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廣慧師太見自家徒兒聽到張陽的話後十分動心,不由在心底歎了口氣,對張陽說道:“尊客還是回去吧,小徒日後定是會拜入峨嵋得一個正果的,就不勞尊客費心了。”

張陽見這廣慧師太油鹽不進也有些頭痛,冇想到自己計劃的很好,卻在第一步就卡住了,頗有些無奈。當下便低頭沉思到底是哪出了問題。

廣慧師太見張陽低頭不說話,正要讓佛婆送客,卻從門外直闖進來一個女子,見到廣慧師太便語氣不善的開口問道:“我那座下弟子可是你這老不死的傷的?”

廣慧師太聲音低沉的說道:“貧尼因誤食山中藥草,已病倒十來天了,這期間不曾外出過。怎麼會去傷了你神手比丘的弟子呢?”

原來張陽在一旁聽的明白,知曉來的這個女的就是那神手比丘魏楓娘了。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神手比丘魏楓娘見廣慧師太否認,又一臉病容不像是作假,便介麵說道:“你說不是你,那一定是你收的那個女花子了!會用這一種梅花針的,隻有我師父廣明同你這個老不死的,休想狡辯。”

神手比丘魏楓娘說完便要伸手去抓那少女,還未碰到那少女的衣角就被旁邊之人出手擋住,順便將那個少女拉到身後。定睛一看出手之人正是剛進來時就注意到的那個英俊男子。

魏楓娘本想逼問出凶手之後再對這個男子下手,不料這個男人年紀雖輕,道行確實不弱。

如此輕而易舉的將自己突然出手的一擊擋下,當下也不敢繼續動手,而是出言問道:“不知這位朋友和這老不死的是什麼關係?為何要阻我?”

張陽見魏楓娘開口詢問自己,便對魏楓娘說道:“在下張陽,此次前來本是想找廣慧師太打聽一下青螺峪的位置,不想在此能遇見神手比丘,想跟神手比丘借用一下廣成子遺留的玉匣。在下日後定有後報。”

魏楓娘見張陽是專門為自己而來,不由得心中大怒,又聽到張陽是要借用廣成子的玉匣,那廣成子的玉匣自己到現在還冇能打開呢,你是什麼東西就來問我討要?

正想發怒卻又看到張陽英俊的臉龐,心中一轉,對張陽說道:“要借給你也不是不可以,隻不過…”

張陽聽見魏楓娘願意借給自己連忙問道:“隻不過什麼?還請神手比丘直言相告,能做到的在下絕不推辭。”

魏楓娘吃吃的笑道:“我要你做我的麵首,跟我回青螺峪服侍的我舒服了,我便將那兩件東西借給你。”

張陽聞言眉頭一皺,立馬開口說道:“此事不行,還請神手比丘換一個條件。”

魏楓娘見張陽拒絕,立馬冷下臉來,對張陽說道:“你做不到就滾,等你做到了再來找我,若不是看你生了一副好皮囊,我現在就把你殺了。”

張陽聽聞此話也冷下臉對魏楓娘說道:“冇有彆的選擇了嗎?”

魏楓娘聞言以為張陽迴心轉意,當下又變幻了一副高興的麵容對張陽說道:“你生的如此英俊,跟著我,我是不會虧待你的。包你吃香的喝辣的還有人伺候。”

張陽聞言也不再答話,左肩微微一晃,一道金光便電射而出,直奔魏楓娘而去,那魏楓娘見張陽發出飛劍,剛要去躲,卻發現那飛劍速度極快,心中剛有躲閃的念頭時金光便已經臨身。

廣慧師太隻見張陽的飛劍剛發出,魏楓娘便軟軟的倒在地上,冇了氣息。魏楓娘額頭上這時纔有一道紅線浮現,漸漸變粗,隨即殷紅的鮮血不斷的流出來。

那少女見張陽一言不合便殺了人,嚇得發出了一聲驚呼。隨即又意識到什麼死得緊緊捂住隻見的嘴。

那廣慧師太見魏楓娘被人一劍就給殺了,連還手之力都冇有,連病都顧不得再裝下去了,坐起了身子。

張陽對同樣嚇呆的廣慧師太說道:“師太,對不住了,一時冇忍住,弄臟了你的地方。”

那廣慧師太連聲說:“不礙事,不礙事…”說完又張張嘴不知道該說什麼。

張陽見狀對廣慧師太一笑說道:“這神手比丘魏楓娘想要斷我道途,被我斬殺於此,師太不會怪我出手太重,讓師太冇了清理門戶的機會吧?”

那廣慧師太見神手比丘魏楓娘已死,當下心頭大患解除,不由出聲問道:“尊客到底是何人?”

張陽見廣慧師太再次發問,有些不耐煩,但想到還要此人提供青螺峪的位置,當下便耐住性子說道:“在下名叫張陽,還請師太告知青螺峪位置。”

廣慧師太見張陽不像是說謊,便在心中仔細回憶有哪位前輩高人是叫張陽的,想了半天也冇想到。便開口問道:“請恕貧尼眼拙,實在冇聽過前輩名號,還請前輩告知。”

張陽聽完頓時明白過來,原來這廣慧師太把自己當成是返老還童的老怪物了,當下不由得有些苦笑不得。對廣慧師太說道:“師太不必亂猜,我並非是返老還童的前輩高人。”

頓了頓,才接著說道:“我之前在峨嵋醉道人門下學道,昨日剛背教而出。”

廣慧師太聽說張陽不是前輩高人驚訝的嘴巴都合不攏了,顧不得失禮便開口詢問道:“不知道道友今年幾何?如今是何境界?”

當其得知張陽年不過三十便已經是地仙老祖了更是驚得喃喃自語:“世上怎會有修煉如此之快的人?”又突然想到張陽說自己昨天背教而出,連忙問道:“尊客如此天賦如此道行,怎會背教而出?”

張陽見廣慧師太問起,便將自己中了白骨神君的魔法,再被追雲叟白穀逸一耳光抽的勾動心魔,從而在心魔的引誘下做出背師叛教的事說了一遍。

那廣慧師太聽完之後,開口說道:“如此說來,此事也不完全是道友的過錯,道友完全可以回去和醉道友以及妙一真人說明情況,未必不能重入峨嵋。”

張陽聞言,不禁歎了口氣,對廣慧師太說道:“有道是破鏡難圓,覆水難收啊。就算回去了,大家心裡還是會有根刺,平時可能會隨著時間的流逝意識不到它,但是它總是會在你要忘記它的時候浮出來狠狠的刺你一下,讓你恍然驚覺。”

廣慧師太也不再勸說張陽,而是指著那少女對張陽說道:“這是小徒餘英男,幼遭孤露,五六歲被惡嬸趕將出來,被我和我師兄二人撿到。我二人算出她不是我等的徒弟,又見她與我有緣,便將她撫養長大,傳了她一些功夫,並未教她練氣之法。”

“我不久便要圓寂,但算出她後麵尚有諸多劫難,稍有不慎便會身死魂滅!我對此十分憂慮”廣慧師太看著餘英男說道。-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