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張陽收拾好心情正準備離去之時卻發現自己當時胡亂選了個方向,竟然飛到了九華山的附近。

張陽看了看頭頂的星光,發現此時已經是亥初。猶想自己白日裡從這裡出去的時候還是那樣的意氣風發,不想一日未過便被人弄的背師叛教而出。

當下也不去那鎖雲洞,直直的往九華山金頂落下,找了一處僻靜的地方,在一塊青石上坐下,張陽仔細蒐羅著腦中的記憶,回憶自己可以拉攏哪些人,可以收羅哪些寶物用來對抗三仙二老。

又突然覺得那個白衣秀士十分熟悉,仔細回想起前世記憶,估摸那個白衣秀士應當就是髯仙李元化的大弟子白俠孫楠了,剛剛在碧筠庵時冇有看見他的身影,也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

張陽凝神一番思索之後心中有了定計,正要製定一個詳細的計劃時,腦後傳來飛劍破空聲。

張陽陡然一驚,嚇出一身冷汗,自己今日連逢大變,竟然大意之下被人近了身都不知道,還好身後放飛劍之人道行不高,不然自己縱有太乙五煙羅在身也要吃點虧。

張陽含怒出手,寒星劍隨心意出鞘,也不化成劍光,直接以本體向身後來人撞去。

嘭的一聲悶響,身後偷襲那人的腦袋已經爆開,紅的白的炸了一地,無頭屍身直挺挺的向後倒去。

張陽見其身上著裝認出此人乃是九華山金頂歸元寺裡和尚,那歸元寺有獅子天王龍化同紫麵伽藍雷音兩個厲害的異派劍仙。那獅子天王龍化更是龍飛的親弟弟。

張陽新仇添舊恨,直往歸元寺行去。不多時到得寺門口,見歸元寺大門緊閉。當下也不破門,直直的往大門上走去。

隻見張陽的身體在碰到大門時像是冇有阻攔一般直接從大門穿過,身後的大門卻一點都冇有破損。

張陽入寺之後找到方丈室,到得方丈門口卻聽到裡麵有二人正在密謀奪取後山醉仙崖的芝人。

隻聽得方丈內有一人開口說道:“前些日子我聽到後山醉仙崖那附近有山石崩塌之聲,我悄悄過去查探了多日,發現原來是一隻被往昔仙人封印的蛇妖被那齊漱溟的小兒子給放出來了半截,更巧的是,我在封印那蛇妖的不遠處發現了一個肉芝。那肉芝如果吃了可以省下我兄弟數百年的苦功。”

另一人迫不及待的說道:“果真如此?那我們速去將那芝人取來服用。”

張陽聽完心中暗動,想要先下手為強,將那芝人取到手,自己雖然用不到,但是以後或是給弟子用或是拿來收買人心都是不錯的。

當先也不與二人說話,一道金光閃過,獅子天王龍化同紫麵伽藍雷音二人連慘叫都冇能發出便歸了西。張陽搜了搜二人的身,隻有幾樣破爛法寶飛劍。當下連看都懶的看,便直接丟到法寶囊裡。

張陽出了方丈之後,也不架起劍光,直接縱身向醉仙崖趕去。張陽遠遠的便看到那醉仙崖那邊愁雲四布,彩霧瀰漫,冒出像煙和火一般的紅光。

張陽心知心知離那蛇妖出來還有一段時間,張陽不願意耽擱,欲要強殺那蛇妖,搶走芝人。

當下便隱住身形,逐尺逐寸的尋找起芝人的本體來。先是找到了一片碎石掩蓋之地,想來便是那蛇妖的藏身之所了。

張陽按捺住心神,準備找到肉芝之後再來收拾著蛇妖。

半個時辰後走到一處發現了一個山石縫。張陽往石縫內看時,原來裡麵是一個小小石洞,清香陣陣,從洞內透出。

隻見由洞中地麵上有一株靈芝仙草,五色繽紛,奇香襲人。其形如鮮香菌一般,大約一尺方圓,當中是芝,旁邊有四片芝葉。

張陽料想這便是那肉芝的本體了,如今不趁它還未出遊將其收取更待何時?

當下便取出一個長寬三尺高有六尺的青色石匣,正是張陽當初在取萬載空青時剝下的石皮煉製而成。

隻見張陽打開石匣,雙手掐訣,一時間將那靈芝仙草以及根部四尺方圓的泥土全部挖走,隻留下一個大坑留在洞裡,又在石匣上佈下層層法陣防止芝人逃跑。

那靈芝仙草被移走之後纖維消散,張陽便聞到一陣腥味傳來,四下尋找間卻發現石洞旁壁下伏著一隻怪獸,生得獅首龍身,六足一角,鼻長尺許,兩個金牙露出外麵,長有三尺。

張陽想到:“這個應該便是守護靈芝仙草的神獸了,不知道被誰殺了。這兩個大牙不錯,收了。這個獨角也還行,也收了。”

張陽見洞中冇有彆的東西之後便離洞而去,準備去找那蛇妖的麻煩,不多時便到了那處垮塌的地方。

張陽將寒星劍和青蛟劍同時祭起,寒星劍蓄勢待發,青蛟劍去將落石撥開。不多時便看見其中果然有一蛇妖,那蛇妖人首蛇身,有著一個女人腦袋,披散著一頭黃髮,蛇身是扁的,遍佈藍鱗。

那蛇妖早被張陽撥動石塊的動作驚醒,以為張陽是來救自己的,頓時喜不自勝,兩隻眼睛一閃一閃的,發出暗藍的光,不住的朝張陽點頭。

那蛇妖剛一露出頭張陽的寒星劍便已經電射而出,眨眼之間便已經在蛇妖的額頭上開了個洞,白色的腦漿從中汩汩流出。那蛇妖臉上還殘留著笑容。

張陽除掉蛇妖之後也不停留,直接破空而去。路上張陽想到自己帶著峨嵋根本法訣九天玄經叛教而出,妙一真人定然不會放過自己。

隻是妙一真人現在在煉那把金光烈火劍,無暇來找自己,等金光烈火劍煉成之後怕是就要帶著金光烈火劍來找自己清理門戶了。

以自己現在的道行是萬萬敵不過妙一真人的,更何論還有一把金光烈火劍!

當下張陽惶恐難當,連收取芝人的喜悅都淡了許多。

正煩惱間突然想到女殃神鄭八姑手裡的雪魂珠是金光烈火劍的剋星,張陽眼睛一亮,為了自己的性命著想,這雪魂珠必須要取到手。

那雪魂珠現在定然已經被女殃神鄭八姑取到手,此時她應該在小長白山隱居修道,走火入魔,心在身死,肉身不能轉動,需要廣成子練就的兩粒聚魄煉形丹才能恢複行動。

張陽不想多造殺孽,準備先去青螺峪處取得聚魄煉形丹,以幫助她恢複肉身活力為條件,換取她那顆雪魂珠。

如若那女殃神鄭八姑不肯,為了自己的性命著想隻好動手強搶了,畢竟死道友不死貧道。

現如今最主要的還是找到神手比丘魏楓娘,那神手比丘魏楓娘是廣明師太以前的得意門徒,廣明師太把平生本領不惜儘心傳授。

誰知那魏楓娘在XJ博克山十年冰雪寒風中,將廣明大師獨創的天山派法術學成以後,假說奉了師命,到西南各省收羅弟子,光大門戶。

其實卻是仗著本領,到處淫惡不法。又收了西川的黃驌、薛萍、錢青選、伊紅櫻、公孫武、厲吼、仵人龍、邱舲等男女八魔做徒弟,開始胡作非為起來。

廣明師太從XJ博克大阪趕到四川尋她清理門戶時,被她夥同XZ魔教中一名叫布魯音加的番僧埋伏,布魯音加暗中用烏鴆刺廢了廣明師太左臂。

廣明師太逃出來後,因為好勝的性格不好意思尋人報仇,隻得裝聾作啞。神手比丘魏楓娘見師父都不敢管她,便開始無惡不作起來。

張陽心想自己隻知道神手比丘魏楓娘在青螺峪建了一座魔宮,可那青螺峪該怎麼走卻是不知。

突然想起神手比丘魏楓孃的師叔廣惠大師帶著餘英男住在成都附近的解脫庵,廣惠大師必然知道青螺峪的位置。

當下決定先去成都解脫庵,找到神手比丘魏楓孃的師叔廣惠大師,打聽明白青螺峪的位置再想辦法從神手比丘魏楓娘手中取得聚魄煉形丹。

主意既定,便要駕馭劍光向成都趕去,可抬頭一看天色才子末醜初,現在趕到成都也不過在寅時左右,家家戶戶都在安睡,找誰去打聽解脫庵?

張陽便收起飛劍,駕起雲頭慢慢朝成都趕去。一時間張陽穿雲禦風,憑臨下界,所行之處,俱是崇山大川,一些重岡連嶺,宛如波濤起伏,直往身後飛快的退去。更有長江蜿蜒,像是一條玉帶,在月光照耀下,閃動著粼粼波光。經過波平浪靜處又完整映照出天上的殘月,乍起江風吹皺江水,又碎成無數銀塊。

張陽有時穿入雲層,身外密雲,被身體撞破,靉靆(àidài)氤氳,滾滾飛揚,成團成絮,隨手可捉。

張陽看著眼前之景不由的興致大起,伸手去抓身邊的白雲,白雲入手張陽便感到手中抓取之物又輕盈又虛幻幾乎冇有絲毫重量。

張陽將手展開,依稀還能見到一絲一縷般的痕跡,轉眼間便消散,手掌上隻留下一陣清涼濕潤,在提醒著自己剛剛發生的一切不是虛幻。張陽冥冥間有所感悟,但又抓不住是什麼。

張陽也不去想,時機到了自然便能抓住。不一會兒張陽便飛出雲外,翱翔於夜空之下,隻見東天一輪下弦月散發著清冷之光,灑滿麗空,照在雲層上麵像是把雲層鍍了一層純銀。

張陽藉著月光抬首望天,隻覺這夜空一亮無際,下方的城郭山川,均在眼底,如觀螞蟻之城。

張陽不由自主的進入早間心魔來襲時,自曾進入過的神識與天地交會的狀態,這個世界的山川河流草木,日月星辰清風均與自己發生共鳴。我悲世界哀,我喜天地樂。

一時間張陽感到胸襟壯闊,一股浩蕩之氣縈繞胸膛。而那迎麵似刀劈來的浩浩天風,像是要把張陽無儘的愁思也給斬斷一般。當下張陽隻覺得靈感如泉湧,不斷彙聚在心間。

張陽吟完隻覺得真氣翻滾,元神不住的跳動,隨著元神跳動的頻率不斷變化,張陽感應到無量時空外有一處比現在所處的世界更高級的世界。玄玄冥冥,不可描述。

張陽心知這便是那靈空仙界了,不敢怠慢,抓住這難得的機會用心進行體悟。-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