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第二日天剛亮,張陽便已經醒來,做完早課之後隨便吃了點野果,便駕馭飛劍出山準備往城中落腳,並打探訊息,又因為此時是**月份的天氣,端午早過。

那文蛛要到端午前後纔會出來。現在去了也見不到,不如先去城裡休整一下,再邊行俠仗義邊打探那天蠶嶺的位置。做好完全準備後再去取那乾天火靈珠。

張陽如今的劍光更加快速,隻不過片刻就出了莽蒼山,隻是苦於飛劍不行無法發揮出自身全部實力。

心裡暗道:“等取了那萬載空青及乾天火靈珠之後定要煉一把好劍。現在這劍用的太憋屈了,我一身實力發揮不出十之一二來。”

不到辰時,張陽在空中便遠遠見到地上有座城市,城門口還有人群不斷進出。以張陽之前的目力是絕對難以看到這麼遠的地方的,這朱果果然神奇,不愧是道家奇果。

張陽在離城門還有十餘裡的地方便按下劍光,在無人處落下後整理了一番儀表,便邁步向城門走去。

以張陽現在的腳力,十餘裡的路程不過小半個時辰便已走完。如不是官道上行人太多,張陽害怕太過於驚世駭俗,冇施展輕身功夫趕路,不然的話用時還要短。

張陽順著人流進入城門。在城內大致轉了一圈之後便前往剛剛問出來的,城中最大的酒樓——醉仙居,準備吃個午飯,順便再打探一下天蠶嶺的方位。

“客官您裡麵請,請問您是打尖呢還是住店啊?本店是城內最大的酒樓,吃的喝的住的一應俱全!”跑堂的小二見張陽氣宇軒昂,衣著不俗趕緊上前接待,殷勤的詢問張陽。

張陽隨口回道:“打尖,有雅座嗎?你們店裡有什麼拿手的菜品?”

那小二連忙說道:“樓上又雅座,您請移步樓上。我們店裡招牌菜有剁椒魚頭、酸辣雞雜、蒜爆鱔魚段、酒糟鯉魚、鹵豕首…”小二嘴裡語速飛快的報出一連串的菜名,偏偏每個字都清晰可辨。

張陽不等那小二說完便將其打斷,道:“好了,夠了,就這幾個菜一樣給我上一份,再來三四個時令蔬菜小炒,再上一壺碧螺春,不要酒。

再向你打聽個地方,你可知天蠶嶺怎麼走嗎?”那小二聽張陽說完,便將張陽帶到一個靠窗的桌子前,用肩膀上搭著的白毛巾隨意擦了擦桌子,示意乾淨之後便引張陽坐下。

對張陽說道:“對不住客官,您說的這地方我真冇聽過,您可道彆處再打聽打聽。”

張陽聞言點點頭,不再答話,那小二見張陽冇有其他吩咐便去後廚傳菜。

不多時,那小二便先將一壺碧螺春端了上來,同時嘴裡說道:“客官您先用點茶水,菜一會兒就能上。”張陽點頭“嗯”了一聲並未多言。

隻因張陽的目光被街上的一個遊方道人吸引,隻見那道人相貌凶惡猙獰,手裡拄著一根竹竿,竹竿上麵掛著一塊白布,上書神機妙算四字。裝束奇異,不似凡俗。

張陽心中暗自思忖這到底是何方前輩高人。

那道人見張陽從樓上看他便也抬頭與張陽對視,右手手指還掐動個不停,看了一會之後,突然對張陽展顏一下,給張陽噁心的不行,直接轉過頭不再看那道人。

待轉過頭髮現小二正端著托盤過來給自己上菜。便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潤潤喉嚨,隨即安心吃菜。

還未吃得幾口,便感覺有人朝自己過來。抬頭一看,正是那街上的道人。那道人見張陽抬頭看他也不說話,直直的到張陽對麵坐下,自顧自的給自己倒了杯茶水,也不喝。

隻見那道人盯著張陽看了幾眼嘴裡不住的說道:“妙啊!妙啊!”隨後像是意識到自己失態了便一臉正色的對張陽說道:“這位小兄弟,貧道略懂課算之法,今日與你有緣,特意免費與你卜算一卦。”

張陽聽聞,不便再繼續動筷,便停下筷子道:“那煩請道長為我卜算一二。”

那道人聞言便閉上雙眼,過了一會才睜開雙眼對張陽道:“我算出小兄弟近日有大機緣,若是能夠把握得住,從此便可逍遙長生,得享自在。”

張陽一聽這話便知道這道人乃是騙子,如果真是高人怎會看不出自己乃是玄門真修。

剛想將這道人打發走便聽到那道人說道,“隻要小兄弟你隨我上山出家便可。”說著便露了一手將麵前的那杯茶水凝結成了冰。

張陽一見,便知自己走了眼,這道人是個有道行的,隻是不知道是什麼來路。便故意激動的問道:“道長竟有仙法在身!不知道長是何來曆?”

那道人見張陽果然上鉤,便得意洋洋的說道:“貧道朱洪,近日修行之時突然心血來潮,感應到有人與我有師徒之緣,所以特意下山前來渡人。不想正巧遇到小兄弟你。”

張陽一聽朱洪這名字便覺得十分耳熟,突然記起這不就是許飛娘經常唸叨的五台派的那個叛徒嗎?

又想到此人身上有混元祖師的一部道書和法寶太乙五煙羅,這太乙五煙羅可是護身的好法寶。又一想到這朱洪說自己近日又大機緣,莫非便是應在此處?

張陽心中念頭百轉,麵上卻絲毫不顯。同時叫小二再上一付碗筷並來一罈好酒,裝作興奮的問道:“道長在何處仙山修行?離此處有多遠?”

那朱洪見張陽興奮的樣子,不疑有他,隻當是見到仙人激動渴望。

便說道:“貧道在四門山修行。”張陽一聽四門山便心中確定,這就是叛師的那個朱洪了。

心中一轉便計上心頭,對朱洪說道:“仙長容稟,在下陳光,本是金陵人士,苦慕仙法久矣,今日才得麵見仙顏,果然如道長所說,我近日有大機緣。

情願拜仙長為師,還請仙長收錄!做牛做馬,萬死不辭。”

朱洪聽到張陽的話,心中十分滿意,但卻麵露出沉吟。

張陽一見哪裡還不知道這朱洪心裡在向什麼,連忙一籮筐的阿諛奉承之詞便不間斷的送上。那朱洪幾番假意拒絕之後才勉強同意收張陽做個童子。

張陽見朱洪答應之後,心中暗道:“他中計了!”豈不料那邊朱洪也是心中一動:“他中計了!”

張陽又叫小二上了好些酒菜,將朱洪灌了個酒足飯飽。

朱洪吃飽喝足便不在城中逗留,欲要回山炮製張陽,便對張陽說道:“徒兒,這邊與為師回山吧,回山之後便傳授仙法與你。”

心裡卻是暗想:“回山之後便將你拿去祭煉六六真元葫蘆。”

張陽自無不可,待出得城門到了一處僻靜少人之地,那朱洪對張陽說道:“光靠雙腳要走到什麼時候去,我施展一法回山,你不要抵抗。”

張陽點頭應是,那朱洪使出妖法颳起一陣陰風,捲起張陽便向四門山行去。

張陽見妖風捲來本能的想提起真氣抵抗,隨即想到什麼便任由妖風將自己捲起。

張陽眼前一黑,不知過去了多久,再次見到光亮時,便發現已經在一個洞府之內。張陽趁機打量了一下洞府,隻見洞府中除了朱洪外還有一個婦人。

朱洪見到了自己的洞府,再無顧忌,直接撕破臉皮。

對那婦人說道:“夫人先把這個小子關到底洞,等我再出去抓幾個有仙骨童男童女回來,就開始煉那六六真元葫蘆。”

張陽為了不讓朱洪起疑便趕緊喊道,“師父,師父你不是要授我仙法嗎?為什麼要把我關起來?”

那朱洪哈哈大笑道:“這傻小子還真信了我會收你為徒的話,實話告訴你吧,我看你雙目有神,想來靈魂強大,所以使計把你弄到這裡,準備抽你魂魄用來煉寶的。”

說完便讓那婦人將張陽帶下去,自己禦使飛劍離洞而去。

那婦人見張陽長得高大英俊,自己丈夫朱洪又不在,不禁淫心大起,拿繩索將張陽雙手反綁了,帶到底洞去。

路上不住的拿手去摸張陽。張陽被摸的心頭火氣,直欲喚出飛劍將這婦人砍作八段。

張陽耐住性子,對那婦人說道:“我自知必死,還請仙子讓我做個明白之鬼,究竟要拿我煉什麼法寶?”

那婦人聞言不由停下四處亂摸的手,說道:“我見你長得甚是英俊,覺得你被殺了甚是可惜,可惜我家夫君煉寶需要童身的人,不然倒是可以與你**一番,讓你享受一下什麼是人間極樂。”

頓了頓又說到:“也罷,反正你都是要死的,我便讓你做個明白之鬼。這裡是四門山,我名倪蘭心,綽號追魂娘子。

抓你那人名朱洪。本是五台派混元祖師門徒,他拿了混元祖師的一部道書和太乙五煙羅,準備按照書上的方法練一個六六真元葫蘆。

煉這葫蘆需要用到三十六個有根基的童男童女的陰魂修煉,你就是其中之一,現在你的年紀不夠,等你到二十四歲的時候便要殺了你取你的陰魂煉寶”

張陽又問道:“朱洪偷的是什麼寶物,肯定很厲害吧?”

那倪姓婦人聞言很是詫異張陽不關心自己就要被殺煉寶反而關心朱洪偷了什麼寶物,也冇多想便說道:“那法寶名叫太乙五煙羅,放起時是五道彩色雲煙,大小由心,乃是不畏諸般法寶飛劍的護身至寶。”-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