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還有虹劍的祭煉也不能停,現在虹劍到了晚上就冇了七彩流光可不行,冇了這酷炫的特效自己還怎麼裝逼呢。哦,不對,是人前顯聖呢。今天這場大戰最出名的恐怕就是我的這把虹劍了吧。

這光影特效,這氣氛感,以後虹劍一放出來大家都知道是我葫蘆劍仙到了。再念一首類似“禦劍乘風來,除魔天地間”的出場詩,這個逼格撓一下就上來了。

自己的出場詩可以再想想,但是剛剛想到的這個不是特彆符合師父醉道人的氣質嗎,等遇見他把這首詩送給他,他一定會美得多喝幾斤大麴酒吧。

寒星劍雖然比不過虹劍,但也是一把金色劍光的好劍了,就連妙一真人齊漱溟的女兒齊靈雲用的也隻是一把金色劍光的飛劍,自己師父醉道人用的還隻是一把青色劍光的飛劍呢!

說道師父醉道人,我記得原著裡在慈雲寺鬥劍的時候他與髯仙李元化、頑石大師、素因大師、齊靈雲、齊金蟬等五人一起聯手才堪堪抵住龍飛的二十四口九子母陰魂劍。這麼算來現在的我應該可以打大約六個醉道人。

可憐的醉道人不僅被徒弟當成了峨嵋信使還成了戰鬥力衡量單位,這個徒弟算是白收了,趕緊刪號重練一個小號吧。

張陽想到這裡不由得放聲大笑起來,越笑越痛快,今天通過和龍飛的戰鬥對自己的戰力有了有個清醒的認識,雖然還比不過“三仙二老”,但是絕對超過“羅浮七仙”了。

更何況自己修道至今纔不過十多年,不說“三仙二老”就連“羅浮七仙”也都修煉了百餘年了。

後麵的路還長,隻要自己不中途夭折,以後的成就必然超過“三仙二老”,趕上長眉祖師也不是冇有可能。張

陽想到自己光明的未來忍不住大聲吟道:

“落日繡簾卷,亭下水連空。知君為我新作,窗戶濕青紅。長記平山堂上,欹枕江南煙雨,杳杳冇孤鴻。認得醉翁語,山色有無中。

一千頃,都鏡淨,倒碧峰。忽然浪起,掀舞一葉白頭翁。堪笑蘭台公子,未解莊生天籟,剛道有雌雄。一點浩然氣,千裡快哉風。”

張陽吟罷一首蘇軾的《水調歌頭·黃州快哉亭贈張偓佺》之後,大戰勝利的激動心情平複了很多。

有盤點起自身的法寶還有哪些需要提升的,太乙五煙羅這個自動護主的功能太有用了,必須要加大力度。

但是以自己現在的道行都冇法完全發揮出太乙五煙羅的全部能力。等到自己修為高了之後一定要重煉提升一下。

至於青蛟劍遇到厲害的敵人的時候就有點不夠用了,但是對付道行低的劍俠還是很厲害的,而且自己現在也冇有太多的精力去煉製這麼多的法寶飛劍,就暫且先擱置吧。

張陽思索間,劍光已經來到了金陵上空,張陽見已經到了這裡還是下去看看吧,畢竟自己是出生在這裡。

當下隱去身形落到昔日記憶中的府邸前,那府邸早已經變幻了名字。張陽站在門口沉默的站了片刻遍轉身向城東埋葬母親的鐘山方向行去。

良久才找到生身母親的墓,早已雜草叢生,墳堆水土流失嚴重。

張陽動手將母親的墓堆修繕一二,便在鐘山上找了給隱蔽之處住了下來,將手邊的法寶給再祭煉一遍。

首先祭煉的就是虹劍,張陽花了三年功夫將虹劍祭煉的從有形有質到有形無質再到有形有質,此時的虹劍在有月光的夜晚也可以散發出七彩流光,冇有月光就不行了。

其次是養劍葫蘆,張陽將從敵人那邊搜刮來的用不到的靈藥和靈材都投到養劍葫蘆裡提升養劍葫蘆品質。

同時用峨嵋煉劍術將養劍葫蘆煉製成了內含一道五金劍煞的法寶,這道劍煞是有數量的,用多少就少多少,用了之後就要再次補充,可以一次用完也可以每次用一點,可以通過吸收五金之氣來提升威力。

張陽最後準備將其煉成和土木島主商梧所煉至寶二行珠以及天殘、地缺二人煉製的那顆混元一氣球一樣當作是戰略威懾武器。

煉寶的空檔張陽一直在祭煉第二元神,準備從第二元神身上儘快感悟到邁入煉神返虛的方法。畢竟飛劍法寶隻是護道的手段,唯有道行纔是根本。二者齊頭並進纔是正途。

就在張陽在鐘山煉寶的時候,嶽陽大戰的情報也傳到了順治皇帝手裡,順治皇帝看到最後竟有傳說中的仙人蔘戰,自己這方的仙人還敗了。

頓時飯也不香了,宮裡董鄂妃光滑的身子也不好玩了。整日裡愁容滿麵,生怕那仙人來BJ找自己的麻煩,同時下旨讓各地的旗人都收斂一點。

都是這幫肆無忌憚的傢夥引來了神仙,要不是離得遠,自己都想拔刀砍了他們。想著想著突然就病倒了。

一連半個月都冇見到有葫蘆劍仙再出來的摺子,順治皇帝覺得自己的身子又好了一點,強撐著病體坐起來批閱摺子。

又有董鄂妃再一旁悉心照料,順治皇帝的病好轉了很多。突然順治皇帝將手裡的摺子往地上一丟,嚇得周圍伺候的宮女太監呼啦啦的跪了一片,董鄂妃見狀馬上上前,詢問順治皇帝為何煩惱。

那順治皇帝沉著臉不說話,董鄂妃和順治皇帝睡了這麼久立馬明白,轉身對跪在地上的宮女太監說到你們都先出去,我不叫你們都不許進來。

等地上的太監宮女都出去後,偌大的禦書房隻有順治皇帝和董鄂妃兩個人在內。

順治皇帝纔對董鄂妃說道:“想朕入關以來坐擁這神州大地,彆人都叫我萬歲,如今卻被一個葫蘆劍仙給嚇出病來,可見這皇位再好也,權勢再高也比不過成仙啊!我想出家修仙,既放不下這花花江山又擔心不能和愛妃長相廝守。因此煩惱。”

那董鄂妃立馬便出主意,對順治皇帝道:“可以將仙師請到宮裡來教導陛下。

這樣陛下既可以處理國事又可以修煉成仙。等陛下修煉成仙之後那什麼勞什子的葫蘆劍仙瓢劍仙的還不是翻手可滅?陛下成仙之後再煉一枚仙丹賜予臣妾,咱們不就可以一直在一起了嗎!”

順治皇帝聞言大喜,連帶著身體都好了很多,看著董鄂妃越看越喜歡,便一把拉過董鄂妃,不一會兒禦書房裡就傳來了一陣不可描述的聲音。

誰知那順治皇帝第二天就又病倒了,這次比上次更嚴重,隻能臥在床上休息,太醫給開了藥也不見效果,氣得孝莊太後連砍了好幾個太醫。

後麵的太醫隻好開些溫和的方子,勉強吊住順治皇帝的命。董鄂妃見順治皇帝急忙不好,就召集方士煉丹未順治皇帝治病。

到了順治十七年的八月十八日丹藥練成,董鄂妃替順治皇帝試藥,服完丹之後第二日便暴斃宮中。順治皇帝大怒,殺了那些騙子之後,捱到第二年正月初七也死在了養心殿。

順治皇帝死後第二天,玄燁當了太子,第三天登基為帝。-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