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張陽謝過姚姓老者的好意,說道:“在下風餐露宿慣了的,就不必勞煩老丈了。在下這便離去了。”

張陽說完便轉身向村外走去,待到無人處便架起劍光向昆明趕去。等到了昆明已經是夜半時分了,張陽也不進城,就在城外無人處打坐起來。

第二日一早張陽便起身進城,準備一邊吃點東西一邊打聽一下大板橋的位置。張陽找了個城門口的米線鋪子,要了碗米線。

趁老闆下米線的功夫向老闆打聽了起來:“老闆,我想跟你打聽個事,我想問一下大板橋怎麼走。”那老闆一邊下米線一邊回張陽說道,“出這個城門沿著這條大路走個二三十裡就到了。”

張陽謝過老闆吃完米線付了飯錢之後,也不禦劍,隻施展輕身功夫快步離去,不過走了兩刻功夫,便已經到了那大板橋。

那大板橋乃是交通要地,人流眾多,張陽便隨意找了一個客店夥計。向他詢問起天蠶嶺所在,說來也巧,那夥計剛好就是天蠶嶺左近人士,當下便給張陽詳細指了路。

張陽謝過那夥計又給了他一角碎銀當作謝禮。

便頭也不回的往那天蠶嶺趕去,不過辰時便已經到了天蠶嶺腳下。

張陽將太乙五煙羅催出一寸餘長的五色煙霞圍繞自身,將自己裹得嚴嚴實實,便開始從西山開始逐尺逐寸的尋找起山洞來。

直到半個月過後,秋季來臨才找到了那處洞穴。

入內一看,果然有一方青石,四四方方,長寬各六尺,高有三尺。巨石表麵平滑光潔,觸之生溫。

張陽見已經尋到萬載空青,也不著急取出。而是在洞口洞內,佈下了數門掩蓋蹤跡,封閉洞內的法陣。這才取出飛劍當作鋤頭開始準備將石頭挖出來。

直挖了三尺深纔將那青石完全露出。張陽抱起青石身體一發力便將巨石抱開,那青石下麵果然有無數粗如手臂的黃精,張陽先將所有的黃精用采藥的玉鋤挖出來。

直忙了大半個時辰才全部挖完,也冇細數到底有多少根,隻是估算了一下約有數百斤之多。

張陽又仔細的將巨石分開,取出含有萬載空青和太乙元精的銀牛的石柱。張陽冇有立即打開,而是坐下打坐調息,等自身狀態達到最好之後才取出各種法寶,準備破開石柱。

張陽先將萬載空青收入養劍葫裡,這葫蘆本身材質就不俗,經過張陽的日夜祭煉,內部分成了不同的空間。

所以張陽才放心的將萬載空青收入其中。待到萬載空青全部取出之後,又將那太乙元精所化的銀牛施加了數道封印之後也裝入到葫蘆裡。

張陽估摸著那萬載空青隻有三口,先喝了一口,剩餘的仍裝在葫蘆裡。

那萬載空青入口後張陽隻覺得一股甘涼芬芳的液體由喉嚨流向胃部,沁人心脾。

完了張陽砸吧砸吧嘴,隻覺回味無窮。不願再糟蹋好東西,準備留著煉丹用。

過了一會兒張陽感受到雙眼一陣清涼,隻覺目力大增,運轉真氣向下可以看透泥土的阻隔,直入地底深處,向上可以透過層層雲霧,直觀日月星辰。

張陽也不動身,就在這個土穴裡開爐,準備將之前采集的朱果、靈藥並蛟龍屍體和萬載空青煉製成醉道人煉丹詳解中的丹藥。

時光匆匆,秋去冬來冬又去,轉眼已經是初夏,張陽自得到萬載空青之後將其配合多種靈藥煉製成十二顆靈丹,張陽每隔二十一天服下一顆。

在服下第八顆的時候體內真氣再也壓製不住,進入頭頂百會穴,打開了泥丸宮。與張陽的靈魂混合發生奇妙的反應,凝練出一道虛幻的光影,麵目與張陽一致。

正是張陽的元神,此時張陽正式進入練氣化神境界。

進入此境界後張陽感覺到世界像是揭去了一層薄紗般,清晰而又觸手可及,同時也可以元神預感到與自身有關的大事了,與投胎之前的狀態相比與天地多了一絲聯絡,少了虛無感。

張陽再喚出飛劍,發現倪蘭心的那把飛劍的劍光已經可以激發到二十丈長短,而妙一夫人送的那把飛劍的劍光隻有十二丈長短。

張陽見到如此明顯的對比,不由得一聲長歎,現在手中的兩把飛劍都不適合現在的境界使用了。

張陽不願意再在這兩把材質一般的飛劍上浪費功夫提升其品質,便準備收集材料重新煉製一把。

而且要麼不煉,要煉就練一把劍光是金色的好劍。

張陽繼續閉關把剩餘的四顆丹藥吃完,鞏固了當前的道行。再行出關之後已是到了初夏。

張陽知那文蛛的習性,又花了幾日功夫找到了那文蛛的巢穴。隻見那巢穴在一個像是瓶口一樣的山穀裡。

穀底四麵有高聳的崖壁掩護,終日不見陽光。地上十分潮濕,而且四周懸崖上還有野生的桃樹和杏樹,結果之後無人摘取,成熟後落入那山穀之中,爛成一片沮洳,臭氣瀰漫,讓人聞之作嘔。

張陽隻是稍稍聞了一點差點將隔夜飯都給吐出來。

在那巢穴處還有一個約有一丈方圓的地洞,貼著懸崖,張陽運用目力看去,深不見底,還在咕嘟嘟的直冒黑氣,間或有五色煙霧。內中傳來癩蛤蟆似的呼嚕呼嚕之聲。

張陽又在穀口內發現一塊凸出來的岩石,岩石上麵擺放著八堆石塊,成一個八卦形式,周圍雜草灌木叢生。

張陽認出這是一門鎮壓法陣,不過年月已久,不知還有多少作用。張陽以這個法陣為基礎又佈置了大量的迷神禁錮困敵的法陣。

張陽欲要不等那文蛛完全出土,隻等文蛛將那乾天火靈珠放出體外便進行搶奪,雖然這時候乾天火靈珠還未完全成熟,但張陽深知落袋為安的道理。不想再等到成熟再取。

又過了一段時間,在鄰近端午的時候,那文蛛終於將乾天火靈珠放出體外開始修煉,張陽又耐心的等了幾日,在端午那日用養劍葫蘆將那乾天火靈珠收走便身劍合一逃之夭夭。

那文蛛見自己辛苦修煉的內丹被人取走,氣的大叫,放出一股股的毒霧欲要將張陽毒死。卻哪裡還有張陽的身影。

張陽取到乾天火靈珠便想到此趟出來猛得目標均已經達成,而且自己也已經出來了一年多了,也該回去了。

便架起劍光相峨嵋飛去,剛飛了冇多久想到臨行前醉道人交代要去九華山拜見救命恩人便將劍光調轉方向,向九華山飛去。

不過一日便已到了九華山附近,張陽不敢張揚,遠遠的便落下劍光,運轉輕身功夫向後山趕去。-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