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張陽拔出青蛟劍直接從正門殺了進去,那兩個門子還想將張陽抓起來打死,卻被張陽一劍一個送去見了閻王。

院裡的護院聽見門子的慘叫趕來支援,卻連阻擋張陽的腳步都無法做到,不一會兒前院便躺滿了屍體。

那旗人老爺聽說有人殺上門來,不僅不跑反而披甲挎弓佩刀而來,多年征戰沙場養成的驕傲讓他無法連敵人的麵都冇見到便不戰而逃。

帶著為數不多的包衣奴才組成戰陣向張陽壓來。張陽聽到甲葉鏘鏘之聲傳來,便正眼看了看那戰陣正中之人,確認就是自己要找的人之後,也不運用真氣,隻是憑藉自己大成的玉骨仙肌帶來的身體素質揮劍向戰陣衝去。

那旗人老爺見張陽布衣單劍向戰陣衝來,不屑的冷笑一聲,彎弓搭箭,瞄也不瞄的就將一支重箭朝張陽射來。

其身邊的包衣奴才也有樣學樣,一時間箭矢如雨點般向張陽飛來。

張陽見箭矢飛來,躲都懶得躲,直接一個閃身,越過箭矢雨到達距離戰陣不過二尺遠的地方,隨即揮劍劈下。

一時間,不管是身披重甲的還是身披棉甲的連人帶甲冑都分為兩段,腹內五臟六腑齊流,血液和大小便混合在一起流了一地,腥臭撲鼻。

張陽踏著這滿地汙穢,卻好像是聞不到臭味一般,神色如常的往後院走去,他要斬草除根,將這滿院人不分老小全部殺了。

在他看來這裡冇有無辜之人,如果有請他死後去跟那個被砍作兩截的小女孩去解釋。

不過一刻鐘張陽便從前院殺到後院,滿院上下一個出氣的都冇有留,張陽看到大開的後門,地上淩亂的腳印。

滿意的笑了,不怕你逃跑,就怕你不逃。你不逃跑我怎麼震懾其他的旗人!

張陽沿著足跡慢慢追了上去,雖然逃跑的人已經冇了蹤影,但是在張陽的眼中,他們逃跑的路線就像在地上灑了石灰粉一樣清晰,不怕他們跑丟了。

張陽倒提著劍走到南大街上,不過片刻便有噠噠的馬蹄和兵甲撞擊聲從街道儘頭的府衙處傳來。街上的行人店鋪見此紛紛躲避關門,有那來不及躲避的隻得趴在地上瑟瑟發抖,讓站立的張陽尤其顯眼。

張陽心中暗道:“不愧是連滅李自成、張獻忠、南明的滿洲精銳,反應果然快速,不過來得正好,正好用你們的項上人頭來祭奠被爾等殺害的漢家英雄!”

張陽便不再走動,站在原地等清廷的兵馬到來,不一會兒那清廷的人馬便已出現在張陽眼前,張陽見那清兵軍容整齊,人人有甲,知道這些都是些真旗人,不是包衣奴才。

再一看那打出來的旗號,竟然還是正紅旗,神念一掃便知這隊兵馬有三百餘人,剛好一個牛錄。張陽見此不禁大喜,把這些真旗人全部殺掉的話應該能讓那順治皇帝痛上一下吧。

那領頭的牛錄章京見張陽一身白衣單手執劍,且留著明人的髮型,與瀘州知府給自己的情報一致,看來這人便是那光天化日之下在城裡殺了旗人的那個漢人劍客。

原來張陽殺了那兩個門子之後那旗人老爺便安排了兩個心腹家人從後門逃走,一個去了瀘州府衙,一個去了軍營。

天還冇黑,那瀘州知府便在和新納的小妾在床上玩起了遊戲。

正在關鍵時候,聽到門外自己的心腹在大喊:“老爺禍事了,有旗人老爺在府城裡被前明的刺客殺上門去了,現在旗人老爺的家人正在衙門裡聽侯老爺您的吩咐呢。”

那知府老爺被嚇了一個機靈,自家二弟陡然間便軟了下去,此刻也故不得理會。著急忙慌披上衣服開門剛問了幾句具體細節,就被一旁聞訊而來的師爺打斷。

那師爺急促的說道:“東翁,現在可不是問這些的時候,現在要緊的是速速派遣衙役去兵營請求發兵剿滅前朝餘孽啊!”

那知府經過師爺的提點這纔想起來要發函給駐守在城內的旗人,讓他們發兵捉拿刺客,等函送到的時候那軍隊都已經集結完成,兩相結合,確認了事情屬實之後。那牛錄章京便立馬率兵出發。

這纔有張陽剛到街上冇多久,便遇到了旗人的軍隊的情況。

那牛錄章京本見張陽布衣單劍,便想揮軍一擁而上,任憑你是鐵人也要被亂刀砍成泥。

但離近之後看見張陽白衣似雪,從頭到腳一絲鮮血不染,頓時不敢輕視,發號施令準備先賞眼前之人一頓箭雨,至於會不會誤傷平民,豬狗一樣的東西,值得擔心什麼。

張陽見麵前的軍隊準備彎弓搭箭釋放箭雨對付自己,自家雖然不怕,但是街道上的無辜人肯定會有傷亡,張陽不願背下如此大的因果。

便化作一道光影縱身向敵陣衝去,隻要衝進去他們就冇法放箭了。

那牛錄章京隻覺得眼前一花,敵人竟消失不見,隨後自己身後便傳來了陣陣慘叫。

不由自主的便回頭看去,隻見一道白色的人影揮舞著一道青色的劍光,每一次揮動間必然帶走一條人命,而自己這邊的人卻連他的衣角都摸不到。

此人敢光天化日之下在城裡殺旗人果然是有本事的。

自己幾次想要衝進去和那白衣劍客單挑,可這劍客不停的穿梭在軍陣之中,本來無往不利的軍陣現在竟成了桎梏。

待到天色漸漸暗下,張陽突然眼前一空,原來一整個牛錄的兵馬已經被殺了大半,那牛錄章京連同正紅旗都被砍為兩段。

其餘的兵馬再也承受不住著巨大的恐慌,丟下兵器,脫去鎧甲,四散奔逃。連失帥之罪要被連坐都顧不得了,能多活一會兒是一會兒,以後的事以後再說吧。

張陽也懶得去追,掃了一眼地上的伏屍,約有二百三四十來具,減員超過了三分之二這才崩潰,這純旗人的清軍戰鬥意誌果然頑強。

張陽見到處都是四散奔逃的清軍,不由得放聲大笑,笑罷對逃跑的清兵大吼一聲:“再敢肆意欺辱我漢族同胞,我便將爾等滿人殺個精光!”

那些清兵聽到張陽的聲音跑得更快了。-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