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快抓住那小畜生,他就在前麵。”“不要讓這小畜生逃了,跑了他,回去大人定要剝了你們的皮。”

“為了這小畜生我們折損了十幾個弟兄,等抓到這小畜生爺爺一定要好好炮製他。”

已近子時,昔日人跡罕至的山林中仍有星星點點的火光在不斷的搖曳著,原來是一群左手舉著火把右手提著刀的江湖莽漢在追人。

隨一陣陣的呼喝聲不斷傳來,從茂密的樹叢中躥出個滿頭大汗,嘴唇蒼白乾裂,衣衫破爛渾身血跡的狼狽身影。

看他蒼白的臉色,走形的動作便可知此人已經是精疲力竭了。

張陽暗自發狠:“若不是冇了法力,怎會被爾等追殺,還丟了飛劍。”

原來那夜張陽練成第二元神之後又修煉了兩年將第二元神修的進無可進之後便出山準備找個合適的人家讓第二元神進行投胎。

從深冬找到暮春,纔在應天府附近找到合適的孕婦進行投胎。

為何要這麼久,原來張陽經過多番偷聽比對發現這時已經是崇禎八年了。

李自成等人在中原燒殺擄掠,所到之處寸草不生,不要說找何適的孕婦了,連找到個活人都難。

冇奈何張陽隻能往南北二京人多的地方找找,看看能不能找到合適的孕婦。

張陽本來是準備往順天府去的,因為那裡的大明的首都,人口眾多,生活水平相對較好。

但是又想到自己轉世成嬰兒後體弱無力,而崇禎九年之後北方將會有一次大範圍的鼠疫,死人無數,自己這小胳膊小腿的,抵抗力弱,極有可能中招。

於是便改變主意去南京應天府投胎,在問明瞭方向之後便駕馭飛劍朝著應天府的方向飛去。

在離南京城還有二十餘裡的地方元神冥冥有感,感應到自己的機緣就在附近,於是趕緊禦使劍光悄悄在附近轉了一圈。

發現官道上一隊有十餘輛車的車隊,四輛裝飾華麗且頂上帶篷,其餘車輛均裝滿木箱。

仆人丫鬟加起來有二十餘人。想來主人家必是個大戶人家。

感應到第三輛車裡有個身懷六甲的孕婦,想來機緣便應在這個孕婦身上了。

於是觀察一下天色,發現已是黃昏時分,便悄悄跟在車隊後麵,準備等夜深人靜的時候便投胎到這個孕婦的肚子裡。

很快車隊在離南京城十裡的一處驛站停下休息,張陽暗暗記下那孕婦歇息的房間,靜下心來等人都歇息。

張陽估摸著已經是亥時,那孕婦的房間早已熄燈多時,想來已經安歇。

便將元神化作一陣清風飄向那孕婦的房間,從窗戶縫中擠了進去。

張陽元神將房間一掃,發現床上側躺著一個二十七八歲的孕婦,地上打著地鋪躺著個十六七歲的小丫鬟,睡得正香。

看孕婦的年齡張陽判斷其之前應該有過生育,不是第一胎。再根據肚子大小推測大概有四五個月的身孕,此時胎兒快要成形。

算上融合時間半年差不多夠了。張陽隨即滿意的點點頭,那就是你了。

隨即便取出月華珠,化作第二元神,將那第二元神往那孕婦的肚子上一推,瞬間第二元神便化作一道流光飛入孕婦肚中。

感受到第二元神投胎成功,張陽將元神寄托於清霜劍中控製清霜劍化作一把寸許長的小劍飛入那孕婦的簪子裡藏好。

時間轉眼便到了端午,城裡家家戶戶都開始包粽子,節日的氣息沖淡了對闖賊的恐懼。

張陽也趁這段時間瞭解到了自己投胎的這戶人家也姓張,爺爺乃是南京六部裡兵部的一個小吏。

雖是一個小吏但也在這繁華南京城裡有著一處三進的院子,養著幾十號仆人。

髮妻早亡,隻有一個兒子,卻已經有了兩個孫子,一個孫女,加上兒媳婦肚子裡馬上還要再生一個也算是兒孫滿堂了。

這日一早,女兒就吵著要包粽子,張陽的母親便挺著一個大肚子帶著女兒在廚房包粽子,那兩個兒子覺著無聊也來廚房玩耍。

忽然那大兒子用手抓起一根粽葉當劍去刺二兒子,二兒子不甘示弱也奪起一根粽葉和大哥打鬨起來。

那兩個兒子一個六歲一個五歲,正是人嫌狗憎的年紀,正玩鬨間。

老二突然被老大推了一下,這一下直接把老二推了一個踉蹌,直直的撞在了孕婦肚子上。

那孕婦當時便覺得腹痛難忍,連忙喊道:“小翠!小翠!”“少夫人,你怎麼了?”

那名叫小翠的丫鬟急急忙忙跑進來:“夫人你怎麼了,是不是要生了!”

“快去通知老爺公子,少夫人要生了!”小翠隨即朝外麵的下人叫了起來

聽到訊息的張老爺和張公子趕緊趕到廚房將張陽的母親送到臥室,一邊吩咐廚房去燒熱水,一邊安排人去請穩婆。

張陽的元神本躲在那孕婦的簪子裡休息,誰想這兩個兄長這麼調皮。

敢在快要臨盆的的母親麵前打鬨,導致母親動了胎氣,導致自己的肉身早產。張陽不得不施法穩住自己母親的生命體征。

好在不過片刻那穩婆已到,一邊將男人趕出去一邊安排人手取來熱水毛巾等物。

那張氏一直嚎到了午時才終於將張陽給生了出來。那穩婆仔細一看,是個帶把的,馬上大喜,這下賞錢少不了了,興沖沖開門往外跑去。

“恭喜張老爺,恭喜張公子,母子平安,少夫人生了個男孩。”

那張老爺一聽是個男孩,大喜過望,馬上轉頭對下人說,“帶王婆婆下去領五兩銀子賞錢。府裡所有人賞錢一兩!”

那穩婆一聽賞錢有五兩高興的直把嘴咧的能看見後牙根,嘴裡不住聲的說著恭維的話隨著下人下去領賞錢去了。

隨後有丫鬟將張陽擦乾淨用被子裹住抱了給張老爺他們看,隻見這孩子剛出生就有尋常孩子兩三個月大,閉著眼睛,不哭也不鬨。

張老爺越看越喜,旁邊張陽的父親直催促張老爺趕緊取個名字,那張老爺一聽便開始低頭苦思冥想起來。

張陽見狀趕緊給張老爺傳出一道暗示:“張陽。”

隻見那張老爺一拍手,“有了,就叫張陽。”

張公子趕緊問道:“爹,這名是什麼意義啊?”

那張老爺大字不識幾個,哪知道有什麼意義,突然肚中一陣饑餓。

原來剛剛太過於緊張冇發現連午飯都忘記吃了,張老爺靈光一閃。伸手就往張公子腦袋上拍了一巴掌:“早叫你多讀書就是不聽,你想想今天是什麼日子!”

“端陽節啊。”那張公子仍不明所以,氣的張老爺又拍了張公子一巴掌。“你兒子端陽節出生的,名字叫張陽,紀念他出生的日期。”

那張公子聽完頓時一豎大拇指,“妙啊,爹你這名字起的真好!”

那張老爺輕撫頜下鬍鬚,對兒子的吹捧很是受用。

“吩咐廚房開飯,咱爺倆好好喝上一杯慶祝一下”張陽那便宜父親一聽到酒,眼睛立馬亮了起來,拉著張老爺就往外麵走。

張陽的元神在一旁聽完這父子倆的對話,又看了看虛弱得睡了過去的母親。

對自己投胎到這個家的決定產生了懷疑。一時間竟不敢將記憶轉移到第二元神裡。

但是看到自己母親連睡著了嘴角都帶著笑,便咬咬牙,轉身冇入了嬰兒身體裡。

等張陽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過去了三年,原來嬰兒的大腦無法承受張陽兩個元神的存在,為了防止被張陽龐大的記憶和思考強度將腦子燒壞,便自動將張陽的元神裡的記憶封印。

但即便如此,張陽的元神也在無時無刻的影響著嬰兒的發育,使得張陽自小便聰慧異常,讓父母爺爺十分喜愛。直到張陽三歲的時候大腦發育基本完全才逐漸找回記憶。

張陽為了後麵能再順利踏上仙路,自覺醒記憶後便不間斷的讀書習武。

努力使自己更好的融入這個世界,瞭解這個世界的文化才能更好的在這個世界修煉。

然而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在張陽十歲那年,闖賊攻陷了BJ城,崇禎皇帝自縊於煤山。

福王在江南縉紳的擁護下在南京登基為帝,改年號為隆武。

隆武皇帝登基後為了維護統治,開始大肆提拔自己的人手。

然而很不幸的是隆武皇帝的一個嫡係臣子看中了他家的三進院子,想要一個大錢強賣過來安排給自家子侄。

本來那官兒隻是要一個院子,冇想要張陽全家人的命。

可是張陽的大哥正是血氣方剛的年紀,受不了自家的房子被人強取豪奪,跟來收院子的人廝打了起來。

好巧不巧的失手將那大官兒的子侄殺了,這下可捅了大簍子了。

那官兒聽說這事先是搞掉了張老爺在衙門裡的工作。冇了衙門的庇護那官兒便開始動用明裡暗裡的手段準備搞垮張家。

先是大孫子因為故意殺人坐了牢,第二天就不明不白的死在牢裡,張陽母親受不了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打擊加上生張陽時落下了病根也隨之撒手人寰。

冇多久張陽家中便在夜裡失了火,全門老小冇有一個逃得出來。僅剩一個張陽在城外給母親母親守孝而躲過一劫。

而後那大官聽說還漏了一個十歲的小娃娃,便安排隨從去斬草除根,那隨從懶得去殺一個十歲的小孩子,便花錢找了一些地痞流氓去殺了張陽。

哪知張陽年紀雖小,但平時的鍛鍊卻不少,更加之有意學習。所以派來的人連三招都冇撐住便被張陽斬殺。

那隨從發現地痞流氓事冇辦好,命也給丟了,便在江湖上重金收羅亡命之徒去追殺張陽,從南京地界一路追到九華山裡,便出現了開頭的那幕。-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