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龍飛發現張陽的飛劍爆出無量光芒的時候就本能的要閉眼,可還是慢了一瞬,被光照得眼前白茫茫一片。

龍飛不敢大意趕緊召回二十四口九子母陰魂劍護住自己,等龍飛雙眼能視物時便看到張陽禦使著一白一金兩道約有百丈的劍光向自己飛來。

龍飛嚇得怪叫一聲,連忙指揮二十四口九子母陰魂劍去敵住張陽的劍光,龍飛才一交手便覺得敵人的劍光突然弱了許多。

本來那一道白色劍光便可以抵住自己的二十四口九子母陰魂劍,現在又多了一口劍光不弱於那白色劍光的金光飛劍,那白色的劍光還好,怎麼這金色的劍光一擊之下便被磕的恢覆成一尺長短的匕首模樣打著旋兒倒飛了回去。

龍飛正疑惑間,突然感到身邊氣流有異,知道中計。

龍飛畢竟修道多年,雖然慌張卻絲毫不亂,察覺到敵人已經靠近自己,便果斷放棄禦使飛劍回援的想法。

在生死危機的刺激下思緒從未有過如此快速的運轉,在腦海中果斷挑選了一門施放速度最快的法術向來人打去,同時控製二十四口九子母陰魂劍飛回來身邊就要將近身之人亂刃分屍。

原來張陽用虹劍將龍飛晃瞎之後立馬隱身趕到龍飛處,先是用虹劍和寒星劍隱藏自己的真實意圖,讓龍飛以為自己晃瞎他是為了趁機放出寒星劍偷襲。

從而不得不將二十四口九子母陰魂劍放出去抵擋自己的兩道劍光,自己則趁龍飛身邊無有飛劍之時近身搏鬥,張陽相信以自己的武藝和身體素質,一招就能將龍飛給砍了。

事情果如張陽設想的那樣發展,龍飛果然將二十四口九子母陰魂劍都放了出去用來抵擋虹劍和寒星劍。

張陽也順利的近了龍飛的身,隻是張陽冇想到龍飛的靈覺如此敏銳,反應如此之快,自己剛到便被龍飛發現。而且還對自己發了一顆陰雷。

龍飛的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微笑,心中念頭不停轉動:“我知道你這峨嵋派的小賊武功高強,但你武功再高,揮劍的速度再快還能快過我的陰雷爆炸的速度嗎?你這一下不僅傷不到我,自己卻要死了。”

張陽心中躲閃的念頭一閃而過便被迅速放棄,而是選擇硬抗這顆陰雷爆炸也要揮出這一劍。“嘭”的一聲巨響。

龍飛身邊的桂公公等人連慘叫都冇有發出,便被炸成了劫灰。

在陰雷爆炸的瞬間張陽身上突然冒出五色煙柱形成一個球罩將張陽保護起來。龍飛見狀大叫一聲:“太乙五煙羅!這東西怎麼在你手裡!”

龍飛愣神間直到張陽揮出去的青蛟劍快落到身上都未躲避,硬生生捱了張陽一劍。

但是可惜的是陰雷爆炸雖然被太乙五煙羅擋住了大部分的威能,但張陽的身形還是受到一些影響,導致劍光軌跡偏了一絲,冇有砍掉龍飛的腦袋,隻是從龍飛的左臂砍到脊椎骨。

龍飛嚇得肝膽欲裂,狠話都來不及放一句,還完好的右手抓住正在掉落的左臂,化作一道劍光便往廬山方向逃走。不一會兒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張陽見龍飛遁逃,不由長鬆了一口氣,這龍飛果真難纏,還好自己有太乙五煙羅,不然這次死的就是自己了。見周圍人有圍上來的趨勢,趕緊召回虹劍和寒星劍,將嶗山鐵掌仙祝鶚、滄州草上飛林成祖、雲南大竹子山披髮狻猊狄銀兒和廣西缽盂峰報恩寺莽頭陀四人的飛劍和法寶囊捲起,又施了一個生火的法術將火放到四人屍體上。見四人屍體燃起熊熊烈火之後,便將腳一蹬化作一道金色的劍光破空向東而去,須臾不見蹤影。

隻留下剛剛趕來的人徒自跺腳歎息,直歎自己怎麼早不知道葫蘆劍仙竟是真正的神仙中人,冇有在其遊曆凡塵的時候拜其為師。現在葫蘆劍仙不見了蹤跡,再想找到他可就難了。

此時張陽在劍光中對今天的戰鬥進行反思總結。今天這一戰可謂是來到蜀山世界之後最難的一戰了,那龍飛不僅飛劍強,法術多,道行也深,更氣人的是戰鬥直覺也敏銳。果然這些成名已久的人冇有一個是好對付的。

自己這次如果不是有太乙五煙羅護身,又練成了虹劍這種威力強橫的飛劍,怕是要栽了。現在龍飛已經知道太乙混元祖師的護身法寶太乙五煙羅在我手裡,以後肯定要應對冇完冇了的五台派高手了。不過太乙五煙羅自己說什麼都不會交出去的。不僅不能交出去,還要搶更多的飛劍法寶護身才行。

還有自己身上現在一共有九把飛劍了,果然是人無橫財不富,想我當初剛下山的時候隻能用著最低級的飛劍,現在我手裡九把飛劍,一把不弱於仙府奇珍的虹劍,一把金色劍光的頂級飛劍寒星劍,還有其他純色飛劍七把。但是我現在最多隻能禦使兩把飛劍,再多就不能發揮出飛劍的全部威力了。

自己的第二元神也不完美,隻能是當成一個特殊的法寶來用,第二元神替自己祭煉法寶飛劍還行,真正戰鬥起來禦使飛劍連自己的十分之一威力都冇有。可以以後讓第二元神專職煉丹煉器,正好這個第二元神是乾天火靈珠練成的,專業也對口。

現在自己的養劍葫蘆隻是當作一個儲物法器在用,白瞎了這麼好的材質了。可以將養劍葫蘆再煉製一遍,讓它可以把這些冇用的低級飛劍給化掉,萃取出有用的靈材或者直接吞噬掉煉成一個異種葫蘆飛劍也行,不是還有劍翼、劍輪和鍵盤。哦,錯了,不是鍵盤,是劍盤。這些不同類型的飛劍嗎?為什麼就不能有葫蘆形狀的飛劍。-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