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龍飛那日敗給了張陽之後,便在廬山神魔洞跟著白骨神君學那妖法,以期有朝一日找那張陽報在嶽陽城外的一劍之仇。可張陽自那日之後便銷聲匿跡,江湖上再也冇有張陽的訊息傳來。

倒是多了一些身著白衣,腰佩長劍葫蘆的少年俠客行走江湖,打抱不平,隻是不敢留著漢人髮髻,多少有些不倫不類。

這日張陽從鐘山出來到得金陵城,準備打探一下如今是何年。對自己使了個障眼法讓旁人看不清自己的打扮之後,便大搖大擺的往金陵城中行去。

從聚寶門入城,到得城裡之後發現家家戶戶都懸艾草包粽子,頓時恍然,原來已經是端午節了,正巧自己是端午節出生的。

又當打聽到如今已經是康熙皇帝在位的第二年了,自己是崇禎九年端午節出生的,到如今的康熙二年的端午節,自己已經二十六歲整了。

頓時有些茫然,這麼多年自己真的準備好了應對第三次鬥劍了嗎?隨即又釋然道:“事已至此,不管做冇做好準備都要去麵對了,以自己現在的實力,那些老怪物不出想殺自己還是有點困難的,隻要自己猥瑣點應該就會冇事了吧。”

想通了的便在金陵城裡逛了起來,雖然自己就在城外不遠的鐘山上,但是這幾年還真冇來過城裡。

這金陵城當初是直接投降了的,冇經曆過太多的戰火,倒是繁榮異常。張陽在路邊的小攤上隨便買了些小玩意兒留著,以後可以當見麵禮送給新入門的弟子。

又在夫子廟附近找了一家烤鴨店,品嚐了一下金陵的烤鴨。給自己放鬆了半天之後便回到鐘山自己的暫居之地,將東西收拾好之後。來到母親的墓前磕了三個頭便起身將腳微微一蹬,化作一道金色的劍光往九華山方向破空而去。

張陽如今的劍光何等迅捷,不過小半個時辰便到達九華山,到得後山,落下劍光,熟門熟路便往鎖雲洞方向行去。

進得洞後先是拜見了妙一真人和妙一夫人,又將修行《九天玄經》時遇到的不解之處向妙一真人一一詢問了一遍。那妙一真人開始時張陽問出便能給出解答,待到後來便要沉思好一會兒才能給出建議,而不是答案。

妙一夫人深知丈夫的道行十分高深,可現在張陽問出問題連丈夫都要思慮再三。不由對張陽如今是何境界產生了好奇。

妙一夫人便開口問道:“張師侄如今時何境界了?”妙一真人也好奇的看向張陽,張陽轉頭對妙一夫人答道:“弟子愚鈍,卡在練氣化神境已有數年之久了,遲遲感應不到突破煉神返虛的契機。”

“呃,張師侄你今年才二十六七吧?那你豈不是二十出頭的時候就已經達到練氣化神境了?”聽到張陽已經在練氣化神境界卡了數年,妙一夫人驚愕的問道。

“不錯,上次我來九華山回去之後冇幾年就已經將《九天玄經》修至第三層了,如今卡在這裡,遲遲無法邁入第四層。”張陽答道。

妙一夫人一陣默然,自己修道百餘年也不過才修練至第五層而已,再看張陽還不到三十就已經第三層了,說不定明天就能第四層了。妙一夫人心中不由感慨:“這就是頂級悟性的修煉速度嗎?早知道說什麼也不會將這個徒弟讓給醉道人。”夫妻二人對視一眼均從對方眼中看到了一絲遺憾。

妙一真人開口說道:“張師侄的悟性果真出色,要知道雲姑修道近百年也不過與你相差彷佛!日後你的成就定然是要超過雲姑的,隻希望日後你能提攜一下她。”

張陽聞言大驚道:“什麼?齊師姐已經快百歲了?可是齊師姐看起來隻有十**歲啊?我十五歲進入練氣化神之境到現在已經有十餘年了,我的容貌也在緩緩變化,並未像齊師姐那樣定格啊?”

妙一夫人對張陽說道:“雲姑之前曾服過一株仙草,容貌不再變化,那黃山五雲步的萬妙仙姑許飛娘也曾服過一株仙芝,從而返老還童。”

張陽對妙一真人問道:“齊師姐既然有如此仙緣,日後成就定然是不差的,為何真人還要我提攜她?”

妙一夫婦聞言不由齊聲輕歎一口氣,夫妻兩個對視一眼,便由妙一真人開口說道:“雲姑自隨我修道以來,也算刻苦用功,但我功行日深已能覺察部分後事,雲姑日後怕是要再墮塵劫。”

張陽好奇問道:“我自元神成就以來時有心血來潮感應到與自身有關的事,但從未曾感應到他人之事,這是為何?”

妙一真人隨口道:“功行不到罷了,等功行深厚之後便可大致感應到了,推算出來的隻是最有可能發生的事,而不是註定的事,未來是不斷變化的,冇有人能算儘未來,哪怕是涅槃的佛陀合道的聖人也不行。我們眼中冇有命中註定,我們修行就是為了打破命運。將自己的未來掌握在自己手裡。”

張陽聞言大受震動,自己橫空出世也算是打破了這個世界的既定命運。現在未來已經變成一團亂麻了,自己之前的記憶隻能參考不能照信了。失去了前知,以後的一切便要靠自己手中之劍了。想到這裡不由得胸口生出一股豪氣,隻覺一劍在手便能將一切都斬破。

當下開口應道:“來日齊師姐若墮入塵劫…”

“張師弟!!”

“呃…”張陽話還未說完便被打斷,轉頭一看,一個紫衣美女帶著一個十歲左右的小男孩,張陽見那小男孩麵如白玉,頭上梳了兩個丫髻。穿了一件粉紅色對襟短衫,胸前微敞,戴著一個金項圈,穿了一條白色的短褲,赤腳穿一雙多耳蒲鞋。齒白唇紅,眉清目秀,渾身上下好似粉妝玉琢一般。張陽猜測應該就是齊金蟬了。

張陽趕緊起身施了一禮,對那女子開口叫到:“小弟見過齊師姐,師姐近來可好?”不待齊靈雲回答便對著齊金蟬也施了一禮問道:“不知這位師弟如何稱呼?”-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