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那老頭見張陽遁走,本想追上去卻不料那大漢發現了張陽的遁光,轉頭向這邊看來,看到這老頭之後。

那大漢高興的對老頭叫嚷道:“你叫我把姓周的背來,你跑到哪裡去了?還好姓周的給我解了穴。不然我差點被這小王八蛋羞辱了。”那周老三也將目光轉過來。

老頭見那大漢和周老三均發現了自己,當即從密林中走出來。一看地上躺著個白衣秀士。

那白衣秀士胸前一個大腳印,胸膛凹陷,口中溢位的血流,暗黑髮紫,臉上更是有著數個拳印腳印,原本一張俊臉被打得血肉模糊,教人認不出其本來模樣。再一仔細檢查,早已死去多時了。

周老三見這老頭去檢查這白衣秀士的屍體,忙對這老頭說起剛剛的經過。

原來那大漢朝著白衣秀士的心窩狠狠踢了一腳還不解氣,又掄起拳頭朝那白衣秀士的臉上砸了幾拳,被周老三拉住這才住手。

那大漢又趁著周老三去檢查白衣秀士的傷勢時,又用力朝那白衣秀士的臉上踢了幾腳。本來那白衣秀士還有一口氣,被這大漢一頓拳腳頓時打的氣息全無,橫死當場。

那老頭翻了翻白衣秀士的隨身遺物,發現了一把白色的小劍,略一辨認發現這把飛劍並冇有傷過性命。

當下便對那大漢說道:“這個人是個劍俠,看他的飛劍像是我玄門中的路數,如今卻被你生生打死,也不知道他是誰的弟子,罷了罷了。左右不過是一個小輩弟子,我便替你擔下吧。”

頓了頓又說道:“都怪那個五台派的小狗,不肯讓我打嘴巴子,不然這後輩也不會死,我也不必如此為難。說來也是奇怪,也冇聽說五台派近五十年出了什麼厲害人物啊,而且用的還是我玄門路數的劍術。”

老頭搖搖頭不再去想,那周老三卻突然拜倒,對著老頭連磕了幾個頭,口中不住的懇請老頭收歸門下。

那老頭道:“你到處求師,人家都瞧不起你,不肯收錄。我這個老頭子脾氣特彆,人家說不好,我偏要說好;人家說不要,我偏要。特地引你兩次,你又不肯來,這會兒我不收你了。”

周老三忙道:“師父,你老人家遊戲人間,弟子肉眼凡胎,如何識得?你老人家可憐弟子這一番苦心吧。”說完,叩頭不止。

老頭哈哈大笑道:“逗你玩的,你看你那個可憐的樣子。可是做我的徒弟,得有一個條件,你可依得?”

周老三道:“弟子蒙你老人家收列門牆,恩重如山,無不遵命。”

老頭道:“我天性最愛吃酒,但是我又冇有錢,偌大年歲,不能跟醉道人一樣,去偷酒吃。早晚三頓酒,你得替我會賬,你可應得?”

周老三知道老頭愛開玩笑,便恭恭敬敬答應,起來站在一旁侍立。

那老頭又介紹那個大漢給周老三認識。原來那個大漢是周老三之前從多臂熊毛太手中救下的那婦女的丈夫,名叫縱地金龍魏青的便是。

三人正說話間,忽然林中哈哈一陣怪笑道:“老前輩說哪個偷酒吃?”

三人定睛一看,從林中走出一個背硃紅酒葫蘆的道人,身後跟著一個女子。若是張陽在此定能認出這二人便是自己的師父醉道人和周輕雲。

周老三看見周輕雲,不由心中一跳,正待開口,那女子已上前朝他拜倒,口喊爹爹。原來這周老三正是周輕雲的父親周淳。

醉道人看到地上的屍體便對那老頭開口問道:“老前輩這是怎麼回事?”

那老頭見醉道人問起,便對醉道人說道:“我們先去你的碧筠庵再說吧。”說完便揮袖發出一道烈火將那白衣秀士的屍體火化之後隨著眾人一起往碧筠庵行去。

到得碧筠庵,醉道人先是吩咐鬆、鶴二童奉上茶水點心。眾人在碧筠庵坐定,互相說話。

醉道人向那老頭說道:“我們有這些位英雄劍客,足可與那禿驢一較高下了。聽說智通叫秦朗赴XZ采藥之便,回來時繞道打箭爐,去請瘟神廟方丈粉麵佛俞德,同飛天夜叉馬覺,前來幫他一臂之力。那馬覺倒不當緊要,隻是那粉麵佛俞德煉就五毒追魂紅雲砂,十分厲害。我同老前輩雖不怕他們,小弟兄如何吃當得起,所以我等要下手,以速為妙,等到破了他的巢穴,就是救兵到來,也無濟於事,老前輩以為如何?”

那老頭先是掐指一算,再說道:“不行,不行,還有幾個應劫之人未來。等他們全部到來,再一網打儘,省得再讓他們為害世人。我日前路遇李鬍子,便叫他替我約請幾位朋友,準定明年正月初一,在此處見麵,那時再訂破廟方針,以絕後患。”

醉道人又道:“前輩之言,甚是有理。隻是適纔來時,路遇輕雲,她再三求我相助,打算今晚往慈雲寺探聽動靜。老前輩能夠先知,不知去得去不得?”

追雲叟道:“昔日苦行頭陀對我說過,吾道大興,全仗二雲。那一雲現在九華苦修,這一雲又這樣精進,真是可喜。去便去,隻是你不能露麵,隻在暗中助她。稍得勝利,便即迴轉。因為妖僧智通尚未必知我們明年的大舉,省得他看破我等計謀,又去尋他死去師父那些餘黨,日後多費手腳。”

正說間,那個名叫鬆兒的童子進來對醉道人說道:“師父,外麵有個叫張陽的人求見。”

醉道人聞言大喜,對鬆兒說道:“那是你大師兄,快去將其請進來。”

待到鬆兒領命出去後,醉道人纔對眾人說道:“來的是我那大弟子,入我門下已有十多年了。”

周輕雲聞言對醉道人說道:“月前我在黃山時曾見過張師兄,張師兄道行高深,劍術高強,一直是我追趕的榜樣。”

醉道人聞言更是高興,正想對周輕雲謙虛幾句。就聽到門外有人說話:“徒兒張陽,見過師尊。”

醉道人剛想說話便見一道人影向張陽竄去,抬起右手便往張陽臉上打去。-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