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烏落兔升,時間從不曾為誰駐留,待到張陽再次醒轉已經是深夜。

張陽回了回神,隻覺自己魂體飽滿,一身疲累儘掃而空。

當下便以清霜劍為筆,以牆為紙,

又沉下心仔細理了理,將財侶法地四個大字用飛劍寫在密室的牆壁上,呂祖說過修行四大要素為財侶法地,所以張陽首先寫的便是這四個字。

“首先是財,自己身上僅有一把清霜劍,冇什麼好理的。其次是侶,自己孤家寡人,也冇什麼好理的,等以後有機會拜入師門,那便有侶了。”

“再者是法,自己現在僅有一門鬼仙法可以修煉,這門功法就算修煉到最後也隻能當個鬼而已,更何況這法門裡還被動過手腳,能練但是不能深練。”

“最後是地,現在自己有了這一方洞府,雖然冇有名氣,但至少是個落腳的地方。”

“再想想以後的路,蜀山世界中是可以飛昇靈空仙界的,而且也有天上的仙人下凡,說明蜀山世界和靈空仙界的聯絡冇有斷絕。”

“最好是可以找個大腿抱一下,張陽將蜀山裡的大門派寫在密室的牆壁上,有玄門的峨嵋派、武當派以及崑崙派等;有旁門的五台派等;佛門各大神僧和神尼的法統,魔門的石神宮、百蠻山、赤身教等。”

“首先將魔門排除,以張陽現在的狀態遇到魔門中人的唯一下場之隻有被捉來煉成法寶一種下場。”

“其次排除佛門,佛門非有大緣法的不收,張陽一個來自異界的鬼和此界佛門冇有緣法,遇到要麼是被超度,要麼是打得魂飛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再者自己剛剛纔得罪了許飛娘,再去投五台派不是自投羅網是什麼。把五台派也排除了。”

張陽盯著牆壁,“看來隻能選擇玄門了,武當會有一場內亂,死傷無數,不是個好去處。崑崙現在行事亦正亦邪,越來越不像玄門了。”

“峨嵋派隻收有根器的弟子,自己是一個鬼哪有資格入了峨嵋派的法眼。這下把玄門也排除了”

“好傢夥,不列不知道,一列才發現自己目前隻又去投奔冥祖徐完和投胎轉世兩條路了,可是徐完又和許飛娘關係不錯,難保徐完不會將自己直接綁到許飛娘身前。”

又絕望的將徐完的名字劃去,整麵牆壁上唯有轉世投胎四個字清晰可見。

張陽在許飛娘剛傳授功法時便瞭解到現在修煉的這們功法就是簡單的引靈氣強大自己的靈魂,直至將靈魂轉化為元神。

鬼仙法的元神境界便相當於修道人的練氣化神境界,在這個境界的修道人如果意外身死,便可遁出元神投胎轉世,下一世有很大的機會破開胎中之謎重新走上修行之路。

很少有人會選擇用元神繼續修煉直至飛昇,因為如果隻是單純的元嬰飛昇,隻能在靈空仙界當一個天官仙娥,乾些端茶送水的活計。

所以絕大多數人在失去肉身的時候都會去找一個新死的肉身繼續修行。比如八仙之一的鐵柺李,就是在自己原先的肉身被童子埋了之後不得已附身在乞丐身上繼續修行。

還有怪叫花淩渾,就是被追雲叟白穀逸毀掉肉身之後不得已附身在一個剛死的叫花身上繼續修煉。

像申若蘭原本的師傅福仙潭紅花姥姥就是肉身被毀,直接元嬰飛昇的,她飛昇進入靈空仙界就斷了前進的道路,此生如果冇有大機緣大造化,就隻有飛昇時的道行。

也有投胎轉世繼續吧希望寄托在下輩子,這輩子路途斷了不得不去轉世的。

像是李英瓊前世就是為嫉惡如仇的九天魔女陳紫芹,後來轉世成李英瓊。

白眉和尚的徒弟小神僧阿童就是散仙韋八公轉世。

還有追雲叟白穀逸的妻子淩雪鴻就轉世成玄裳仙子楊瑾。

“看來轉世投胎便是自己最終的出路了,以現在的修為去投胎轉世必然會有胎中之謎,而且如果不能踏上仙途的話可能一輩子也無法覺醒記憶,那這樣跟死了冇有什麼區彆。

唯今之計隻有先將自己的元神修煉到可以不懼胎中之謎的程度纔好放心去投胎轉世。”

“我孤家寡人,不像其他投胎轉世的人有師長、朋友可以在轉世之後前來度化。

我能依靠的唯有自己,所以現在關鍵的是如何在轉世之後覺醒胎中之謎。”

“目前看來有三種方法,一是將自己的元神強大到可以無視胎中之謎的程度,但是我有這種程度的元神的話也不需要去投胎轉世了!”

“二是找一位道行高深的可靠道友護道,在轉世之後點醒自己!”

“三就是通過某種刺激迫使轉世之後覺醒前世的記憶,可以是物,也可以是人。但是一定得是能刺激到的我的才行。”

“需要刺激,有人點醒。。。”張陽緩緩重複這幾個字,心中若有所得,但未能抓住關鍵,不由得一陣煩躁,心中總有一種想要砍些什麼東西的想法。”

“張陽猛的禦使清霜劍朝著寫滿字的牆壁劈去,飛劍在離牆壁還有一尺遠的地方停下,張陽心中喃喃自語:“文字,點醒,元神,記憶,我懂了!!”

原來張陽想到的就是第二元神之法,自己孤家寡人那就再修煉出一個自己來為自己投胎轉世護道。

或者直接將第二元神轉世投胎,本體在第二元神還未有記憶的時候便將所有的記憶轉移給第二元神,這樣便能取巧的避開胎中之謎。

張陽心中念頭翻轉不休,最終還是冇能下定決心選擇哪種方法,因為不管哪種方法都需要極高的元神修為,遠不是現在的張陽所能達到的。

張陽心中定計之後又將直接的計劃從頭到尾過了三遍,確認冇有問題之後便定下心來認真修煉鬼仙法,早提將自己的元神提高至可以修煉第二元神的要求。

自此張陽白日裡使用飛劍演練劍術,有月的夜晚便接引太陰月華混合靈氣成珠,為自己將來的第二元神煉成一副載體。

無月的夜晚便吸收靈氣淬鍊元神強化自己的本源。將鬼魂不用吃喝拉撒睡的特性利用的淋漓儘致,不放過一絲一毫時間,早日練成第二元神便能早日重新做人。

每當張陽堅持不住的時候總是這樣激勵自己,一想到可以重新做人以及再次感受狂風吹到臉上的感覺便又充滿了乾勁。

春去秋來秋又去,冬歸夏至夏又歸。這座幽穀從張陽剛來時的枝繁葉茂到滿地金黃又到白雪皚皚又複歸枝繁葉茂已經變幻了數次,而張陽來到這座山穀已經有數個年頭了。

時間好似在這座山穀中留下了點什麼又好像什麼也冇有留下。此時的張陽的靈魂已經完全轉變為元神,隻是還不能如真人一般行動。帶著一點虛幻的感覺,常人一眼就能看出來不是真人。

“光憑這門鬼仙法將我的元神凝練成這樣已經是極限了,再如何修煉我的道行也不會有寸進了。

這門鬼仙法後麵定然還有內容,但是現在隻能如此了。希望能將第二元神修煉出來吧。”張陽的元神喃喃自語道。

“我的第二元神載體不是最佳的玄牝珠、乾天火靈珠和雪魂珠這類寶物,隻是自己凝練的一顆月華珠,實在不敢保證能成功,還是等晚上太陰月華旺盛的時候藉助太陰之力吧。”

張陽說完便挪開了密室頂上的一塊岩石,一束尺許方圓的陽光便從出現在密室中,照亮了密室的一尺之地。

張陽隨即將元神遠離陽光坐下,靜靜等待黑夜的降臨。

時間悄然而過,現在已是晚上,透過密室頂上的孔洞往天上看去,隻見一輪皎皎明月正懸掛於夜空之中,且夜空晴朗萬裡無雲,正是修煉第二元神的良機。

張陽取出月華珠伸手將其置於月光下,張陽將手收回那月華珠也不掉落隻是緩緩旋轉漂浮於半空。

張陽將自己的元神分出一絲寄托於月華珠中,藉助月華之力保持那一絲元神不崩潰。同時不斷吸納靈氣對那一絲元神進行淬鍊。

在太陽升起之前終於是將那一絲元神穩定了下來。

張陽在那一絲元神穩定了下來之後便專心將其淬鍊壯大。忽一日,密室中竟有兩個張陽相對而坐,一個虛幻一個通體發出淡淡光芒,直如一個人形月亮,正是張陽的元神和他的第二元神。

隻不過他元神和第二元神不能同時活動,但是兩個元神共享所有的記憶。

張陽準備近期就將第二元神送去投胎轉世。

同時出去打聽一下今昔是何年,在山中這麼長時間都不知道過去了多久,有冇有錯過峨嵋開府的日子。

待到晚間,張陽將第二元神變成一顆月華珠帶在身上,同時禦使清霜劍劈開堵在洞口的岩石,飛出洞府後便轉身將洞府劈塌。

再與清霜劍身劍合一化作一道十丈左右的劍光升上高空,盤旋一週找準方向後頭也不回的急速遠去。-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