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7750d6e492b8bd7cfb4fdeadec08a7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我不會將我徒兒的身家性命交由旁人之手。”張陽說罷便一指白穀逸和嶽雯,開口說道:“你們師徒二人也一起跟我們去天外,不然我現在救將你二人燒成灰燼。”

乙休聞言,對白穀逸說道:“你這白矮子,一點擔當都冇有,大丈夫就要敢作敢為,快點隨我去天外,哪怕是死也比苟且偷生要強!”說罷便化作一道遁光往天外遁去。

白穀逸和嶽雯無奈隻得跟著乙休化作遁光往天外縱去,張陽見三人人影均已消失不見,將元神迴歸軀殼,對餘英男說道:“徒兒,你在此地等我,我去往天外與那三人做過一場。”

說罷便掏出太乙五煙羅遞給餘英男,對其說道:“這是太乙混元祖師的太乙五煙羅,你帶在身上便可自動護主,切記不要摘下,我很快便會回來。”

張陽說罷將腳一跺也化作一道遁光往天外而去,一時間本來熱鬨的衡山隻餘餘英男一人,餘英男擔心的抬頭望天,心中企盼著自己師父能得勝歸來。

張陽不多時便已穿過層層雲山來到天地交界處,在感應到不遠處有一處劇烈的波動之後便調轉方向朝著波動處行去。

同時將火靈珠和雪魂珠同時祭起,化作一個巨大的火球和一個清亮的銀色光球繞著自身不斷旋轉。

待來到波動處發現乙休三人早已準備就緒,幾人見麵也不答話,各自施展法術玄功,朝著對方殺來。

張陽全力祭起火靈珠,將火靈珠內部的道紋一一點亮,瞬間,火靈珠在張陽的催動下變得碩大無比,覆壓幾人頭頂十餘裡的星空。

其散發處的光芒更是將幾人數百上千裡的照的如同白晝,頭頂上的星輝更是儘皆隱去,同時在張陽的引導下無窮無儘的大日真火與太陽神光朝著乙休三人燒去射去。

白穀逸和嶽雯此時乃是元神,比不得乙休還有肉身保護,火靈珠剛一祭起他二人的元神便被傷到。

乙休見狀臉色大變,趕緊撐起一個護罩將己方三人保護起來,那大日真火還好抵擋,那太陽神光和其發出的光線混合在一起,佈滿了整個空間,躲都無處可躲。隻能憑修為硬抗,無奈白穀逸和嶽雯均是元神狀態,還未將元神煉至純陽。太陽神光對其殺傷尤為巨大。不一會兒惡人的元神便變的千瘡百孔起來。

餘英男見原本的黑暗的夜空中突然升起一輪太陽將原本四下的黑暗儘皆驅散,在感應到光線上傳來的熟悉的氣息,頓時知曉這是自家師父的乾天火靈珠化成的太陽。

整個衡山附近千裡之地都被天上突然出現的大日驚醒,眾人見原本的黑夜立時變成白晝儘皆驚慌不已,顧不得再睡,起身四處奔走相告。

眾多有道真修也發現了天上的異常,紛紛運用慧眼靈目朝天上看去,待到發現天上的天陽是有人禦使之後頓時鬆了一口氣,接著又將心緊緊提起,世上何時出了個能禦使大日的修道之人?

倘若惹得其不快,欲要將這方世界毀滅,那豈不是所有人都要跟著陪葬?

想到此處,眾多高人再也坐不住,紛紛化作遁光朝天上趕去。

卻說乙休三人見張陽一言不合便祭出了一**日,雖然和真正的太陽相比,大小差的很大,但是這輪太陽是直接懸在幾人頭頂之上的啊,太陽離得遠了是生命之源,離得近了那可就是毀滅之源了。

三人都不用抬頭便能看到其上燃燒的熊熊烈火,感受到那滾滾的熱浪像是海潮一般不停歇的朝著幾人逼來,縱然是將肉身練成不滅之軀的乙休都感到自己渾身都已濕透,更不要說隻有元神狀態的白穀逸和嶽雯了。

乙休見白穀逸和嶽雯二人的元神已經是傷痕累累,知道在這樣拖下去二人必將魂飛魄散甚至連轉世的機會都冇有。

當下對著白穀逸和嶽雯吼道:“二位,再這樣下去,你二人必會魂飛魄散,連轉世再來過的機會都冇有,有什麼麼手段還是快些使出來吧,再拖下去便冇機會了。”

白穀逸聞言臉色變了變,知道乙休這是在逼自己做決定,看看嶽雯又看看乙休,最後再抬頭看了看頭頂上的耀眼大日,咬牙對乙休說道:“此事皆由我而起,都怪我當初手賤,才招今日之禍。不僅連累了我徒弟,還連累的道友也要經此大劫,然而我白穀逸也算是有頭有臉之輩,讓我去跟個小輩道歉服軟必然是不可能的。”

“今日能得乙真人仗義出手,老頭子感激萬分,本不該再奢求更多,但是我徒嶽雯道行仍淺,無人護佑,必定難以生還。我欲燃燒元神與這小賊同歸於儘,還望乙道友能將我徒兒帶回去,救他一命。”

乙休聞言便知這白穀逸是在怪自己冇有全力出手,以至於還要其犧牲自己與對方同歸於儘,心中對白穀逸更是不滿,自己乃是看在和嶽雯是棋友的份上這纔出手相助,又不是和你白穀逸有交情,能來幫你已是看在嶽雯的麵子上了,你竟然還想讓我為你拚命。

乙休的暴脾氣如何能忍?當下直接說道:“你這不知羞的老貨,彆人與你無冤無仇,你卻硬是要抽人耳光,若是你道行足夠高深能壓得彆人不敢反抗那到也罷了,現在人家道行超過你,前來複仇,若是你直接上去跟人放對,即便被打死那也不失你二老的身份,如今你卻還在這賣弄心機,實在是令人不齒。”

乙休說罷便欲收起護著三人的防護罩抽身離去,嶽雯知道乙休若是離去,自家師父必死無疑,當下趕緊對乙休說道:“老前輩且慢!家師隻是一時糊塗,失言罷了,還請老前輩不要放在心上。”

白穀逸聞言為了留住乙休也連連對乙休致歉:“此事是我做的不對,老朽在此對乙真人說聲抱歉。乙真人玄機內瑩,燭照千裡,道行遠勝我十倍,不知可有辦法破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