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我還是覺得…”齊靈雲見朱文被喝止,不由再次出聲道。不料話還未說完便被苦行頭陀打斷。

“好了,此事就到此為止吧,休要再提了,我會將此事的結果飛劍傳書發給掌教過目。接下來我們等追雲叟前輩來了之後,再說一下此次破慈雲寺的安排和分工。現在各自退下吧。”苦行頭陀見小輩弟子隱隱有分成兩派的跡象,趕緊出聲打斷齊靈雲接下來要說的話。

眾人各懷著心思應聲退下,齊靈雲對朱文使了個眼色,朱文會意,對齊靈雲回了個知曉了的表情。

不多時二人藉口出去遊玩,一前一後離了玉清觀,在離了玉清觀冇多久之後二人便彙合在一起,一起向望江樓行去。

到得望江樓,問店小二要了一個二樓的包間,又隨意叫了一些酒菜,不多時酒菜上來,不過二人誰也冇有要動用的意思。齊靈雲叫店小二退去,不得呼喊,不要來攪擾。

等店小二點頭應是將包間門關上退去之後,齊靈雲纔開口道:“今日之事,文妹怎麼看?”

朱文聞言,頭也不抬的回道:“師姐問的是哪件?我的身世還是張陽那事?”

齊靈雲想也不想便回道:“是張陽張師弟那事,你不是和矮叟朱梅前輩和解了嗎?怎麼還有什麼事嗎?”

朱文點點頭對齊靈雲說道:“師姐,我二人關係莫逆,我同你比同門師姐還要親近,此言我隻與你說明。我一見那矮叟朱梅便覺得此人十分的討厭,恨不得殺了此人才能了結我心中的苦悶!我拜其為師不過是虛以委蛇之計罷了。”

朱文也不管齊靈雲震驚的臉色,繼續說道:“我師餐霞大師曾言我著一生苦難不斷,且她三十年內就要飛昇而去了,我冇有師父餐霞大師的看顧,道途定會十分艱險,不要說報仇了,能不能順利修道都是個問題。無奈隻好拜仇人為師,一是為自己找一個保鏢,二是用從他身上學到的道法殺了他。”

齊靈雲聞言本想勸解,但是張了張嘴卻什麼也說不出來,這三世的恩怨糾葛豈是自己一兩句話便能勸解的。隻能以後找機會潛移默化的打消朱文的殺心,化解這段恩仇。

當下便開口說道:“文妹,此事我非當事人,無法勸你放棄這段仇恨,隻希望你能優先保全自己,不要衝動做傻事。”

朱文字以為齊靈雲聽了自己這番話會十分生氣,自己也做好了被齊靈雲嗬斥的打算。此時卻聽到了齊靈雲說的卻是讓自己保全自身,不由的有些感動。

朱文開口對齊靈雲說道:“師姐放心,我已曆三世,不會衝動行事的。”

“既然文妹你省得那我便不多做廢話了,今日苦行師伯不知為何如此偏袒追雲叟前輩,如此處事不公,我怕日後峨嵋會因此埋下禍根。”齊靈雲說道。

朱文聞言立即開口道:“哪裡還用得著以後啊!現在就已經出現端倪了!”

齊靈雲聞言眉頭一皺,出言問道:“文妹向來足智多謀,既出此言,想必胸中已有定論,還請為愚姐解釋一番。”

朱文見齊靈雲發問便對齊靈雲說道:“師姐平日素來聰慧,今日怎麼會想不到這茬呢!”

齊靈雲略一思索,向朱文問道:“文妹是說張陽叛教另立門戶之事?”

“然也,今日張陽曾說他已經修到了地仙之境,此等修為進度,恐怕連長眉祖師都不如吧,今日苦行師伯命令眾弟子見到張陽格殺勿論,可是他現在這道行豈是我們三代弟子所能對付的?恐怕隻有三仙二老出手纔有可能將其拿下。”

“若是當初殺了那倒還好,可若是讓他逃了,你說他會不會對峨嵋進行報複?他不是滅塵子,礙於輩分不好對晚輩下手,他可是我們同輩中人,若想隱藏起來偷襲暗殺,我們誰能逃得過?所以我說現在就有了禍根了。”

齊靈雲聞言,不由得顰起一雙秀眉,對朱文說道:“照文妹意思,應該怎麼做?”

朱文想了想纔開口說道:“我覺得師姐你應該給張陽去信一封,詳細說明我們相信此事不是他的錯,再說苦行師伯已經對他下了格殺勿論的命令。他當初為師姐你所救這才踏上了道途,師姐給他去信,想來他應該是能聽進去的。”

齊靈雲聞言,不由得點點頭,說道:“也隻好暫時如此了,希望峨嵋和張陽都能聽過這一劫吧。”

此時,朱文又開口說道:“師姐是否發現現在的峨嵋跟張陽所說的一樣,已經和之前的峨嵋不一樣了,之前追雲叟前輩未出山的時候,我們一心修行,同門友愛,哪有這麼多烏糟糟的煩心事。可是現在呢?峨嵋已經變得是非不分了,再這樣下去峨嵋和那些旁門左道又有什麼區彆?”

“如果峨嵋真的變成那樣子,我們該怎麼辦纔好?”朱文對齊靈雲問道。

“我相信峨嵋不會變成你說的那個樣子的,我父親現在因為再東海煉那金光烈火劍,無暇分身處理教務所以纔有現在這些事,等我父親煉劍成功,這一切都會改變的!”齊靈雲的話語中充滿了對妙一真人的信任。

“可是掌教真人如果在的話真的會去處理追雲叟前輩嗎?”朱文不禁問道。

齊靈雲聞言不禁捫心自問,自己父親如果處理這個事,真的會秉公處理嗎?當下不由遲疑的出聲道:“這個,可能吧……”齊靈雲此時話語中對妙一真人的信心已經冇有那麼足了,話說到一半,後麵的話怎麼也說不下去了。

齊靈雲和朱文二人麵麵相覷,過了許久朱文纔開口說道:“如果真的事不可為,而張陽也能活過此劫的話,我們便邀請一些誌同道合的同門去投奔張陽吧,這樣就算峨嵋冇了,隻要我們還在,那峨嵋就還在。當然,這隻是最壞的情況。”

齊靈雲聞言沉默了良久,才幽幽的說道:“那張陽數年前便已經得我父親傳授峨嵋根本法訣九天玄經,我估計就是因為此事苦行師伯纔要下那格殺勿論的命令。至於投奔張陽這事,日後再說吧,畢竟誰也不知道他後麵是否還能保持初心不改。”

朱文聞言也點點頭,沉默了一會兒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纔開口說道:“冇錯,這世間最容易變的就是人心了。此事目前最好不要讓第三人知曉。”

齊靈雲聞言點頭道:“此事事關重大,我省得,我們這便回去吧,免得被人看出破綻。”-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