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張陽一直關注蘇蓮的神念在蘇蓮放出飛劍的一瞬間便已經察覺。見場上所有人均已出手,張陽不由得出了一口氣。

自己雖然熟知書中大半人物,但這些小角色實在無法全部記住,而高手栽在小人物手上的例子屢見不鮮。

現在又因修道年短日淺,對自己的實力冇有一個清楚的定位,故不敢怠慢任何敵人,唯恐陰溝裡翻了船。

現在張陽見場上所有人均已出手,也不再隱藏,揮動青蛟劍,斬出數道丈許長的劍氣,先斬了獨角蟒馬雄、分水犀牛陸虎和關海銀龍白縉三人。

再運起身法向百花女蘇蓮縱去,待到靠近百花女蘇蓮三尺之後,便左手運起真氣一掌擊向百花女蘇蓮的頭顱,右手揮劍同時敵住兩把飛劍。

那百花女蘇蓮見張陽眨眼便到自己身前,揮掌向自己打來,顧不得再掐訣控製飛劍,隻能抬起兩隻手交疊擋在額前。

百花女蘇蓮隻覺的一股沛然莫禦的巨力從手掌處傳來,隨即感到手掌一陣劇痛,而後隻看到一隻修長有力的手掌離自己的額頭越來越近,最後眼前一黑便什麼也不知道了。

而百花女蘇蓮的飛劍失去了主人的控製之後也掉落在地上。

張陽左掌揮出去的時候發現敵人還想用手阻擋,不屑的笑了笑,隨即又加大了一分力直接將那百花女蘇蓮連手帶頭一起打爆,化作漫天的血雨四散而開。那失去頭顱的身子像是軟麪條一樣軟倒在地。

張陽看也不看一個閃身躲開血雨來到多寶真人金光鼎麵前將青蛟劍一揮,多寶真人金光鼎見到張陽一掌打爆百花女蘇蓮頭顱,嚇得便要收回飛劍轉身逃跑。還未來得及行動便被張陽劈成兩半。

張陽撿起百花女蘇蓮和多寶真人金光鼎的飛劍,略一檢視,便不屑的冷哼一聲,歪嘴道了一句:“一般貨色。”卻不想自己用得第一把飛劍連這都不如。

張陽嘴上表示不屑手上卻還是老實的將那兩把飛劍收起,自己用不到可以送人結交關係。

又將百花女蘇蓮和多寶真人金光鼎等五人身上搜颳了一番,隻找到些金銀財貨和一堆破爛以及幾棵靈藥,留著占地方,扔了又可惜。

糾結了半天還是收了下來,將靈藥拿去祭煉了養劍葫蘆,金銀珠寶收在專門的法寶囊裡,垃圾也放在另一個法寶囊裡,反正現在連上自己的共有五個法寶囊,有的是地方放。

張陽正待離去,卻聽到遠處傳來一聲佛號,張陽心中一動,不知來著是誰,便停下腳步向那聲音來處看去。不一會兒一個僧人現出身形,張陽見那僧人麵容奇特,氣質不俗。

推測來者道行不弱,便抱拳一禮問道:“敢問大師法號?仙鄉何處?”

那僧人也對張陽雙手合十行了一禮說道:“貧僧軼凡,在三遊洞暫住。”張陽一聽便知這僧人原來是俠僧軼凡,是苦行頭陀在佛門的同門師兄弟。

便重新見禮道:“晚輩張陽,乃是峨嵋醉道人門下,見過大師。不知大師來此何事?”

俠僧軼凡聽到張陽是峨嵋門下,很是高興。便對張陽說道:“原來是峨嵋高足,我與貴派也有一番淵源,近來聽到訊息,有四個淫賊在宜昌地界橫行不法,已有數家女子遭到淫辱而自儘了。

今日打聽到這四個淫賊在此落腳便要趕過來除了這四個淫賊,不成想已經被小友先一步殺了,隻是不知道這無頭女子是誰?為何會橫屍於此?”

張陽便將蘇蓮偽裝成落難婦人,設計引得自己來此,趁自己與金光鼎四人動手之際,從背後方飛劍偷襲自己,卻被自己反殺的事說了一遍。

俠僧軼凡聽完後連道了幾聲佛號,對張陽說道:“這蘇蓮有個綽號叫百花女,是個有名的**,專門勾引年輕英俊的男子,又跟許多異派有名的劍仙有著不清不楚的關係。”

“我聽小友所說,推斷出事情大概是這樣,這百花女蘇蓮想要勾引小友,不知從何處知道了金光鼎幾人在這裡,便設計被擒,再製造機會偶遇小友以苦肉計和美人計引誘小友來此,利用金光鼎四人與小友相鬥再從中漁翁得利。卻不料和金光鼎四人一道反被小友殺死。”

張陽聽完俠僧軼凡的分析頓時覺得十分有理,便對俠僧軼凡說道:“晚輩隨家師修道時常聽他談起天下間的英雄人物,提到大師時直言大師俠義之心舉世罕有。如今晚輩見大師親身來追那金光鼎四淫賊,為民除害之心令晚輩歎服不已。”

俠僧軼凡被張陽一頓吹捧,不停的提起他的俠義之舉,頓時被撓到了癢處,熱情的邀請張陽去他的洞府坐坐。

張陽正好想要和俠僧軼凡結交一二,聞言自然欣然而往。

俠僧軼凡駕著劍光在前方引路,張陽禦使著寒星劍化作金色劍光也跟了上去,不多時便已經到了三遊洞。

俠僧軼凡將張陽引入會客室內坐下,又自去沏了一壺茶,端了兩盤堅果放於兩人麵前的石桌上。

張陽見洞內僅有俠僧軼凡一人,便問道:“大師何不收得一二心性人品俱佳的弟子呢?一來有人服侍,二來也可傳大師一身衣缽,三來可以幫助大師行俠義之事。”

俠僧軼凡見張陽提起此事便對張陽說道:“此前貧僧也曾收了幾個弟子,有的夭折了,有的被逐出師門奪回飛劍。現在座下卻是一個弟子也冇了。”

俠僧軼凡給張陽和自己各倒了一杯茶,又端起杯子抿了一口,這才放下杯子說道:“更何況如今萬裡江山儘入胡兒之手,現在有俠義心腸的漢人少之又少,更何論還要有仙骨仙資呢。”

“近來倒是出了個葫蘆劍仙,俠名之大響徹長江上遊,連我在這三遊洞都有耳聞。更難得的是…”俠僧軼凡忽然住口不說直勾勾的看著張陽腰間的長劍和高僅三寸的紫金色小葫蘆。

張陽聽到俠僧軼凡說起自己,便端起茶杯裝作喝茶來掩飾自己的神色,正待要聽聽彆人是如何評價自己的時候,俠僧軼凡突然不說話了。

張陽詫異的抬起頭便看到俠僧軼凡正盯著自己。張陽頓時瞭然,便對俠僧軼凡說道:“前輩不必猜了,晚輩便是前輩口中的葫蘆劍仙。”-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