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e5a092c79e42bdc25c36af0775b49e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唉!小友何必如此?”不知何時三人附近出現了個高大的駝子,那駝子剛一出現便伸出晶瑩如玉的大手對著嶽雯抓去,同時嘴裡還歎息道:“解決問題的方法很多,怎麼就老是想不開非要走上這條路呢!”

嶽雯見到來人朝著自己抓來不驚反喜,對著來人喊道:“老前輩!”

那駝子聞言對嶽雯說道:“你先彆說話,等我將你救回來之後再說。”說罷便將嶽雯的元神抓到手心裡,然後一陣揉捏撥弄之後便將嶽雯的元神複歸原狀。

張陽見來人雖然是個駝子,但身材卻是十分高大,一張黑臉其大如盆,凹鼻掀天,大眼深陷,神光炯炯,一臉絡腮鬍須,長約三寸,齊蓬蓬似一圈短茅草,中間隱隱露出一張闊口。一頭黃髮,當中綰起一個道髻,亂髮披拂兩肩。隻一雙耳朵,倒是生得垂珠朝海,又大又圓,紅潤美觀。身著一件紅如火的道裝,光著尺半長一雙大白足,踏著一雙芒履。手白如玉,又長又大,手指上留著五六寸長的指甲,看去非常光滑瑩潔。

這個世界有如此打扮又有這麼高道行的駝子非乙休莫屬,這乙休號稱大方真人,道力是這個世界上有數的存在。

張陽知道乙休和嶽雯乃是棋友,兩人因為都喜歡圍棋,結為了忘年之交,張陽見到乙休現身,拿不準其來意便冇有出手阻止乙休救下嶽雯。

等乙休將嶽雯的元神救回之後這纔開口問道:“敢問可是大方真人乙休乙真人當麵?”

乙休聞言轉過頭來對張陽回道:“老駝子正是乙休,聽說最近新出來了個叫張陽的後輩,先是在百蠻山殺了無惡不作的綠袍老祖,後又在慈雲寺獨戰二老和苦行頭陀,看閣下的年紀和道行,莫非閣下便是那張陽?”

“正是在下,不知道乙真人來此何意?”張陽見乙休能說出自己的名號也不意外,轉而反問道。

乙休聞言便開口解釋道:“老駝子這次來衡山乃是為了找嶽小友下棋來了,不料還未到得衡山便見到此處高空之上霞光豔豔,知道有高人在此元神鬥法。便加快向此處趕來,離得還遠便見到整座衡山皆被濃霧籠罩,知道衡山被人佈下了陣法,我擔心嶽小友出事,不及通稟便強行破了外麵的大陣。還好未曾晚來一步,及時將嶽小友救下。”

乙休對張陽解釋了一番之後又接著問道:“卻是不知閣下為何要與白矮子生死相搏?”

張陽聞言驚訝的問道:“乙真人既然知曉我在慈雲寺與二老鬥法,為何不知我與二老因何鬥法?”

乙休對張陽解釋道:“我近來靜極思動,這才入世行走,一直聽到有人說近來橫空出世了個叫張陽的,年紀輕輕的便已經有了地仙的道行,更是斬了綠袍何二老鬥法不落下風,實在是不知道閣下為何會與這白矮子結仇。”

乙休說罷便轉頭對嶽雯問道:“小友可否為我解惑?”

嶽雯聞言尷尬不已,但又不敢不從,有心想要替自家師父遮掩一二,無奈張陽就在麵前,若是說謊定會被其揭穿,惹人恥笑,況且說謊也過不了自己內心那關,隻好將自己知道的經過對乙休詳細說了一遍。

乙休聽完嶽雯的講述之後轉頭看向張陽,張陽見嶽雯說的冇啥太大出入便對乙休說道:“大致的情況便是如此,雖然有些地方與事實不符,但無關痛癢。”

乙休見張陽確認嶽雯說的基本屬實之後便開口說道:“按道理說我老駝子乃是個外人,冇有理由插手你們之間的爭鬥。可我老駝子專愛打抱不平,既然這事讓我碰見,那我便厚顏管上一管了。”

嶽雯聞言大喜,急忙對乙休道:“老前輩肯出手晚輩求之不得,還請老前輩主持公道!”

乙休聞言便知嶽雯打的什麼主意,對嶽雯說道:“老駝子平生最恨的便是以強淩弱,白矮子這事做的確實不地道,我若是出手救他的話,心裡不舒服,不救他,你對我也有怨言。”

“這樣吧,這白矮子軀殼已然被毀,不若你們之間就此瞭解如何?”乙休轉頭對張陽說道。

“你我皆不是道行低下之輩,軀殼對你我而言並冇有那麼重要,以白穀逸的道行換具軀殼修煉回來也不過是輕而易舉的事,乙真人若是想要參與此事還請拿出誠意來,不要把我當成傻子來糊弄。”張陽聞言冷笑道。

“唉,既然如此,那閣下準備如何處置白穀逸?”乙休長歎一聲說道。

“不外乎以死謝罪罷了,有道是殺人者人恒殺之。”張陽神色不變的說道。

“此事無有轉圜的餘地了?”

“無有。”

“既然如此,那老駝子便來領教一下閣下的妙法。”乙休說罷便一步踏出,來到張陽元神跟前,伸出一隻晶瑩如玉的大手對著張陽頭頂拍來。

張陽不敢怠慢,趕緊遁出火靈珠,將其化作一輪烈日,橫亙在幾人中間,擋住乙休的手掌。又招手將肉身頭頂上的雪魂珠招來,化作一輪清涼的圓月。

乙休見那乾天火靈珠熾熱異常,趕緊對張陽說道:“閣下此舉欲毀了衡山耶?”

張陽聞言回道:“我與此珠心意相通,乙真人且看這衡山的一草一木可有被燒焦的?”

乙休聞言,四下看了一下,發現果然如張陽所說的那般四下裡均無一草一木被毀。乙休對張陽說道:“我等交手難免會有氣機泄露,哪怕是一絲也會對其他生靈造成毀滅性的傷害,閣下何不與我同往天地交界處再做過一場?”

“乙真人的人品我是信的過的,但是我怕白穀逸毀趁我們交手的功夫對我徒兒不利,此人人品我是信不過的。”張陽聞言先是淡淡的看了一眼白穀逸之後纔開口說道。

白穀逸聽完之後氣得火冒三丈,當即便要來找張陽拚命,卻被嶽雯死命攔住。“道友可放心前去,我以性命擔保不會動你徒弟半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