也不過是一遊蕩的軀殼而已,今日之計唯死而已。”嶽雯見白穀逸不許自己為其報仇不由激動的說道。

白穀逸聽到嶽雯的這番話後沉默了半晌纔對嶽雯開口說道:“既然如此,那今日你我師徒二人便一同對敵,縱然是死在這裡也會留下一段佳話。”

話音剛落白穀逸便將自己的飛劍祭出,在劍訣的指引下化作一道匹練也似的經天長虹往張陽立身處撞來。

一旁的嶽雯冇想到白穀逸會突然出手偷襲,呆了一呆之後才慌忙放出自己的飛劍對張陽說道:“得罪了!”說罷用手對著自己那飛劍一指,也令其化作長虹向張陽襲來。

張陽見白穀逸一言不發便放出劍光偷襲,當即冷笑一聲,先是揮袖將餘英男送到身後一塊平坦的巨石上,這才伸手往腦後一拍,將雪魂珠飛起迎向白穀逸的飛劍。

此時天色已然昏暗,又是正月下旬的日子,月亮還未升起,空中無有月光。那雪魂珠飛到張陽頂上散發出無窮的蒼白清寒之光,照徹身週三丈之地。彷佛一輪明月懸於張陽頭頂,將其映照得如同太陰星君淩塵。

白穀逸的劍光被雪魂珠射出的蒼白清寒之光一照,劍光頓時頓一頓,繼而劍光上便爬滿了白霜,那劍光被凍的再也維持不住形態,複又還原成一把劍刃清亮的飛劍。白穀逸見狀趕緊施法召回飛劍,檢查了一下飛劍無有較大的損傷這才鬆了一口氣。

這時嶽雯的劍光剛到,嶽雯見自己師父的飛劍還未淩身便被破去了劍光複歸本體,不敢讓劍光接觸雪魂珠發出的蒼白清寒之光,隻得控製著飛劍繞著張陽旋轉尋找機會破敵。

那邊白穀逸見自己的飛劍被張陽的雪魂珠所破,不敢再放出飛劍對敵,而是運轉玄功將元神遁出,化作一片足有十餘畝大小的白雲往張陽立身處飄來。

張陽見白穀逸運用元神顯化,也將自己的元神放出,化作同樣大小的夾雜著金色的紅雲,將白穀逸元神顯化的白雲抵住,兩朵雲彩不斷摩擦糾纏,將衡山周圍數十裡的天空映襯的是紅豔豔的一片。

山外的凡夫俗子先是白日裡見到整座衡山被濃霧籠罩,到得晚間又有祥雲瑞藹,金霞瑞彩,直以為是仙人下凡。一時間衡山四周縣城有無數人爭先恐後競相往衡山趕去,也不懼晚間山路危險,一心隻想目睹仙顏。

待到了山腳之後發現整座衡山大霧瀰漫,看不清絲毫景物。有那膽大的準備結伴進去一試機緣,不料剛邁步進入濃霧便失去了同伴的蹤跡。

外麵看熱鬨的人見先前進去之人剛進了濃霧,便無一絲聲音傳來,頓時嚇得不敢再動,隻得守在山腳等濃霧散去之後再一試機緣。

卻說張陽和白穀逸各自遁出元神顯化成慶雲進行爭鬥,兩人各用心機,一時間紅雲白雲上下翻滾,各自消長無端,變化莫測,同時在雲朵交界之處兩色駁雜,更有陣陣驚雷不時傳來,看得餘英男如癡如醉,隻盼能早日修到此等動念間天地為之色變的境界。

嶽雯見自己師父白穀逸和張陽元神糾纏不休,不由得想將張陽的軀殼毀去,以此來住師父白穀逸取勝。

主意既定,便使出個呼風喚雨的法門招來一陣狂風對著懸浮於張陽頭頂的雪魂珠吹去,一時間狂風將那雪魂珠吹得搖搖欲墜。

嶽雯見狀大喜,趕緊鼓動渾身真氣,將狂風喚的更加猛烈。嶽雯更是瞅得個機會將自己的劍光收束成針狀,從雪魂珠因抖動而形成的空隙中穿過,直取張陽軀殼的眉心。

不料那飛劍就快要接近張陽的時候卻被一道五色煙柱給抵住,讓其一時間近不了身。嶽雯見狀也不驚訝,而是運用真氣對著飛劍連指的幾指。

那飛劍得嶽雯真氣相助,頓時光華暴漲,將自動護主的太乙五煙羅發出的煙柱一點點的往回逼去。

嶽雯見自己的飛劍占據了上風,不由大喜,更不停歇,又連連動用丹田內的混元一氣,猛催飛劍,欲要一鼓作氣,將張陽軀殼斬於劍下。

餘英男見自己師父軀殼就要被斬,頓時急得放出寒星劍便要阻擋嶽雯的飛劍,可餘英男不過剛學劍術,縱使寒星劍是難得一見的寶劍,也發揮不出太大的威力。隻見那寒星劍歪歪扭扭的飛出不過數丈遠近便掉落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