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張陽的虹劍剛一接觸到那無形劍便覺得這無形劍上的力道甚弱,知道來人絕非是苦行頭陀,便猛得一提體內的先天一氣催動虹劍向那無形劍壓去,壓得那無形劍比來時更快的速度倒退回去。

笑和尚的無形劍剛一和張陽的飛劍接觸便感覺到一股沛然莫禦的巨力傳來,知道張陽絕非自己所能力敵,況且對方還有三人,一瞬間就動了戰略性轉移的念頭。

還冇來得及逃跑,便感受到對方劍上的力道又強了數倍,直接把自己的無形劍磕飛。笑和尚大驚,趕緊身劍合一施展出無形劍遁逃走。見張陽並未追來才鬆了一口氣,不敢怠慢趕緊飛到前殿與峨嵋眾人彙合。

張陽見來人駕馭無形劍遁逃走也不去追趕,隻是帶著石玉珠和了一二人往洞外行去,到得洞外,找了一處僻靜之地,三人站定。張陽問起二人接下來的打算。

了一聞言說道:“如今寺內來了幾個峨嵋派的劍仙,正在前麵大戰,我觀其均是年輕的小輩,便把寺裡攪了個天翻地覆,更何況那更厲害的三仙二老還未到來。這慈雲寺內,儘是一群妖邪,今晚雖然得勢,但是也不能把敵人怎麼樣。我看今晚情勢,來的這些人雖然被困,定有能人來救,這慈雲寺遲早要完,你有何見解?”最後一句卻是問向石玉珠。

石玉珠聞言沉思了一陣,說道:“無論他們行為如何,我是應了萬妙仙姑許飛娘之請而來。就是有仇,也隻有留為後報,不能在今晚去尋他們算賬,反為外人張目。我已無心在此留戀,打算再待一會兒,便迴轉仙山,異日飛娘道及此事,也不能怪我有始無終。”

接著又對了一說道“至於你同智通,本有師生之誼,相隨多年。雖然他多行不義,看他這情急勢孤之時,遽然棄之而去,情理上太說不過去。你莫如姑儘人事,以聽天命,往前殿相機行事,真到無可挽回之時,再行退下也還不晚。如果恐怕遭遇危險,我當在暗中助你脫險便了。”

了一道:“我也並非是貪生怕死之人,見人家勢危力薄之時,昧良心棄之而去。隻恨我當初眼力不濟,誤入旁門。等到知道錯誤,已來不及,欲待中途退出,必有生命危險。惟有暫時隱忍,以待機會。”

頓了頓了一接著說道:“我知這慈雲寺早晚要化為灰燼,便想退身之計,隻苦無門可入。承仙姑不棄,答應替我介紹到武當門下。現在已決定改邪歸正,不過我受智通傳授劍法,早晚必要圖報。今晚這個局麵,絕非像我這般能力薄弱之人所能迎敵,徒自犧牲,實無益處。我向就此離去。”

張陽聞言對二人說道:“你二人一個身體尚未複原,一個道行低微,留在此處於事無益,不如就此回山,免得身死道消。至於那龍飛,我遲早要將其斬於劍下。”

石玉珠聞言不由問道:“道友究竟是何人?”

張陽剛要作答,便聽到震天的一個大霹靂,就從前麵發出,震得屋瓦亂飛,樹枝顫動。張陽見此顧不得回答石玉珠便飛身往前殿趕去。

石玉珠見此也知事情不妙,一時隻得和了一定下再見之期,也飛身追著張陽趕去,瞬間便不見了張陽的身影。石玉珠見找不到張陽,打算將身體藏在大殿屋脊上去觀陣,誰知到了屋脊上麵一看,空中地上,俱都是靜悄悄的,全無一些動靜。

那院中兩行參天古柏,在月光底下,迎著寒風颯颯,響成一片濤聲。夜色清幽,全不像個殺人的戰場。側耳一聽,大殿中人聲嘈雜,好似爭論什麼,也看不見被俞德紅砂圍住的青年男女在什麼地方。

正要探頭往殿中看去,忽地一道青光,從殿中飛將出來。石玉珠何等機警敏捷,連忙運動自己劍光迎敵。

才一接觸,便將敵人飛劍斬為兩截,餘光如隕星一般墜下地來。石玉珠不知殿中是仇是友,剛要退轉身去,忽聽腦後一聲斷喝道:“峨眉後輩,休得倚勢逞強,反覆無常。你們既不守信義,休怪老僧手辣。”話言未了,大殿內又飛出七八個人,將石玉珠團團圍住。

石玉珠定睛一看,正是法元、智通、俞德、龍飛、蘇蓮、柳燕娘這一乾人。說話的那一個和尚,生得麵如滿月,身材高大,正是那黃山紫金瀧暫居的曉月禪師。

那龍飛本打算與曉月禪師敘罷寒溫之後,便往密室去尋石玉珠的快活,現在見她脫身出來,好生詫異,那石玉珠見了仇人,本要翻臉,估量自己人單勢孤,他們都是同惡相濟,難免不吃眼前虧,隻得暫時隱忍。

九尾天狐柳燕娘本是在殿中與龍飛談話,忽見月光底下映出一個人影,疑是峨眉派中人,還有餘黨在此。便想趁個冷不防,給來人一個暗算,好遮蓋剛纔戰敗之羞。她練的原是兩口飛劍,頭一口劍已被金蟬削為兩段,這口劍又毀在石玉珠手內。欲待不依,自己能力有限,不敢上前,惟有心中忿恨而已。

法元正愁石玉珠被龍飛所困,又不聽勸解,異日難免再與武當結下深仇,留下隱患。今見她安然逃出,好生痛快,便裝作不知前情,搶先說道:“原來是石道友,都是自己人,我們到殿中再說吧。”

石玉珠見曉月禪師之後,便隨同進了大殿。隻見殿中情形很是雜亂:柳宗潛業已被人腰斬。受輕重傷的有好幾個。一乾凶僧,正在忙著收殮屍身,打掃血跡。才知道了一之言不假。也不知道那個救了自己的年輕人去了哪裡。

大家入座之後,石玉珠便問法元:“怎麼今晚會傷了這許多人?”法元聞言,長歎一聲,當下便和曉月禪師一道把適才經過說了一遍。

原來齊靈雲等六人在慈雲寺內殺了一陣,正待不敵時被和曉月禪師同時出現的苦行頭陀救走,那笑和尚在和張陽交手一記之後便也逃走。

石玉珠聽完曉月禪師說明經過,猛想起自己身在龍潭虎穴之中,如何還要留連?便站起身來,朝著曉月禪師和眾人施罷一禮,說道:“我隻因當初受了萬妙仙姑援助之德,連接她兩次飛劍傳書,特到慈雲寺,稍效些微之勞。誰想今日險些被奸人陷害,差點將我多年苦功廢於一旦,還幾乎玷辱師門,見不得人。”

頓了頓接著說道:“幸仗有人相助,我才得脫陷阱。本想尋我那仇人算賬,又恐有負萬妙仙姑盛意。好在如今曉月禪師駕到,日內更有不少劍仙到來,我留在此地作用不大,這就此告辭了。”-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