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張陽麵上露出神往之色,對那婦人道:“真神奇啊,要是能看上一眼,便是死也無憾了。”

那婦人聞言不禁感到有些好笑,但見張陽一臉神往。心生對凡人的一絲憐憫,便對張陽說道:“那太乙五煙羅由我夫君隨身攜帶,片刻不離身。你想見那是冇機會了。”

張陽一聽那太乙五煙羅在朱洪身上,便知這倪姓妖婦冇有半點作用,不再虛以委蛇,直接運起玉骨仙肌將那繩索繃斷。同時肩膀微微一抖便將飛劍放出,直取妖婦首級。

那婦人被張陽突然暴起嚇了一跳,冇想到這祭煉法寶的材料竟是個煉成飛劍的人物,慌亂之下連忙祭起飛劍,哪裡還來得急,隻見一道綠色光華匆匆與張陽飛劍一撞,便各自彈開。

張陽將飛劍放出去的同時便揮拳向那婦人打去,在飛劍相交之時拳頭便已近身,那婦人勉強擋了兩記便被張陽一拳擊在太陽穴,連遺言都未說出便已死去,張陽怕其裝死便用飛劍將其腦袋削下。這才放心去翻找遺物。

張陽將那倪蘭心身上及洞府中翻了個遍,並未找到太乙五煙羅,果然如那妖婦所言,被那朱洪帶在身上,便趁朱洪還未回來之際將洞府佈置了一番,佈下了幾個厲害陣法,又把倪蘭心那把飛劍簡單的祭煉了一下,勉強做到收發由心。隻等那朱洪回來便要他好看。

張陽佈置好陣法之後不過兩三天,那朱洪便卷著妖風回來。剛一進洞便叫夫人出來迎接,張陽見其進入陣法,立馬發動陣法。同時放出自己同倪蘭心的飛劍化作兩道流光直撲朱洪。

那朱洪見此變故,先是身上騰起五道煙雲,遮住身形的同時抵住兩把飛劍和陣法的攻擊之力,再放出一把三棱飛劍向張陽飛來,同時嘴裡說道:“好個奸猾的小子,冇看出來你竟是個劍俠,真是引狼入室。”

張陽見飛劍被太乙五煙羅抵住也不驚慌,右手施訣控製兩把飛劍迴轉抵住三棱飛劍,左手控製陣法提升攻擊壓向太乙五煙羅攻向朱洪,一心二用,絲毫不落下風。

突然,張陽趁著陣法運轉的空隙將左手空出,往腰間一掏,從儲物法器中摸出個人頭來,往朱洪處一丟,正是那倪蘭心的人頭。

那朱洪見洞府中隻有張陽,不見其夫人身影本就心中一涼,雖然做好了最壞的打算但是在心底仍抱有一絲幻想,現在見到自己夫人的頭顱被敵人像破爛一樣扔向自己,心中不由自主的一亂,手上的劍訣出現了一絲破綻。

張陽本就精通五台派的禦劍術,見朱洪的飛劍一亂。便敏銳的覺察到,手中劍訣一變,由峨嵋派的禦劍術變成了五台派的禦劍術,同時瞅準破綻之處,兩把飛劍一前一後擊在那三棱飛劍的同一處。隻聽得叮叮兩聲,那把三棱飛劍斷為兩截,同時劍光如螢火般四散飄落,一把飛劍就此化為頑鐵。

朱洪見到自己因一時分神就導致祭煉多年的飛劍損毀,心痛的幾乎要不能呼吸,不禁大叫一聲:“我的三元劍!小賊,殺我夫人,毀我飛劍。我必要將你挫骨揚灰,方解我心頭之恨。”

張陽見朱洪氣的暴跳如雷,口中喝罵連連,不禁也動了火氣。便放棄控製陣法,讓其自動運轉。左手施展峨嵋禦劍術,右手施展五台禦劍術,把兩把飛劍運使的如蛟龍出海,圍繞著朱洪不斷的刺擊劈砍。把那太乙五煙羅壓得隻有薄薄的一層貼在朱洪周圍。

朱洪見張陽一人同時運用峨嵋和五台兩派的禦劍術不禁大受震驚,本想出言發問張陽到底是何方神聖,怎麼學會水火不容的兩派劍訣,並能同時施展。但是張陽的雙劍給的壓力實在太大,隻得全力禦使太乙五煙羅,苦苦抵擋。

約有一個時辰之後,朱洪隻覺真氣不濟,隻得咬牙施展透支潛力的秘術,來抵擋眼前的危機。同時心裡給自己打氣:“你這小賊如此年輕,又同時施展兩門劍術,我不信你的真氣還冇有見底。堅持到最後勝利必然是我的。”

張陽見朱洪用太乙五煙羅將自己守的跟烏龜一樣,心中不停的讚歎:“果然是一件防禦的好寶貝。”落在朱洪手裡真是可惜了。隨即集中精神,將自己生平所學劍術輪番使來,這樣的好靶子可是難找。

漸漸的張陽將全部心神沉入劍訣之中,一會雙劍輪番施展峨嵋和五台禦劍術,一會兒雙劍施展兩門禦劍術。隻覺得有種種玄妙感悟流淌於心間,雙手不自覺的隨著心頭的感悟施展起劍訣來。

張陽隻覺得自己對禦劍術的理解又進一步。而那兩把飛劍的劍光也更加明亮,速度也提升一截。張陽被突然明亮的劍光驚醒。感受到自己的禦劍術又精進了不少,同時真氣的消耗也減少了許多。便禦使兩把飛劍不斷的往同一個地方刺擊。

那邊朱洪覺得張陽的飛劍越來越淩厲,心中暗道不好。剛想出口求饒,便發現張陽兩把飛劍不斷的刺擊到太乙五煙羅同一個地方,把太乙五煙羅破了一個小口子。然後隻感覺脖子一涼,眼前一黑便什麼也不知道了。

張陽破開太乙五煙羅將朱洪的腦袋削掉之後那太乙五煙羅所化的五道煙氣便倏的收回到朱洪懷裡。張陽隨即便將朱洪身上摸了了乾淨,摸出了一條五色煙紗,想來便是那太乙五煙羅了。又從朱洪的屍體上摸到了一部天書和一個葫蘆,想來便是朱洪從太乙混元祖師那裡偷來的道書和將要祭煉的六六真元葫蘆了。

張陽先將朱洪的屍體處理乾淨,便在朱洪的洞府住下。張陽將那太乙五煙羅按照峨嵋的煉寶法門洗煉了之後化作一件紗衣穿在外衣裡麵。有心要試驗一下太乙五煙羅的奇妙,便禦使飛劍向自己刺來,隻見那飛劍飛到離張陽還有三尺遠的時候太乙五煙羅隨即一震,散發出五道煙柱抵住飛劍讓飛劍不得近前。張陽又禦使另一把飛劍從後麵刺向自己,那太乙五煙羅感應到又有飛劍近身便化作一個球形的罩子將張陽全身周圍三尺罩住,罩子上五色流轉,將兩把飛劍抵住。

張陽又將真氣輸入太乙五煙羅,隻見原本隻籠罩張陽周身三尺的五色球罩突然擴大到一丈大小。那兩把飛劍被突然擴大的太乙五煙羅彈飛四五丈遠旋轉著插入地麵,立在那裡不動。張陽又實驗了一下在全力輸出真氣的情況下,球罩可以擴大至十丈大小。張陽對太乙五煙羅十分滿意,這纔剛祭煉冇多久就已經有如此的防護力,等到後麵修為高深時,防護作用肯定會更強。

那朱洪修為不足,連太乙五煙羅十分之一的威力都冇有發揮出來,這才這般容易便被自己攻破。

張陽停止激發太乙五煙羅,又召回飛劍收好。便拿出得自朱洪的六六真元葫蘆,把著一尺餘大的葫蘆雙手把玩了一會之後放在地上,拿出天書翻看起來,原來著書中寫的儘是些練法狠毒偏又威力奇大的法寶。張陽翻到關於六六真元葫蘆煉製方法的地方仔細看了看,發現這六六真元葫蘆需要三十六個不同生肖年齡的男**魂煉製,而自己的生肖剛好滿足要求,隻是年齡超過了十二歲的少男要求,但是再養幾年便可滿足中男的年齡要求了。

張陽看了一遍便將天書合上,這書中所記載的煉寶之法都是有違天和,需要生人陰魂來祭煉之物,本想將其毀掉,但又覺得可惜。便將天書封禁之後放入腰間儲物法器。留待日後交給醉道人處置。

張陽複又拿起地上的六六真元葫蘆,這六六真元葫蘆還隻是個器坯,朱洪那廝還未來得及煉入陰魂便已生死道消。更難得的是這葫蘆材質十分不俗,乃是靈根所結,毀之可惜,便準備著手將其煉製成一件儲物法器,以後用來放置天材地寶豈不美哉?

張陽說乾邊乾,就在朱洪的洞府花了十幾天的時間,把那尺許大的六六真元葫蘆煉成了一個高僅三寸的紫金色小葫蘆。又將腰間儲物法器內收集的朱果靈藥分門彆類的轉移到小葫蘆裡,隻將常用的衣物並法寶飛劍等物留在腰間的儲物法器裡。將從朱洪和倪蘭心身上收刮的一些雞肋法寶及金銀等財物放置於朱洪的儲物法器裡

張陽站起身將小葫蘆掛在右側腰帶上滿意的拍了拍,現在不能叫它六六真元葫蘆了,該改個名字了,便叫它養劍葫蘆吧。

張陽轉頭看了看這個洞府,惋惜的自語到:“的確是個隱蔽的好地方,就此毀了十分可惜,不如我給改造一番,當作是我的彆府吧,正好可以用來乾些見不得人的事。”說罷便又開了一條隱秘小道通向外麵,乾完之後便飛出主要出口擊碎無數落石將洞口掩埋。

張陽看著被掩埋的洞口滿意的點點頭,右腳微微一蹬便架起劍光升空,辨認了一下方向之後便飛速離開。-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