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張陽見到一青八白九道鬼氣森森的光華襲來,不敢怠慢。

連忙縱身後退拉開距離的同時喚出寒星劍,左手掐出劍訣,朝寒星劍一催,那寒星劍立馬便化作一道十餘丈長的金光敵住龍飛的九子母陰魂劍的九道劍光。

那龍飛見張陽竟然用峨嵋派的禦劍術喚出一把金色劍光的飛劍,頓時氣得暴跳如雷,大聲喝罵道:“好一個奸詐狡猾的峨嵋小賊,大家不要留手,一起出劍殺了這小賊為祝鶚道友報仇!”

太湖洞庭山霹靂手尉遲元,滄州草上飛林成祖,雲南大竹子山披髮狻猊狄銀兒,廣西缽盂峰報恩寺莽頭陀以及小靈猴柳宗潛見到那嶗山鐵掌仙祝鶚身死的時候便忍不住想要放出飛劍斬殺了張陽。

隻是看到龍飛先放出了飛劍便強行忍耐了下去,因為這龍飛脾氣很怪,哪怕是親兄弟做了不和他心意的事也會立馬翻臉。

所以眾人才硬生生的忍了下去,如今見龍飛開口說要一起對付張陽,便一股腦的將自己的飛劍放出來,手中掐訣控製著飛劍向張陽飛去。

隻見十數道紅色、青色、白色和藍色的劍光破開空氣向張陽飛去。張陽見有十數道劍光朝自己飛來,不由得大喝一聲:“來的好!”

奮起精神將手中青蛟劍往空中一拋,右手掐訣將青蛟劍也化作一道十餘丈的青色劍光向那襲來的劍光敵去。

張陽一心二用,左右手同時控製飛劍抵住敵人的十五道劍光。

張陽越戰越勇,青蛟劍化成的青色劍光將太湖洞庭山霹靂手尉遲元,滄州草上飛林成祖,雲南大竹子山披髮狻猊狄銀兒,廣西缽盂峰報恩寺莽頭陀以及小靈猴柳宗潛等人的劍光慢慢的往敵人方向逼去。

小靈猴柳宗潛見張陽劍光厲害,便對龍飛喊道:“師父,這峨嵋派的小賊著實厲害,快多放出幾口飛劍吧!”

龍飛見自己六人圍攻張陽一人,仍然久攻不下,心中早已氣急。又怕再放出一口飛劍會被徒弟等人恥笑。

此時聽到自己徒兒小靈猴柳宗潛出聲求助,便不再遲疑,再放出一口九子母陰魂劍化作青白九道劍光。幫助尉遲元等人壓向張陽的青蛟劍。

尉遲元等人本來被張陽一口青蛟劍殺得渾身大汗淋漓,雖然青蛟劍隻有一口。但是青蛟劍化成的青色劍光左右挪騰,將五人的劍光儘數攔下不說。

每次劍光相交,青蛟劍的劍光上一陣陣巨力將尉遲元等無人的劍光震得光華顫抖不休,若不是有五個人可以輪流替換歇口氣,隻怕早就被連劍帶人一起砍作兩段了。

張陽見龍飛又放出一口九子母陰魂劍出來,心中不由有些急切。

那龍飛共煉有二十四口九子母陰魂劍,如今才放出一口就讓自己感到有些吃力,要是二十四口九子母飛劍齊出再加上這五個人從旁騷擾,自己真有可能交代在這了。

幸而這龍飛托大,冇有二十四口九子母陰魂劍齊出,不然自己一個照麵可能就會吃大虧。現在必須要想辦法先將羽翼剪除了,再全力應對龍飛。

說做便做,張陽將青蛟劍收回到自身十丈之內化作一個劍圈護住自己,再將第二元神從遠處召回,等第二元神就位便要給這些人一個狠的。

尉遲元等人見龍飛的九子母陰魂劍一出張陽便將劍光收回專為防禦姿態,不由精神一振,同時大出了一口氣。

那滄州草上飛林成祖立馬出言:“龍飛大師果然不愧是太乙混元祖師和白骨神君座下高徒,大師一出手,這峨嵋小賊就露了敗像。若是大師二十四口九子母陰魂劍齊出,怕是那齊漱溟老兒也要望風而逃!”

其餘四人聽到這話不由得都露出讚同之色,紛紛出言誇讚道:“五台派的飛劍果然名不虛傳,真想見識一下那未有人煉成過的天魔誅仙劍又是何等威風!”

龍飛聽到眾人的吹捧喜得哈哈直笑,大笑道:“你們且看我如何斬了這峨嵋派的小賊。”

話音剛落龍飛便看到有一道數十丈長短的白光從天邊急速向自己飛來,眨眼便到身前。

龍飛趕忙又放出一口九子母陰魂劍準備抵製這突如其來的劍光,不料那白色劍光一個加速便越過九子母陰魂劍直奔霹靂手尉遲元幾人而來。

隻見那道白色劍光在陽光的照耀下,表麵有赤橙黃綠青藍紫七色光華不停的流轉著,宛如一道不斷變幻著色彩的彩虹。

光彩奪目,美輪美奐,又遍佈著殺機。不說桂公公一行人看的目眩神迷,就連霹靂火尉遲元五人看呆了神,那劍光繞著霹靂火尉遲元幾人輕輕一轉掉了個頭之後來到張陽身後,不停的吞吐劍氣。第二元神也化成一顆珠子落在張陽懷中。

隻有霹靂手尉遲元眼疾手快,打出一道五行雷火梭,將劍光阻礙了一瞬,帶著小靈猴柳宗潛逃開,雖然人冇死,但是左臂卻齊根而斷,痛得冷汗直流。

小靈猴柳宗潛落地之後驚魂未定,愣愣的向原來站立處看去,隻見滄州草上飛林成祖,雲南大竹子山披髮狻猊狄銀兒和廣西缽盂峰報恩寺莽頭陀三人斷成六截躺在地上,死得不能再死了。

他們的飛劍失去主人的控製也散去光華,化為原形跌落在地。

張陽看見隻斬了三個人心中暗道可惜,剛剛這下是準備將這五個人一齊斬了的,冇想到這霹靂手尉遲元還煉有如此厲害的邪術。

那火光爆開的瞬間將虹劍劍光都給阻了一瞬。

龍飛見己方一瞬間便損失了三人,氣得哇哇直叫,又見來的劍光浩大,劍氣縱橫。

擔心是峨嵋前輩高人前來,師侄霹靂手尉遲元又斷了一臂,趕緊將其餘二十一口九子母陰魂劍一齊放出,又將另外三口九子母陰魂劍召回到自己身邊。

二十四口九子母陰魂劍共二百一十六道青白劍光,不停繞著自己飛轉,將自己護得嚴嚴實實,在朗朗晴天之下硬生生的開辟出一片陰森鬼蜮。

同時轉頭對自己弟子小靈猴柳宗潛說道:“快帶你師兄離開這裡,去廬山神魔洞躲好。為師稍後就來。”

小靈猴柳宗潛早就被嚇破了膽子,再聽到師父讓自己先走,對自己師父一點頭便和霹靂手尉遲元一起召回各自的飛劍,連斷臂處的傷口都不不敢處理。

毫不猶豫的轉身化作劍光就往廬山飛去,不一會兒便看不見身影。-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