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張陽見那域外天魔的頭顱不正常的膨脹便知不好,剛便化作劍光溜到密室的角落裡就聽到嘭的一聲。

神念一掃發覺密室中域外天魔的身影已經不見,隻餘下以及許飛娘踉蹌的身影以及漫天的血霧,地上散落著斷成三節的天魔誅仙劍。

隻見那血霧開始蠕動變形,看似緩慢實則極快的凝聚成那域外天魔的樣子。域外天魔還未完全成形便發出一道尖利的叫聲扇動雙翼向許飛娘撲去。

那許飛娘顧不得為斷裂的天魔誅仙劍傷心難過。見域外天魔向自己撲來,身子輕輕一晃便喚出一把青色的飛劍迎向域外天魔。隨著叮一聲脆響以及四散的火花。

一人一魔兩道身影各向後倒退了一段距離。許飛娘心中一凜,這天魔好堅硬的爪子,我的百靈斬仙劍都奈何不得。

那天魔還未等完全止住身形便又發力衝向許飛娘,許飛娘故不得多想,忙猛提一口真氣,集中心神與那天魔廝殺起來。

隻見一人一魔你來我往短短時間便交擊了數十次。那天魔越戰越凶,一會爪撕,再用翼拍忽然又變成牙咬,各種招數層出不窮,讓許飛娘隻能左支右絀,苦苦抵擋。

還好此時的域外天魔好像神智不清,各種招數全憑本能施展,才讓許飛娘勉強撐住。

張陽見許飛娘情況不妙,似乎就要落敗,不敢再觀望,趕緊運使身劍合一的法門化作一道丈許長的白色劍光向天魔飛去。

同時不忘給許飛娘發出一道傳音:“仙子莫慌,在下前來助你!”

許飛娘見張陽前來相助,頓時大鬆一口氣,卻被那天魔抓住破綻狠狠一抓撕在腹部,在許飛孃的腹部留下三道深深的傷口,鮮血汩汩的從傷口中流了出來。

域外天魔見了血之後更加興奮狂暴,攻擊頻率更快一層。

還好此時張陽已經殺到,迫使天魔分出一部分的注意力放在張陽的劍光上,不然那許飛娘早已隕落。

隻見那一人一魔兩道劍光不斷變換位置,發出密集的金鐵交鳴之聲,密室中到處都是劍光利爪的影子,密室牆壁牆頂上的石粉簌簌的落下又被氣勁震飛。

戰團移動到的什麼位置,那裡飛舞石粉就被散發出的餘波排開,形成一片冇有石粉的真空。俄而戰團移走,石粉便開始充斥於這片真空地帶。

許飛娘一邊禦使自己的百靈誅仙劍攻擊域外天魔一邊指點張陽的劍光的落點,因是生死時刻,不敢有半點藏私,把一身劍術毫無保留的使出。

張陽按照許飛孃的指點,覺得自己的劍光如有神助,瞻之在東顧之在西,如羚羊掛角般渾然天成,無跡可尋。

一邊跟隨許飛孃的指點驅動劍光攻擊,一邊五台派的禦劍術在心中流淌,隻覺之前有些不明白的地方豁然開朗。

又有種種奇妙感悟縈繞心頭,化作各種奇思妙想。若不是身處在大戰中,真想現在就演示一番,印證自己的感悟。

“轟”的一聲將沉浸於感悟中的張陽驚醒,原來剛剛一人兩劍一鬼一魔的戰鬥將密室的大門給破壞了。

張陽見此,心中一振,逃跑的時機近在眼前了!便開始主動的將戰團往密室出口方向移動。

同時傳音給許飛娘道:“在下剛剛心有感悟,正好這域外天魔的氣機開始下降了,想來它已經快要撐不住了,在下想要借它試驗一下剛領悟的劍招,不知仙子可否成全?”

許飛娘想來憑自己的實力張陽玩不出什麼花樣來,而且天魔的氣機確實在下降,攻擊力度也大不如前。

想來是秘法的時間到了。但誰知道天魔會不會臨死反撲拉個墊背的,正好讓這人做個替死鬼。

原來自天魔誅仙劍斷了之後許飛娘便冇有生擒活捉著域外天魔的想法了,隻想殺了泄憤,偏偏這域外天魔施展了秘法實力大增。

自己也吃了大虧,正思考該如何開口就收到張陽的傳音提出要試驗劍招,請她配合。正好給她當那域外天魔臨死反撲的替死鬼。

真是瞌睡來了枕頭。許飛娘想罷便對張陽傳音道:“道友且放手施為,我為道友掠陣。”

張陽聽到許飛孃的傳音,心裡一鬆,“穩了。”

便脫離戰圈向密室最深處飛去,到達離密室門最遠處後又調整了一下位置,使得清霜劍、域外天魔和密室出口在一個平麵上,又計算好提前量。

傳音告訴許飛娘自己準備準備按照恒定的速度飛到一個點,讓許飛娘將天魔逼到這個點上來,這個點剛好與出口清霜劍呈三點一線。

許飛娘未聽出張陽的真實意圖便按照計劃把天魔往計劃位置逼去。

張陽見此便集中注意力開始加速,等到快要接近天魔時猛然一個加速,劍光的速度提升一大截,在許飛娘和天魔的眼睛中隻留下一道白色光影便消失不見。

隻留下被張陽一句話都不說就逃跑給驚得目瞪口呆的許飛娘和攻擊動作不停的域外天魔。

許飛娘心中極度憤恨,自己修道百餘年今日被卻一個入道不過數天的菜鳥給耍了。

巨大的羞辱感蓋過對域外天魔毀劍的憤怒,許飛娘當即便要禦劍追上去砍了張陽。那域外天魔見敵人少了一鬼一劍不禁大喜過望,隻覺自己勝算大增。

心中不禁暢想起殺了許飛娘之後改用何種方式享用血肉。

卻發現最後一個敵人也要逃跑,域外天魔不禁大怒,加快攻擊速度纏住許飛娘。許飛娘見自己被不識趣的域外天魔糾纏,隻覺得一股無名業火直衝頂門,與百靈斬仙劍身劍合一化作一道百丈長的青色劍光。

那劍光一經出現便刺穿密室頂部直接露出山體外,將那密室捅了個窟窿,隨即落石如雨瞬間將密室掩埋。

良久,劍光漸暗,一道人影從亂石中飛出,落到旁邊的山頭上後顯出身形,正是許飛娘。那域外天魔不見蹤影,結果不問可知。

許飛娘雙眼無神,喃喃自語道:“此次祭煉天魔誅仙劍功虧一簣,不僅折了之前積攢的材料自己還差點被天魔吞噬,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我還是歸隱山林,了此殘生吧。”“不行,師兄的仇還冇有報,我許飛娘怎能輕言放棄!”說完許飛孃的無神的雙眼中又重新恢複了神采。

“還有那個狡詐的異界人,我定要親手殺了他方能消我心頭之恨!”

許飛娘找了一塊乾淨的地方略微打坐調息一會,穩定自身的傷勢後便駕馭百靈斬仙劍升空,劍光在空中繞了一個圈子辨認了方向之後便向黃山五老峰方向飛去。

話說那邊張陽設計逃出密室之後,就沿著之前觀察好的路線向洞府外麵飛去,剛出洞府還未來得急通過夜空中的星辰辨明方向,便感受到背後的山峰一陣動搖。

隨即不敢停留便隨便找了個方向禦劍飛去,直到天色將明纔將速度放緩。找了一處山洞藏好,到了晚上又專揀人跡罕至處飛了一夜光景,白日又躲藏起來避免陽光。

終於在第三日午夜時分找到一座四麵環山的幽穀,林深葉茂,不見人跡。張陽略一辨認就按落劍光飛入幽穀之中,轉了小半個時辰纔在一處峭壁上找到一處隱蔽的洞穴。

張陽在洞穴口將劍光一卷,把裡麵的各種雜物統統卷出之後方纔進入洞穴仔細觀察。

原來這洞僅有一丈來深,寬高都有三尺多,離地麵約有十來丈。洞口朝南,月亮正上中天時月光可以直接照進洞穴深處。

這個洞穴還需要改造一番才能符合張陽的要求。

張陽靈魂狀態不知疲憊,說做便做用飛劍在洞穴靠近底部的位置向西開了個三丈長,一丈高,五尺寬的甬道。

甬道和洞穴呈卜字形,又在甬道上開了一個長寬高各約有兩丈的方形密室。完成之後東方天色已經隱隱泛白。

張陽不敢怠慢趕緊進入洞穴內將洞口封閉。這兩天張陽已經做過嘗試,在身劍合一時能不懼日光,但以張陽目前的修為,身劍合一用於趕路僅能維持兩到三個時辰。

時間一到便自動脫離身劍合一狀態,得等張陽將消耗的元神恢複後方能再次身劍合一。

所以為了保險起見,張陽都是晚上趕路白日躲起來恢複元神。

將藏身洞穴搞好之後,張陽停止了忙碌之後才發覺自己竟有些疲憊。很奇怪靈魂狀態的自己居然也會感覺到累。

原來張陽從飛機失事到自己死亡,從靈魂穿梭兩界通道到許飛孃的密室,從對許飛娘虛與委蛇到騙得功法,從域外天魔脫困到極限逃生。

一路下來精神一直都是緊繃著,不敢有絲毫的放鬆,如今不僅脫得樊籠,還有機會修成那出入青冥的劍仙。

緊繃的精神一放鬆下來便感到陣陣疲憊湧來,張陽抑製不住的進入了沉眠,最後的念頭是等醒來之後再好好梳理一下自身的處境以及今後的路該怎麼走吧。-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