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卻說張陽自離開玉清觀後便想到了去找另一個峨嵋叛徒曉月禪師,那曉月禪師也是峨眉派劍仙鼻祖長眉真人的徒弟,他原名滅塵子,是長眉真人的第三徒。生來氣量褊狹,見他師弟乾坤正氣妙一真人齊漱溟末學新進,反倒後來居上,有些不服。

隻是長眉真人道法高深,見他這樣,便漸漸對他疏淡。滅塵子含恨在心。等到長眉真人臨去時,把眾弟子叫到麵前,把道統傳與了玄真子與齊漱溟。差點冇把滅塵子肚皮氣炸,但憑自己的修為卻又奈何他們不得。

長眉真人又留下一個石匣,交與齊漱溟掌管。無論門下何人,隻要犯了清規,便由玄真子與齊漱溟調查確實,隻須朝石匣跪倒默祝,這匣中之劍,便會淩空而起,去取那人的首級。

如果你二人所聞非實,或顛倒是非,就是怎樣默祝,這石匣也不會開,甚或反害了自己。長眉真人吩咐完,便自昇仙而去。眾同門俱都來與齊漱溟和玄真子致賀,惟有滅塵子滿心不快,強打笑顏,敷衍了一陣。後來越想越氣,假說下山行道,便打算跑到廬山隱居,來個眼不見心不煩。

不想在廬山住了幾年,靜極思動,便遊天台雁蕩。在插虹澗遇見追雲叟白穀逸,因論道統問題,滅塵子惱羞成怒,二人動起手來,後來被眾同門知道,都說滅塵子的不對。滅塵子這才一怒投到貴州野人山,去削髮歸佛,拜了長狄洞的哈哈老祖為師,改名為曉月禪師。練了許多異派的法術。

曉月禪師根基甚厚,除記恨玄真子與齊漱溟而外,並未為非作歹。眾同門得知此信,隻替他惋惜,歎了幾口氣,也未去乾涉他。後來他又收了打箭爐一個富戶兒子名叫朱洪的為徒,便常在打箭爐居住。

那裡乃是川康的孔道,因此又認得了許多佛教中人。他偶遊至黃山,因喜愛紫金瀧的景色,便在那裡居住。又機緣巧合之下在紫金瀧收了一對上古水神共工煉製的斷玉鉤。

張陽回憶完這曉月禪師的資料,發現此人也是被追雲叟白穀逸逼得叛教而出,乃是自己的天然盟友,現在峨嵋人多勢眾,自己一人絕難抗衡,必須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共同對抗峨嵋。如此方能勝過峨嵋。這曉月禪師平素無有什麼惡行,是一個可以爭取的對象。

主意打定,張陽便架起遁光往黃山而去,因怕讓餐霞大師發覺,張陽隻得在黃山慢慢尋找曉月禪師的蹤跡,尋了多日,連個影子都未見到。當下不由有些急躁,暗想莫非這曉月禪師難道不在黃山居住了?可我明明記得其住在黃山紫金瀧的啊。

又找了一日,張陽忽然想起曉月禪師會在慈雲寺出現,頓時暗罵自己糊塗,怎麼這麼關鍵的資訊冇能想起來。又計算了一下,發現今日已經是十三了。當下不敢怠慢,架起劍光往慈雲寺趕去。

到得晚間,張陽便已趕到了慈雲寺,也不打招呼,直接隱身入寺,找了一圈冇有發現曉月禪師的蹤跡。正待抓一個僧人問明情況時,卻聽到後殿又打鬥之聲,張陽尋聲趕去卻發現是周輕雲在與人爭鬥。

張陽見狀也無心管她,複又離去,卻發現一個僧人鬼鬼祟祟的溜走,張陽知其定有情況,飛身上前一手將其製住,現出身形,對其問道:“你可是這寺中僧人?曉月禪師來了嗎?”

原來這慈雲寺是遠近聞名的大寺,經常有遊方僧人來此掛單落腳,張陽怕誤傷,所以先問了一句。

那被製住的僧人見自己一下就被擒住,心中已是十分膽寒,怕下一瞬自己便要歸西。聽見來人向自己詢問曉月禪師蹤跡,頓時心中一鬆,有的談就好。自己這條命說不定還能保住。

又見到張陽一臉正氣,知其乃是正教中人,說不定能將那事告知,博其好感脫離這裡。當下趕緊一五一十的說道:“小僧乃是這寺中的知客僧了一,未有做過任何惡事,未曾聽到有名叫曉月禪師的人到來。”

張陽聞言不由想到,難道這曉月禪師還冇到?怎麼會這麼慢!

了一見張陽低頭沉思立馬開口說道:“觀少俠一臉正氣,應當是正教大派弟子吧!小僧今日見到那七手夜叉龍飛夥同其弟子小靈猴柳宗潛和九尾天狐柳燕娘密謀,欲要姦淫那武當派的女崑崙石玉珠,我看不慣此事,正要前去相救,少俠可否將我放了?”

張陽聞言不由得笑了起來,對了一說道:“你這微末道行也想從那龍飛手下救人?不過難得你身處這汙泥之中,仍有俠義之心,不錯,你頭前帶路,我去結果了那手下敗將。”

了一聞言,不由出聲問道:“敢問少俠名號?那七手夜叉龍飛厲害非常,少俠能勝過此人必定不是無名之輩。”

張陽聞言卻不回答隻是一味的催促了一帶路,並向了一問明此事的經過。

原來這了一雖是智通門下,他為人卻迥乎不同,除了專心一意學習劍術外,從冇有犯過淫邪。他見到寺內情形,知道早晚必要玉石俱焚,好生憂急。今日無意間聽聞龍飛師徒要謀害石玉珠,頓時想要告知石玉珠知曉,並希望石玉珠藉此機會拉自己一把,好得個正果。

石玉珠答應等此間事了會將其介紹到武當去,了一剛出石玉珠房間便遇到了龍飛幾人,見龍飛幾人凶惡的看著自己頓時不敢提醒,後來九尾天狐柳燕娘將石玉珠搬到密室之中,那密室原是四間,各有暗門可通,十分堅固。

那密室全寺隻有四五個人知道機關,能夠進出自如。早先原是了一師父智通與其寵妾楊花的住室,現在給與龍飛享用。了一因聞聽智通說過,那迷香乃是龍飛煉來采花用的,人聞了以後,兩三個時辰,身體溫軟如綿,不能動轉。

了一知道那石玉珠必遭毒手,了一便偷偷去告訴金身羅漢法元,請他前來阻止。等到法元趕到柳宗潛房中,解勸不到幾句,便同龍飛口角起來,幾乎要動起手來。這時,後殿忽然先後來了六七個峨眉劍仙,同前殿幾位劍仙動起手來。幾人無心在糾纏,同往前殿迎敵。

了一尋了機會準備偷偷去救人,卻被張陽發現並製住。-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