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張陽被一群凶神惡煞的大漢追到九華山深處,這九華山乃是地藏王菩薩的道場,風景秀美異常。

平時素來安靜,今夜卻被一陣陣呼喝聲打破了以往的安靜。

張陽突然眼前一亮,原來是周圍樹木開始稀疏起來,皎潔的月光透過枝葉在地上留下斑駁的光影。

不知不覺間張陽從茂密的林地逃到了植被稀疏的山地,張陽心中一陣絕望。

若是在林地裡還能藉助茂密的叢林遮擋視野,有機會逃脫,而現在進入山地,冇了樹林遮擋視野,自己豈不是死路一條。

忽然張陽一腳踏空,直直掉入一個約有兩丈深的坑裡。

張陽感到左臂一陣鑽心的疼痛,應該是骨折了。緊緊咬住下嘴唇纔沒讓自己叫出來。心中不由一片死灰,這次還冇踏上仙途就要死了。

當初就應該問許飛娘再要一篇人身也可以修煉的道法的,不然怎會像心中這樣,空有一把飛劍卻被一群江湖中的莽漢給逼入死地。

張陽心中一邊懊悔一邊回憶前生,這次死了應該就是真的死了吧。早知道應該再多做些準備的,搞得現在不僅飛劍丟了,連這世的親人都死光了。

張陽在坑裡呆了好一會兒見頭頂一直有人說話走動卻冇人往坑下看一眼,過了好久也冇見到有人發現他,而且過了一會呼喝聲也漸漸遠去。

心中不經大感奇怪,“怎麼回事?這裡這麼大的坑都冇發現嗎?還是說有高人出手引開了追兵?”

張陽此時又困又累,加上胳臂的傷勢,或者那個樣不知不覺間睡了過去。

第二天一早,張陽被刺目的日光照醒。努力掙紮著站起來,藉著日光好好打量了一下這個深坑,看看能不能想辦法出去。

隻見這個坑深有二丈五,一丈方圓,坑底碎石嶙峋,想來張陽的胳臂就是在掉下來的時候撞到這些碎石才斷掉的。

張陽在坑底摸索了一圈,見無其他出口,而自己左臂骨折根本使不上力氣,想爬也爬不上去。

冇奈何張陽隻好使出專業的求救之法。張陽氣運丹田對著洞口大喊:“救命啊!有人嗎?有人來救救我嗎?”

連叫三遍,張陽正準備停下來歇息一下,就聽到附近有個好聽的女聲迴應了他:“是何人在呼救?”

張陽見此不敢怠慢,連忙回到:“在下張陽,字出雲,金陵人士,昨夜掉入深坑摔斷了胳膊,無法上來,還請姑娘搭救則個。救命之恩不敢有絲毫忘懷!”

話音剛落張陽隻覺頭頂微微一暗,一個年約十**歲,身著紫衣,腰懸一柄寶劍的女子正站在坑邊往下看他。

那女子見張陽隻有十歲左右,便好奇的問道:“你這小孩不在家好好呆著,為何會獨自一人到這深山之中來?你家裡人呢?”

張陽對那女子回到:“還請姑娘先將我救上來,我包紮一下傷口再詳細與姑娘訴說。”

那女子見此微微將身子一扭,身旁寶劍如金龍般一道金光飛起,在空中繞了一圈便落入深坑。見金色劍光如同軟鞭一般繞著張陽一卷,繞著張陽的要將張陽提溜了上來那紫衣女子幫張陽接好斷骨便催促張陽說明為何會掉入深坑。

張陽上來之後先是拜謝了女子的救命之恩,然後就從自隆武帝登基之後開始說起。

將其黨羽看上自家宅院,強行索取之時被自己大哥動起手來,然後大哥失手誤殺人,被人報複光天化日殺了滿門,自己機緣巧合之下逃過一劫,被其雇傭江湖客從金陵追殺至此。

又一腳踏空掉入坑裡僥倖逃過一命的事對紫衣女子說了一遍。

又詢問紫衣女子是何姓名,又是何派劍仙。日後必不敢忘救命之後。

那子女女子答道:“我剛替你接骨時觀你身懷仙骨,小小年紀又思維清晰,臨危不亂。日後必在我等劍俠之列,所以我便將姓名告知於你。”

“我名齊靈雲,乃是峨嵋乾坤一氣妙一真人齊漱溟長女,此地乃是九華山鎖雲洞,是我父親的彆府。由我母親同我在此居住修道。”

“我父親修道百年,早已能參透天地玄秘。隻因我年紀尚幼,而且九華附近都是異派旁門,恐怕出了萬一。”

“所以特地在這鎖雲洞洞口左右,就著山勢陰陽,外功符籙,擺下了顛倒八陣圖。無論多麼厲害的左道旁門,都休想進陣一步。”

“隻要藏身陣內,敵人便看不見陣內人的真形。你昨晚可能是運氣好,正好歪打正著的進入了大陣的生門內,有大陣遮掩,才讓你逃過一劫。”

“今日我出來做完早課聽見你的呼救這纔將你救起。”那紫衣女子將前因後果娓娓道來。聽得張陽心生嚮往,顛倒陰陽,佈陣符籙這纔是劍仙風采啊。

張陽聽完連忙躬身一禮再次拜謝齊靈雲救命之恩之後便對齊靈雲說道:“聽仙子一番解釋方知我能逃得性命全是令尊妙一真人之功,還請仙子代為引見,在下想當麵拜謝救命之恩!”

齊靈雲聽罷便對張陽道:“此事非我能做主,你先在洞口等待,我去通稟了父親之後才能給你答覆。”

說罷便帶著張陽來到鎖雲洞的洞口,自己先行進去通報。

張陽趁此趕緊在附近尋找了點水將自己整理了一下,不一會兒,齊靈雲便從洞中出來,對張陽說道:“父親同意見你了,隨我來吧。”

張陽聽完趕緊對齊靈雲躬身一禮同時嘴裡說道:“有勞仙子。”

便跟著齊靈雲往洞內走去,張陽不敢多看,隻用低頭用餘光瞟去,卻見洞中無有燈燭卻四壁光明,如同白晝,陳設簡單卻雅緻潔淨,並溫暖如春。

忽然聽到齊靈雲的聲音:“爹爹,人已經帶來了。”

張陽聽此趕緊上前,深深躬身一禮:“在下金陵人士張陽張出雲,見過峨嵋乾坤一氣妙一真人,多謝真人救命之恩,大恩大德必不敢有絲毫忘卻。”

張陽這纔有機會打量妙一真人長什麼樣子。隻見上首主位上男左女右的坐著一位身著道袍的三十餘歲道人,頜下三縷長髯,國字臉,一對劍眉斜入鬢,兩點星眸如墨點。好一個仙風道骨的有道真修。

身旁坐著一個同樣身著道袍的中年美婦,在一旁含笑看著張陽。張陽心想,想必這就是齊漱溟和他夫人荀蘭因了。

張陽不敢多打量,將目光撇向客座的一個邋遢道人,這道人指甲縫裡全是黑灰,身上道袍破破爛爛,拿著一個大紅葫蘆,時不時的喝上兩口,看他享受的樣子,葫蘆裡裝的應是美酒。

張陽略一思考便想起此人應當就是那“峨嵋信使”醉道人了。

那乾坤一氣妙一真人點點頭,對張陽說道:“你之事我已聽靈雲說了,我觀你意誌堅定,有大毅力,更難得的是小小年紀便如此識禮數有教養,想必令尊令堂定是難得的高尚之士。隻是可惜未能有機會一見。”

張陽聽此不禁暗自吐槽,妙一你太高看我那便宜父親了。

但麵上不露分毫,對妙一真人拜謝道:“多謝真人,家父家母泉下有知也一定願與妙一真人這樣的高潔之士坐而論道。”

那妙一夫人見張陽小小年紀不僅能與妙一真人這樣的劍仙對答如流,更有一股不卑不亢的氣度。

越看是越喜歡,不由出聲問道:“張小兄弟家人已逝,不知你今後作何打算?”

張陽一聽荀蘭因這話立馬領會,當下便磕頭拜道:“小子如今家破人亡,昨日更是覺得天下之大已無我容身之處,今日得見三位真人及齊仙子真顏,隻覺又有通天坦途在我眼前,特此懇求三位真人能將小子收歸門下,早晚侍奉,不敢怠慢。”

說完便又連磕三個響頭。

那妙一夫人荀蘭因見張陽如此知情知趣,不覺對張陽更加喜愛,因自己不收男弟子便不住的給妙一真人眼色,想讓妙一真人收下張陽。那妙一真人見夫人的眼色剛想開口卻被一旁的醉道人打斷了。

“妙一師弟、荀師妹,貧道至今還未有弟子繼承衣缽,師弟已經收了一個申屠宏了。這個孩子不如就讓予師兄我吧。師兄我定然會認真教導不會辜負了這孩子的天資。”

“不知拜貧道為師,你可願意?”這話確實對張陽所說。

原來那醉道人在一旁觀察張陽良久,見其果然仙根仙骨俱佳,雖比不得三英二雲中的齊靈雲這等上上的仙資,至少也是個上下之資。

又想起自己修道百餘年仍是孤伶伶一人,不由得動了收徒之念。便厚著臉皮向妙一真人討要起來。

妙一夫人見張陽被醉道人截了胡也無可奈何,妙一身為掌教不好與同門強奪弟子,自己不收男弟子也不好出口阻攔。頓時一頓左右為難。

張陽見醉道人也要收自己為徒不禁有些傻眼,這醉道人在長眉真人的十三個弟子中道行不算高,法寶也不多,唯有一腔俠義著重出彩。

可是有俠義心腸不代表實力也高強啊,不然也不會淪落為“峨嵋信使”的下場。-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