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卻說張陽那日在廬山與白骨神君照麵之後,與白骨神君硬拚了一劍,幸好又太乙五煙羅護身纔沒受傷。

又趁著白骨神君師徒二人被虹劍爆發的光塵遮住視線,立馬駕馭劍光溜走。

張陽卯初從九華山出發,在廬山和白骨神君師徒鬥了一陣,不過午時便已來到了成都左近。

張陽在無人處落下劍光,整理了一下衣著頭髮,用太乙五煙羅將身上衣物變幻成玄色這才施施然走進成都城。

此時正是飯點,路上行人稀少。張陽便在成都城裡隨意找了一家酒樓用了些酒水。

下午又出城往南門外的武侯祠逛了一圈。看了些叢林寺廟之後便覺得有些無聊,準備去剛剛路過的望江樓吃個飯,順便再問明碧筠庵的方向,去找自己的師父醉道人。

剛要了幾個菜還冇吃上幾口,就聽到樓梯咚咚的直響,震的樓板間的灰塵紛紛揚揚而下,桌上的酒菜落滿了灰塵。張陽見了頓時冇了胃口。

張陽便向樓梯處看去,隻見那走上一個大漢,紫麵黃鬚,豹頭虎眼,穿著一身青衣襖褲。

那人把眼往四週一掃,突然眼睛一亮,便直奔靠窗的一桌而去,到得近前便大聲問道:“你就是那鶴兒周老三麼?”

被問話的那人往窗戶邊一退,答道:“正是周某。”那大漢聽到周老三承認身份,便趁那周老三一個不留神,將他手一攏,背在身上,便飛步下樓。

離周老三坐處不遠,有一個文生秀士,見此冷笑兩聲,匆匆會罷酒賬,下樓跟著去了。張陽此時也無心再吃滿是灰塵的酒菜,便也跟了上去。

那大漢健步如飛,直到一處廟前樹林才停下,將那周老三放下二人剛要說話時。那大漢卻被跟上來的那個白衣秀士點住穴道,動彈不得。

張陽跟在後麵,看得清楚,這座廟蓋得非常偉大莊嚴,廟門匾上,寫著“敕建慈雲禪寺”六個大金字。原來此處就是慈雲寺。

那個白衣秀士說道:“你這個蠢驢,上樓都不會上,那樓梯震得咚咚直響,落了你家老爺酒杯中一杯的土。你還敢乘人不備,施展分筋錯骨法,把人家背到此地,真是不要臉。現在你有什麼本事,隻管使出來;不然,你不要怪我羞辱你了。”

周老三見那大漢不住得用眼神向自己求救,便開口對那個白衣秀士說道:“這位英雄,何必同這莽漢一般見識呢!”

那白衣秀士動也不動,也不答話。張陽在旁邊看得分明,乃是一個老頭隱身用點穴手法將其點倒。

周老三靠近了之後才發現那白衣秀士被人點了穴,不敢耽誤,先將那大漢解了穴,那大漢便飛起一腳朝那白衣秀士的心窩踹來。

張陽見那大漢的這一腳力道十分狠辣,那白衣秀士捱了一腳不死也要重傷,當下便要出手阻攔一二。

剛要出手卻發現之前隱身點穴那老頭一巴掌朝自己的左臉扇來,張陽豈肯讓彆人扇自己的臉。當下便與那老頭不用飛劍法寶全憑各自武藝交起手來。

張陽二人這邊交手,那邊那個白衣秀士被那大漢一腳踹在心窩,飛起數丈遠,直直的撞在了一顆腰圍粗的大樹樹乾上,把那棵大樹撞得枝葉一陣搖晃。落地之後滾了三圈之後動也不動,生死不知。

張陽欲要去看一下那白衣秀士是死是活,可無奈那老頭功夫奇高,身法奇快,死死的纏住自己。

當下伸手擋住又扇過來的巴掌,出口問道:“這位老前輩為何攔我?”

不料那老頭不答話,不住得想要抽張陽一巴掌,抽不到就要跟張陽一直糾纏下去。

張陽可冇有耐心配這老頭玩,開口說道:“老前輩再不住手的話我便不客氣了。”

那老頭一邊動手一邊說道:“你不客氣給我看看,看我先抽你一耳光還是你先對我不客氣!”

張陽見這老頭如此胡攪蠻纏不可理喻,當下便拔出青蛟劍,將劍法施展開向那老頭攻去。

那老頭見張陽的青蛟劍揮舞間劍氣縱橫,不敢小覷,也拿出真本事開始應對。二人你來我往,糾纏良久,那老頭始終打不到張陽耳光。

而張陽見到這老頭出手三招不離自己嘴巴周圍,心中漸漸打出了火氣。

張陽仗著太乙五煙羅護身,裝作防守失誤,左臉硬捱了那老頭一巴掌。左手揮拳向那老者臉上打去。那老頭巴掌到時卻被一層薄薄的五色煙氣拖住,自己右眼卻捱了張陽一拳。若不是這老頭道行深厚,換做一般人怕是早就被張陽一拳打爆了腦袋。

饒是如此,這老頭也感到腦袋暈乎乎的,右眼止不住的疼,抽空伸手一摸,發現腫的老高,連視物都受到了影響。

這老頭吃了個虧,心中大怒。不依不撓的又撲了上來,這老頭吃了虧不再留手,打得張陽隻得勉力抵擋。

老頭想到自己以往打年輕人耳光嘴巴子,哪有失利的時候,那些人連自己在哪都不知道就被抽了嘴巴子。

今日不想陰溝裡翻了船,本想給這眼前的年輕人一個嘴巴子,冇想到自己眼上卻捱了一拳。當下出手更重。

突然那老頭瞥見張陽身上五色煙氣流轉,覺得有些眼熟,再一想便認出那是五台派太乙混元祖師的太乙五煙羅。

當下邊打鬥邊出聲說道:“嘿,想不到老頭子今日竟然在一個五台派的小狗手上吃了虧。”

張陽正在全力應對這老頭的攻勢,聽到這老頭罵自己小狗當即大怒回道:“老畜牲罵誰呢!”

那老頭聞言,立馬對罵到:“老畜牲罵你呢!小狗,你全家都是狗!”

話一出口便覺不對,再一回神才發現自己中了計,終日打雁竟然叫雁給啄了眼。隨即便不再留情,全力出手。

張陽見著老頭攻勢愈發淩厲,而且慈雲寺內也傳來一陣陣呼喝聲,想是寺內人覺察到動靜準備出來檢視。

張陽不願打草驚蛇,誤了後麵破慈雲寺。當下顧不得去檢視那白衣秀士的傷勢,一劍逼開老頭之後便化作一道流光急速遠去。-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