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卻說張陽因為受了追雲叟白穀逸一擊耳光之後,心中憤恨不已,大家同為地仙,我憑什麼要被你打耳光不能還手?自己師父醉道人不僅不幫自己,還要自己委曲求全對仇人道歉。

越想越氣,一怒之下做出了背師叛教的決定,放完狠話駕馭劍光就走。

不多時張陽被天上的冷風一吹,忽地打了個激靈,自己怎麼回事?怎麼今日如此的衝動易怒?

師父醉道人教導自己這麼多年,待自己如同親子,自己剛纔怎麼就說出那樣禽獸不如的糊塗話來!

而且自己原本也並非是那種氣量狹小之人,今日吃飯時隻是被人上樓無意震落的灰塵汙穢了飯菜,就心中有氣要追上去教訓人家一頓?

到後麵更是捱了追雲叟白穀一巴掌之後,就氣的對醉道人口出不遜,更衝動的做出了叛教的決定。

自己今天這是怎麼了,怎麼表現的連自己都好像不認識現在的自己了。

張陽越想越是後怕,一時間思緒紛亂如麻,突然間張陽體內真氣暴走,在身體裡橫衝直撞,張陽的皮膚表麵也一突一跳的,彷彿裡麵有無數隻大老鼠在遊走不停。

張陽感受到自己體內的狀況,心中大驚:“我這是要走火入魔了!”

當下不敢怠慢,立即四下環顧找了一處僻靜無人的山澗便疾速的飛了過去。纔剛飛到半路就再也壓製不住自己體內暴走的真氣,整個人搖搖晃晃的往地上栽去。

此時張陽身體表麵已經變的跟煮熟的大蝦一樣一片通紅,毛孔間隱隱有鮮血沁出。卻是體表的毛細血管承受不住真氣暴走的壓力紛紛爆裂開來。

張陽嘭的一聲栽到地麵上,咬牙強忍住不讓自己昏迷過去,而失去控住的真氣依然在張陽體內橫衝直撞。張陽也痛苦的眉頭緊皺,不讓自己呻吟出聲。

張陽在迷迷糊糊之間卻聽見四外怪聲大作,時如蟲鳴,時如鳥語,時如兒啼,時如鬼嘯,時如最切近的人在喚自己的名字。其聲時遠時近,萬籟雜呈,低昂不一,入耳異常清脆。

張陽聽了這種怪聲,隻覺得心旌搖搖,入耳驚悸,在聽到有人叫自己名字時,忍不住就要脫口答應。

剛要有所動作,卻有一顆紅霞豔豔的寶珠自張陽頂門天靈飛出,灑下一片紅光照耀張陽的肉身和元神。正是乾天火靈珠自主護主。

張陽被這乾天火靈珠所發出的紅光一照,頓覺自己像是身處於溫泉之中,渾身暖洋洋的好不快活。

而且體內暴走失控的真氣也在紅光的照射下慢慢的平靜下來。張陽感受到自己體內的真氣開始複於平靜,不由得鬆了一口氣。這次還好有乾天火靈珠在,不然自己定難逃此劫。

就在此時那怪聲戛然而止,張陽正在四下尋找那聲音來源,卻忽然聽見東北角上發出巨響,驚天震地,恍如萬馬千軍殺至,讓張陽不由得跟著心潮澎湃,恨不得上戰場上去廝殺一番。

忙轉頭看去卻發現隻有虛聲,並無實跡,心頭不由大感疑惑,那聲響越來越近,耳聽著來到身前,忽然又停住,漸不可聞。

突然那東南角上卻起了一陣靡靡之音。張陽側耳傾聽,起初還是輕吹細打,樂韻悠揚。一會兒百樂競奏,繁聲彙呈,濃豔妖柔,蕩人心誌,讓人忍不住要發泄一番**。

東南角這裡淫聲靡靡,那西南角上同時卻起了一片匝地的哀聲,如喪考妣的悲哭,城破人死的哀嚎,天下皆赤的呻吟。聲音悲忿異常。

於此同時那西北角又傳來哈哈大笑之聲,聲音震耳,蘊含著莫大的喜悅。

倏地各種聲音全消,天地間隻餘一片寂靜,從極鬨到極靜,轉變的十分突兀,讓人心頭煩悶欲嘔。

可一轉瞬四下裡各種聲音又起,這次是大千世界無量數的萬千聲息,大至天地風雨雷電之變,小至蟲鳴秋雨、鳥噪春晴,一切可驚可喜、可悲可樂、可憎可怒之聲,全都雜然並奏。

不消頃刻,群噪儘收,萬籟俱寂。又忽見繽紛花雨自天而下,隨著雲幛羽葆中簇擁著許多散花天女,自持舞器,翩躚而來,直達張陽坐處前麵,舞了一陣,忽然不見。接著又是群相雜呈,包羅萬象,真使人見了目迷五色,眼花繚亂

張陽在東北角響起殺伐之聲自己轉頭看去卻空無一人之時便覺察不對,又一時想不起來哪裡不對,直到東南角又響起了靡靡之音時這才驚覺到,這分明是心魔來襲。

這心魔是為天魔的一種,其無真質,可隨意變幻外形,實乃修道人的第一剋星。

尤其是這心魔來不知其所自來,去不知其所自去,象由心生,境隨念滅,現諸恐怖,瞬息萬變。稍一著相,便生禍災,備具萬惡,而難尋跡。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著了道。唯一可抵禦的就隻有謹守心神,不為外界一切所動,我心不動而魔自消。

張陽想到此乃心魔來襲之後不敢怠慢,忙盤膝坐好將元神遁出天靈,懸於頭頂三尺之處,默運玄功。

那魔頭見七情六慾迷惑不了張陽,便收了神通另使一招,張陽隻覺得周遭景色驀然一變,從山川樹木轉變成了摩天大樓,而自己也回到了一架不斷旋轉的飛機上。

看著越來越近的地麵和地麵上驚慌失措到處亂叫亂跑的人影,張陽忍不住一提真氣,卻發現自己體內空空如也,又看到儀錶盤上反射出的自己身後那年輕的麵孔。

頓時恍然驚覺自己回到了自己身死之前的那架失控的飛機上,眼見身死之景又要再次上演。

張陽剛要帶著身後的菜鳥跳傘而逃,卻看到地麵上一連串的消防車和救護車追著飛機而來,與地上到處亂竄的身影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張陽見到地麵上的逆行者心中突然一驚,自己剛剛是怎麼回事!怎麼會忘了自己學習飛行時,教練就對自己說的‘豁出生命也要保護好人民的生命財產安全’這句話了。

當下張陽便不再猶豫,將身後的菜鳥彈飛出去,自己用儘畢生的力氣拉動拉桿。

飛機還是撞地了,爆起熊熊烈火,而張陽在撞地前看到飛機已經遠離了人群之後也鬆了一口氣。

驀地眼前一黑一亮,張陽發現自己仍完好無損的盤膝坐著,元神也在熠熠生輝,心中升起一陣明悟,原來剛剛隻是心魔模擬的幻境而已。

這魔頭果然厲害,自己一絲預兆都冇察覺到就被這魔頭拉入了其編織的幻境中。

張陽想明白此間種種皆為幻象之後。便將一切付之無聞無見無覺。一切眼耳鼻舌的魔頭來侵時,一到忍受難禁,便把它認為虛幻,潛神內照,反諸空虛。

張陽感應著周身發生的一切,又在心湖不泛一絲波瀾,任萬聲入耳,萬色迷眼,我自巋然不動。那魔頭果然由重而輕,由輕而滅。

張陽卻無一絲得意之念,以為來既無覺,去亦無知,本來無物,何必魔去心喜?

張陽神心空明,那魔頭便找不見一絲縫隙侵染。中間雖有幾次被那魔頭牽引萬念,但全仗張陽道心堅定,旋起旋滅,不留一絲痕跡。

開始還知道有己,後來並己亦無,連乾天火靈珠降落到天靈之中,都未有絲毫動念。不知不覺中,漸漸神光湛發,神與天會。

又感應到此方世界在不停的‘呼吸’,張陽心中若有所悟。道與魔,陰與陽都是此盛彼衰,迭為循環,從來無法全部消滅任何一方。

悟透此層,過不一會兒,便魔去道長,天魔的一派幻聲幻象一齊收歇。而張陽的元神光輝愈發朗照,此時張陽於冥冥之中照見諸般過去未來,映照己身,如掌上觀紋清晰可見,又如泡沫般轉瞬即滅。

不多時,張陽清醒過來,細細感悟了一番此次魔劫,發現自己因禍得福,道行又有精進。

剛剛於冥冥中映照出過去之時,發現早上在廬山同白骨神君交手之際,被其暗中做了手腳,施展了魔道手法。

引動、放大自己的七情六慾,讓自己不知不覺間就通過情緒傷了親近的人的同時也傷了自己,並且勾引自己背師叛教。

後來自己情緒劇烈起伏間,再通過其預先埋下的後手讓自己真氣暴走走火入魔,又勾引來心魔,內外二魔同至。要壞去自身的道行。

覺察到此次事件的前因後果之後,張陽一陣默然,一切後果皆有前因,此事由龍飛而起,必要以龍飛或自己之命而終。

想通此節張陽不由得發出一聲長歎,現在事已至此,再說什麼都已經晚了,自己能做的,隻有收拾好心情,調整好自己的狀態來麵對三仙二老的追殺吧。

至於回去道歉重入峨嵋,那是萬萬做不到的,大丈夫立於世間,隻要是自己做的,再大的後果也要自己抗下,哪怕此次並非出於本心乃是心魔所誘,但事情卻是自己親自做下的,敢做敢當方為男兒本色。-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