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張陽聽聞那少女果然是餘英男,又聽到廣慧師太說餘英男日後會有災厄,頓時明瞭。

開口說道:“昔日長眉真人有言‘吾道之興,三英二雲’令徒英男便是其中一英,令徒今後雖有災厄但卻有驚無險。”

“不過如今天機混亂,已經無法具體推算出後麵的事了,畢竟未來瞬息萬變,誰也不敢說能算儘未來。”張陽又開口說道。

餘英男聞言卻是轉身對張陽拜倒,口中說道:“還請真人出手救救我師父。”

張陽還未答話,那廣慧師太便開口說道:“你這傻孩子,在說什麼胡話,為師這是天數已儘,必須要圓寂轉劫,非人力所能強留的,你若有心的話,就等你修煉有成之後前來度我。”

“師太說的極是,你要是真的想救她,就好好修煉,等道行高深之後再去度她”張陽聞言點點頭,對餘英男說道。

“還請真人收我為徒,我願拜入真人門下。”餘英男見師父和張陽都如此說,知道廣慧師太後麵的圓寂是不可避免的了,便想著拜入眼前之人門下。

說自己後麵可能會拜入峨嵋,但峨嵋弟子良莠不齊,不一定能拜到一個道行高深的師父,今日眼前就有一個道行深厚的峨嵋弟子,何不抓住這個機會?

張陽看見餘英男想要拜自己為師也是心中一動,自己正需要幫手對抗峨嵋,信得過的幫手不好找,自己培養也是一條路子。

當下便揮袖將餘英男抬起,對餘英男說道:“我還未曾收過弟子,今日見你天資心性俱是上佳,也是十分欣喜,本不欲拒絕你。”

頓了頓接著說道:“奈何我尚有一劫未過,那峨嵋掌教妙一真人,正在東海祭鍊金光烈火劍,無暇分身,等他煉成此劍便要前來找我。我不願牽連於你,等我度過這場大劫之後我會來找你。到時候若你還願意拜我為師,我便收你為弟子。”

餘英男聽完大聲說道:“我願意的!”

張陽聽完從腰間法寶囊掏出一枚玉佩,向裡打入了一道真氣,交給餘英男說道:“好孩子,我算出你明年有一場大劫,到時候我不一定能來救你,這枚玉佩裡有我一道真氣,你隨身帶好,可保你一命。”

又對廣慧師太說道:“還請師太告知青螺峪的方位,我卻有要事要去一趟。”

廣慧師太聞言不再猶豫便將青螺峪的方位詳細告知張陽,張陽聽完之後,一揮衣袖就將地上魏楓孃的屍體收了起來,對廣慧師太說道:“魏楓孃的屍體我還有用,便收走了。”

“各位,告辭了。”話音剛落,張陽的身軀便慢慢淡去。

餘英男見張陽消失不見,摸了摸張陽給她的玉佩對廣慧師太問道:“師父,地仙是什麼境界啊?”

廣慧師太聞言出聲說道:“達到煉神返虛境界的修道人稱為地仙,這個境界的修道人已經有開宗立派,成為一方老祖的資格了。資質好的百餘年可以修到地仙。”

頓了頓又接著說道:“像剛剛那人不到三十便成就地仙,其資質、悟性、機緣無不是頂級,就如同當年的長眉真人一般,是天地的寵兒,一個時代的天驕。隻要不中途夭折是必然要飛昇靈空仙界的。”

餘英男聞言不由出聲道:“那他能度過這場大劫嗎?”

廣慧師太語氣幽幽的回道:“也許能也許不能,目前天機混亂,便是佛祖也不能前知所有的事。何況是我呢!”

卻說張陽離瞭解脫庵,直奔川邊康定雪山而去,原來那青螺峪伏處萬山深穀之中,離康定雪山不遠,在大烏拉山的西北。既然知道方向,張陽便馬不停蹄的奔赴青螺峪而去。

張陽到得彼處發現山連山,山套山,如龍蛇盤糾,蜿蜒不斷,望過去何止千百餘裡,若是不知路徑,萬難找到那青螺峪。

當下便順著廣慧師太的指引找到青螺峪,發現是一片連片的宮殿,張陽知道那藏有丹藥的玉匣藏在大殿寶座下的地穴裡。

無奈張陽不知道哪個纔是藏有玉匣的大殿,當下便隱藏起身形,用起笨辦法,一座一座的大殿找過去,在找到第三座宮殿時便已找到那處地穴。

張陽見那處地穴有妖法阻擋,怕強行破陣會徒增麻煩,便留下第二元神在附近看著,自己飛身出去在外麵隨便找了個山頭,取出魏楓孃的屍體。開始搜檢魏楓娘身上有無記載那妖法的道書。

張陽在魏楓孃的身上摸索的一陣,取出飛劍兩口,劍光顏色青黃,看了一眼便不再關注,丟在法寶囊裡,又摸出道書若乾。

便打起精神將所有道書都大略翻了一遍,並未有發現有道書記載如何破陣,頓時大失所望,一揮袖發出一道烈火將魏楓孃的屍身火化。離開了這裡找一處隱秘之地,等那八魔落單。

等了約有三天,就在張陽快要不耐煩的時候,那大魔錢驌正好出來,張陽見狀趕緊縱身到錢驌身前,收斂氣息躬身問道:“前方可是大魔錢驌錢大爺當麵?”

那錢驌見有人攔住自己,掃了一眼發現修為不高便不耐煩的說道:“是你家大爺,你找大爺有何事?”

張陽拿出一支得自魏楓孃的簪子對大魔錢驌說道:“小弟陳光,小弟日前在成都遇見神手比丘,得蒙神手比丘青眼,收歸門下,又因神手比丘在成都調查傷了邱舲的賊人脫不開身,特命小弟攜帶此簪來青螺峪尋找大魔錢驌。”

頓了頓,張陽模仿魏楓孃的語氣說道:“見到錢驌,讓他打開地宮,檢視天書是否還在,查明之後速速回來稟告於我!”

說完便對錢驌催促道:“小弟頭次入的神手比丘門下,這是第一次辦事,還請錢大哥幫幫忙。”說完便取出一把品質一般的飛劍遞給錢驌,“這是小弟無意間得來的飛劍,今日便做見麵禮送予錢大哥。”

那錢驌見張陽如此懂事,樂得眉開眼笑,拍拍張陽的肩膀說道:“很好,你小子很識趣,以後我會替你在師尊麵前美言幾句的。”

當下讓隨行之人就在此地等候,自己帶著張陽返回青螺峪,不多時,便已經到得那座大殿,錢驌見四處無人,便施展法訣打開妖法,取出得自鼎湖的玉匣。打開之後裡麵赫然有一本用金蝌玉章寫就的天書。

張陽暗暗記下那錢驌的手法及行氣路線,待到看到天書仍在裡麵後對錢驌說道:“我事已辦完,馬上便要回成都覆命,錢大哥要與我一同出去嗎?”

錢驌對張陽說道,你先去吧,我把東西放回去再走。-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