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到了初九這天,那追雲叟白穀逸這纔到了辟邪村,與眾人商定破慈雲的戰術。醉道人說自己跟慈雲寺定下了十五之約,而且慈雲寺那邊諸如許飛娘、曉月禪師、毒龍尊者等厲害人物一個都未露麵。

現在就殺上門去隻會打草驚蛇,要等到十五人都到齊之後再破寺,又安排了李元化、醉道人、頑石大師和玉清大師四人輪流去慈雲寺探查情報。

到了十三下午,醉道人回來,報道:“後日便是十五,他們那裡請的主要人物,如曉月禪師、毒龍尊者、烈火祖師、萬妙仙姑許飛娘等,俱都一個未到,不知何故。”

追雲叟聞言,尋思一會兒,仍囑咐他們四人隨時留意打探,不可輕敵妄動。這時候最難受的,就是齊金蟬了。

初來時,以為一到便要與慈雲寺一乾人分個高下,一個個興高采烈。誰想到了成都,一住已有二十天,不見動靜。每日隨侍各位老前輩,在玉清觀中行動言語俱受拘束,反不如山中自由自在。

齊金蟬估摸著就是到了十五,有眾位老前輩在場,自己又有姐姐管束,未必肯讓他出去與人對敵。臨來時,母親賜給他一對鴛鴦霹靂劍,恨不能擇個地方,去開個利市。無奈單絲不成線,孤木不成林,便打算約請兩個幫手,偷偷前往慈雲寺去,殺掉兩個妖人,回來出出風頭。

姐姐靈雲又寸步不離,難以進行,好生焦悶。偏巧這日醉道人奉命走後,齊靈雲因女神童朱文約她下棋,靈雲便要金蟬前去觀陣。金蟬假裝應允,等到齊、朱二人聚精會神的時候,偷偷溜了出來。

小輩弟子中,他同周輕雲、張琪兄妹、苦行頭陀的大弟子笑和尚最說得來。他因張琪兄妹年幼,劍術未成,不便約人家涉險。

先去找著了周輕雲,又對笑和尚使了個眼色,三人一同走到觀後竹園中,各自尋了一塊石頭坐下。周輕雲和笑和尚便問他相邀何事。金蟬便對他二人說了自己想夜探慈雲寺的想法說了出來。

齊金蟬對二人說道:“我到此最早,轉眼快一月了。起初原想到此就同敵人廝殺,誰想直到現在,並未比試交手。每天在觀中,悶死個人。”

見笑和尚和周輕雲二人均點頭稱是,齊金蟬便又繼續說道“我看到了十五那日,有諸位老前輩在場,未必有我們的事做。適才聽醉師叔說,他們那邊厲害一些的一個未來,現在在寺內的,都是一些飯桶,這豈不是我等立功機會!”

又繼續說道:“我想我跟兩位師兄師姐關係最為莫逆,情願把功勞分給你們二位一半。今晚三更時分,同往慈雲寺,趁他們厲害的人未到以前,殺一個落花流水,豈不快哉?不知你們二位意下如何?”

笑和尚聞言十分意動,周輕雲卻不置可否,見二人均有意去探一探慈雲,也不忍拂了二人的意思,便答應了下來。

齊金蟬本想再約上朱文,可是不知道最近怎麼回事,朱文對其愛理不理的,惹得齊金蟬賭氣也不去搭理朱文,整日裡跟笑和尚等人玩耍。

三人正商議間,正巧雲南昆明池開元寺哈哈僧元覺禪師的弟子鐵沙彌悟修經過,被其聽到,也要加入其中,齊金蟬想到多個人多份力便答應了下來。四人約定今晚三更時分集合,共探慈雲。

不料事情不密,被齊靈雲發現了端倪,齊靈雲追問齊金蟬是否又是瞞著自己,卻被齊金蟬一頓諷刺給懟了回去,當下心中十分煩悶,本想不管,但又想起母親臨來前的叮囑。

不由得氣悶不已,出來散心無意間走到了玉清大師的房間。本待直接離去卻被玉清大師邀請進去坐坐,玉清大師見齊靈雲滿腹心事,便出言詢問。

齊靈雲聞言便走了進去將自己擔心齊金蟬又是瞞著自己的事說了。玉清大師大師聞言說道:“雲姑不必擔憂,令弟一生無有災厄,不過我見你近日紅光直透華蓋,吉凶恐在片刻。我這裡有一件防身法寶,專能抵禦外教中邪法,就贈送與你吧,些些微物,不成敬意,請你笑納吧。”

說罷,從腰間取出一個用絲織成的網子,細軟光滑,薄如蟬翼,遞在靈雲手中。說道:“此寶名為烏雲神鮫絲,用鮫網織成,能大能小。如遇妖術邪法不能抵敵,取出來放將出去,便有畝許方圓,將自己籠罩,不致受人侵害,還可以用來收取敵人的法寶,有無窮妙用。”

靈雲聞言,心頭寬慰不少,將寶接過,道謝告辭離去。想去找周輕雲再談一會兒,這時已是二更左近,不見周輕雲身影。問起彆人均說未曾見到,又想起下午在後院周輕雲等人鬼鬼祟祟的樣子,頓時疑心大起。

又到廂房發現笑和尚屋內又兩個人影,知道幾人還未出發,便去約了朱文和吳文琪二人走出玉清觀,三人在去往慈雲寺的必經之路上找了隱蔽地方藏好。

齊金蟬等靈雲走後,拉了笑和尚,溜到觀外樹林之中,將手掌輕輕拍了兩下。隻見樹林內周輕雲和悟修二人走了出來。四人聚齊之後,便商量如何進行。

笑和尚說道:“我同金蟬師弟早已約定,我和他打頭陣。我雖然說了不一定贏,但至少不會叫金蟬師弟受到敵人的侵害。至於你們二人如何上前,那不與我們相乾了。”

周輕雲和悟修二人見笑和尚這般狂妄,好生不以為然。周輕雲還冇說話,笑和尚一手拉著金蟬,大腦袋一晃,說一聲:“慈雲寺見。”頓時無影無蹤。正是苦行頭陀無形劍真傳的無形劍遁。

周輕雲和悟修見笑和尚連自己話都未說便消失不見,頓時心生怒氣。本想準頭直接回去,但又想到知道慈雲寺能人眾多,此去非常危險,不便失約隻好帶著滿胸怒氣駕起劍光,跟蹤而去。

二人剛走不多一會兒,樹旁石後轉出一位相貌清臒的禪師,正是苦行頭陀。苦行頭陀低聲說道:“這群孽障,如此膽大妄為!”

齊靈雲三人見果然又劍光從玉清觀方嚮往慈雲寺而去,頓時也急忙跟了上去。-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