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那旁邊正在吃吃喝喝的幾人聞言不耐煩的說道:“知道了,你彆再說話了,男不男女不女的,噁心死個人,要不是看在十萬兩黃金的份上,早一劍把你砍了。”

桂公公聞言隻是滿臉陪笑,不敢有分毫生氣。將那欺軟怕硬體現的淋漓儘致。

這時剛好有個傳話的人過來,對那桂公公說道:“桂公公,人已經到鎮外了。”

桂公公聞言立即帶著人馬出去,準備會會這葫蘆劍仙到底是何方神聖,能在殺了這麼多旗人之後還能活這麼久。

等那桂公公出得院落大門,發現鎮上早已空無一人。轉頭問道:“人呢?”下麵有人答道:“現在都在鎮外了。”

桂公公嗯了一聲說道:“我們也去。”說罷便有人自覺頭前帶路引著桂公公等一班人馬向鎮外行去。

不過片刻功夫,便趕到了鎮外,離著老遠便聽到了鎮外那不休止的喊殺聲,走過一個拐角,眼前突然豁然開朗。

桂公公一行人被眼前的慘象驚的目瞪口呆,訥訥說不出話來,那桂公公更是不堪直接就吐了起來。

原來張陽剛到鎮外便見到一大群江湖中人在鎮口手執各種兵器虎視眈眈的看著張陽,就像是在看一座會移動的金山。

張陽建有這麼多人在等著自己,便開口問道:“各位都是要來殺我的嗎?”聲音雖然不大,但每個人都能清楚的聽到,就好像是在自己耳邊跟自己說話一樣。

原本烏糟糟的人群被張揚這一手震的鴉雀無聲。

突然人群中有幾個自認為武功高強的人施展輕身功夫跨過烏壓壓的人頭落在陣前,答話道:“不錯,你就是那葫蘆劍仙吧?今日我等來此特為取你項上人頭,識相的便自裁於此,我等還能不去動你的身子。如若不然則叫你骨肉為泥!”

張陽見那答話的乃是個六十餘歲的老者,便說道:“想不到你這麼大年紀了也如此聒噪,廢話不多說了,給你們三息時間離開,不然我就默認是我的敵人了。”說完便舉起左手豎了三根手指,一息之後落下一根手指。

那些人哪能經得住如此嘲諷,也冇人指揮,便烏壓壓的一群人直接壓上來。

張陽見狀也不客氣,不再去計數,右手拔出青蛟劍,施展身法縱身向人群中躍去,所到之處帶起一片殘肢斷臂。

用兵器阻擋連兵器帶人直接劈成兩段,用胳膊去阻擋更是連半分作用都起不到。

論身法跟不上,論力氣也比不上,論兵器也拚不過。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劈成兩段。但

是十萬兩黃金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足夠讓眼前的人忘記對死的恐懼。

不過片刻鐘,眾多江湖中人便被張陽殺散,地上到處都是殘肢斷臂,腥臭之味撲鼻而來,直欲讓人做嘔。

張陽殺的興起,不斷施展開身法去追殺逃跑的人。忽然看到鎮裡又出來了一撥人,行進間組織嚴密,應是清廷中人,為首的黑袍人見到這宛如人間煉獄般的慘象立馬就吐了起來。

張陽見狀很是詫異:“怎麼清廷派了個雛兒出來領隊。”

心中念頭轉動,但手下絲毫不停,殺完眼前的這個絡腮鬍大漢之後便轉身施展身法向桂公公一撥人縱去。

桂公公身邊一群人見張陽提劍縱身而來,立馬圍成一個圈將那桂公公圍起來,同時掣出兵刃在手,防備張陽突下殺手。

這時鎮裡傳來一陣哈哈大笑,數道各色劍光從鎮子裡飛出來,落在圈子旁後顯出幾個人的身形。其中一個人開口問道:“對麵那人可是號稱葫蘆劍仙的?”

張陽見是有飛劍之人,不敢怠慢,連忙落下身形,答道:“在下正是,不知幾位是何人?來此地有何要事?”那問話之人見張陽承認自己就是葫蘆劍仙之後,便笑著對身邊的人說道:“我說什麼來著,這小畜生怎麼可能是劍仙中人,連咱們幾個都不認識想必隻是個厲害點的凡夫俗子罷了。凡人再厲害又怎會是咱們飛劍的對手呢?”

那旁邊站出個麵容猥瑣的老道士出聲附和道:“不錯,想我幾人成名已久,天下不認識我等的劍俠中人少之又少。”“也罷,老道我心善,不願你做個枉死之鬼,你且聽好了。”

那老者又轉頭對張陽說道:“老道乃是嶗山鐵掌仙祝鶚,開頭問你話的乃是武夷山飛雷洞七手夜叉龍飛,這幾位分彆是太湖洞庭山霹靂手尉遲元,滄州草上飛林成祖,雲南大竹子山披髮狻猊狄銀兒,廣西缽盂峰報恩寺莽頭陀以及龍飛大師的弟子小靈猴柳宗潛。今日我等七位有名有姓的劍仙來此殺你一個凡夫俗子,這可是不可多得的殊榮啊!”

張陽聽聞龍飛的名號心中一驚,這龍飛乃是九華山金頂歸元寺獅子天王龍華的兄長,五台派教祖太乙混元祖師的徒弟,自從太乙混元祖師身死之後他便拜入廬山神魔洞白骨神君的門下。練成了二十四口九子母陰魂劍還有許多白骨神君的法術,那九子母陰魂劍一經放出便是一青八白九道光華,鬼氣森森,二十四口便是二百一十六道劍光。膽子稍弱一點的劍仙,被這一嚇可能連劍都無法禦使,十分的厲害。

龍飛對那嶗山鐵掌仙祝鶚等人說道:“這小子不過是個凡人,殺他臟了我的手,你們誰去結果了他?”那嶗山鐵掌仙祝鶚搶先開口道:“不過區區一介凡人便不勞幾位動手了,看我結果了他。”話剛說完便縱身上前,也不用飛劍,隻運使一套掌法向張陽打來。張陽見來者隻有一人而且還托大不用飛劍,便故意露出了一個破綻,勾引那嶗山鐵掌仙祝鶚欺身向前。那嶗山鐵掌仙祝鶚果然上當,落入張陽設下的陷阱,等嶗山鐵掌仙祝鶚發現不對想要放出飛劍的時候已經遲了,張陽抓住機會一劍砍下那嶗山鐵掌仙祝鶚的首級。

龍飛等人看得分明,本想提醒那嶗山鐵掌仙祝鶚小心陷阱,可是變故來得太快,還冇來得及開口,那嶗山鐵掌仙祝鶚的首級就已經掉落於塵埃,睜著一雙眼睛看向自己。龍飛氣得大叫一聲,用手朝張陽一指,便放出一口九子母陰魂劍直取張陽。-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