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張陽事已辦完,便不再逗留。

飛身駕雲往成都而去,不多時便已到得成都左近,止住雲頭看到道邊有一個茶攤,有三五路人在那歇腳,張陽於無人處落下雲頭。

用幻術將自己的衣著頭髮做了掩飾之後這才向那處茶攤行去。

走近後發現那處攤子很小,隻有四張桌子,老闆是個六十來歲佝僂著背的老頭,一個人又當掌櫃又當夥伕又當小二的支撐起這個攤子。

那幾個茶客想來是這家的熟客,互相說笑間一個滿麵風霜,臉色黝黑的中年男人,對正在灶台間忙活的老頭喊道:“老查頭,再給我裝十個饅頭帶走。”

那老查頭聞言,頭也不抬,對發聲的那人問道:“這馬上就要上元節了,不在家過完節再走?”

“嗐!乾我們這行的,哪有什麼節日可言,能在家陪婆娘孩子過個年已經是心滿意足了。”那人搖頭回道。

老查頭聞言點點頭不再說話,轉身給那人裝饅頭。

旁邊的茶客聽完二人的對話,小聲的對那要饅頭的人說道:“以後少在老查頭跟前說婆娘孩子吧,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老婆孩子全死在狗韃子的手裡了。”

那人聞言點頭道:“我省得,我知道他一個這麼大年紀的鰥夫存活不易,每次都從他這裡買饅頭,不然家裡婆孃親手做的不香嗎?”

“可人總要麵對現實之後才能活出自我啊,在做的各位誰不是從那場大亂中僥倖活過來的,誰家冇有傷心事。可不還得拚儘全力去活著嗎?”

“妙!這位老哥說的好啊。”

眾人見身邊突然傳來說話聲都嚇了一大跳,急忙往聲音來處看去,之間不知何時來了個年輕男子,站在自己幾人旁邊。剛剛的話便是此人所說。

張陽見幾人都看向自己,便對著幾人抱拳一禮,問道:“在下乃是外地人,一直聽聞這成都附近有個解脫庵,裡麵的素齋很是有名,在下早就想嘗試一二而不可得,在此想跟各位打聽一下,這解脫庵該怎麼走?”

幾人見張陽是找自己等人乃是問路的,其中一人便笑著對張陽說道:“你這後生怎麼走路都冇聲兒,把我們嚇的一跳。問路你找他,他是個腳伕,經常走南走北,這成都附近地界他都熟。”

說罷便將手一指,正是那個滿麵風霜,臉色黝黑的中年男人,原來是個腳伕,怪不得風霜滿麵。

張陽對眾人做了個環揖道了個歉,又單獨對那腳伕抱拳問道:“敢問這位老哥,可知那解脫庵該如何走?”

那人慌忙對張陽擺手道:“不必如此,不必如此,那解脫庵在那華岩堠附近,裡麵的素齋確實是一絕。”

“那華岩堠離成都城隻有十幾裡,你沿著這條路一直走,到第二個岔路處往右一直走就能到了。”

張陽見這人把路說的如此詳細,省了自己不少功夫,便取出一角碎銀放在櫃檯上,對那人說道:“有勞這位大哥了,諸位這頓由我來埋單。”

轉頭對那老查頭說道:“老丈看看這些銀子夠不夠付這幾位的茶錢。”

那老查頭聞言走過來先是看了看銀子的成色之後,再用小秤稱了稱之後纔對張陽說道:“夠了,還略有餘錢。”說罷便要拿出剪刀去剪銀子。

張陽見狀趕緊阻止,對老查頭說道:“餘錢便給這位大哥都換成饅頭吧。”

說罷不待幾人出言便轉身上路,不一會兒便不見了身影。

張陽到瞭解脫庵之後發現庵門大開,有個十來歲的少女背朝自己正在庵內院子裡練習拳腳,看她身懷仙根仙骨,想必便是餘英男了。

張陽不願闖庵,便在門口喊道:“不知廣慧師太可在庵內?在下有事請教。”

那小女孩聽到門外有人說話趕緊停下身形,轉動腦袋朝著庵門外看了一眼,見門外是個留著前朝髮型的年輕男子,便“呀”了一聲趕緊向屋內跑去。

過了一會兒從後麵轉出個佛婆,見到張陽仍在庵門外等待,便出聲問道:“尊客是從哪裡來?為何還留著這前朝的頭髮,讓那胡奴知曉,怕是就要大禍臨頭了。”

張陽聞言不由笑道:“老人家,不妨事的,我隻問幾句話便走,不知廣慧師太可在家嗎?”

那佛婆聞言不由歎息一聲,說道:“尊客快些進來吧,不要讓旁人見到了。”

張陽見這老佛婆十分懼怕,便說道:“老人家,我已經用了障眼法了,除非我想讓人看到不然不會有俗人能看到的。你不要擔心。”

那佛婆聽完半信半疑,帶著張陽進瞭解脫庵,轉到庵後臥房卻發現廣慧師太臥在床上,病得不輕的樣子。

不由大感疑惑,以廣慧師太的道行,百病不生不敢說,但有真氣支撐也不至於臥床不起,當下便詢問了一番廣慧師太的病情,以及是否需要幫助。

那廣慧師太見張陽問及自己的病情,不敢說出實話,隻是對張陽敷衍道:“貧尼因誤食山中藥草,真氣走岔所以病倒,隻需調養一段時間便可痊癒,不勞大俠關心。”又接著問道:“不知大俠何人,來找貧尼有何事?”

張陽聞言知道廣慧師太在說謊但也不點破,對廣慧師太說道:“我名張陽,此次前來是想跟師太打聽一個人,不知師太可知青螺峪該怎麼走?”

廣慧師太聽到張陽自報姓名,還在思考此人是誰,便聽到張陽問起青螺峪該怎麼走,這下剛好觸到廣慧師太痛點。當即厲聲喝問道:“尊駕到底是何人,找貧尼打聽青螺峪作甚!”

張陽一聽廣慧師太的語氣不對,便知廣慧師太誤會自己是去投靠魏楓孃的人了,當下便出言解釋道:“師太不必動怒,在下隻是去找那魏楓娘借點東西罷了!至於我的來曆,現在實在是不方便透露。等東西借到之後,便來向師太請罪。”

先前練拳的那個少女在外麵聽到自己師父發火趕緊跑進來看看情況,見到二人並未動手這才放下心來。隨即又擔憂的看著廣慧師太。

廣慧師太看到自家徒兒擔心的目光,心中一暖,當下強忍著怒火對張陽說道:“尊客請回吧,貧尼不知道那青螺峪在什麼位置。”

張陽見到還是說不通廣惠師太,也有些無奈,但是此事關係到自己的生死,必然是不可能放棄的。正要強逼廣慧師太就範,卻突然想到這個少女曾傷了魏楓娘座下八魔,魏楓娘會來此處尋仇。

便開口說道:“師太,令徒還未學得劍術吧,想必師太是看令徒資質上佳,不願用旁門的劍術耽誤她的前途吧?我可以保令徒至少得一個地仙道果,來跟師太換取這個訊息。”

話音剛落那個少女便將目光直勾勾的看著廣慧師太,廣慧師太看到自家徒兒如此模樣不由得在心裡長歎一聲。-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