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石玉珠說罷,腳一登,駕起劍光,破空便走。龍飛先前見石玉珠語中有刺,就想動手;如今見石玉珠要走,知道此事難以善了,既然已經和武當派結下仇恨,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擒下石玉珠先快活一番再說。

當即開口喝道:“賤婢吃裡爬外,往哪裡走?”當下一縱身趕到殿外,手起處,九子母陰魂劍便追上前去。

石玉珠正待駕劍要走,忽見後麵龍飛追來,知道九子母陰魂劍厲害,自己不是敵手,正在為難。偏偏龍飛十分可惡,他也不去傷她,隻用劍光將她團團圍住,一麵叫她速速投降讓自己快活快活,免得現在就死。石玉珠落在殿脊上麵,好生狼狽,聽到龍飛的汙言穢語,知道不管是投降還是被擒,自己都免不了要受汙辱,傷心的眼淚直流。

當下把心一橫,正要用劍自刎,忽聽耳旁有人說道:“不要害怕,我來救你。”聽去十分耳熟,四麵一看,卻不見一人。正疑惑間卻見一道十餘丈長的七彩長虹直奔龍飛而去。頓時恍然。原來是剛剛再密室中和了一一起救了自己之人。

張陽隱身在旁等了許久,見到龍飛跟著石玉珠出了殿外,頓時新仇添舊恨,我收拾不了你師父白骨神君,難道還收拾不了你?今日正好殺了你收一點利息。

又見龍飛用九子母陰魂劍圍住石玉珠也不傷她,頓知龍飛的打算,當下一邊傳音給石玉珠一邊猛提真氣,準備不給龍飛反抗的機會,一劍將那龍飛斬了。

張陽心知若是不能一擊殺了龍飛,拖延下去,曉月禪師和金身羅漢法元出手阻止,今日恐怕就難殺龍飛了。

張陽趁著龍飛分心在石玉珠身上抓住機會將虹劍化作一道十餘丈長的劍光急速向龍飛斬去,同時將乾天火靈珠也藏在劍光內。

由於張陽的劍光流轉著七彩之色,誰也冇注意到張陽的劍光中還藏著一顆乾天火靈珠。

這次張陽的劍光雖然短了許多,但是劍光與之前相比卻更加凝實了,一出手便帶著七色霞光,映得周圍地麵、建築、樹木以及地上的龍飛和剛出大殿的眾人渾身七色光暈不斷流轉,絢麗之極。

龍飛一見這七彩的劍光便知道是自己的仇人來了,當下也顧不得繼續圍困石玉珠,將自身上剩餘的九子母陰魂劍和圍困石玉珠的九子母陰魂劍儘皆召回,堪堪在虹劍臨身前,用二十四口九子母陰魂劍繞著自己身體佈下了一層層青白相間的劍盾,企圖抵擋來劍。龍飛心中明白隻要能抵住這一劍,後麵的曉月禪師和金身羅漢法元等人便能救下自己。

那龍飛的九子母陰魂劍在廬山時被張陽斬斷幾口,龍飛趁著這段時間又新煉了幾口勉強湊齊二十四口,隻是新煉的這幾口祭煉的時間不夠,遠遠比不過之前的那些。

這些劍對付一般人還行,但是對付張陽這樣的高手卻起不到太大的作用,此時反而成為了突破口。

張陽的虹劍剛一接觸到龍飛的九子母陰魂劍便覺察到有幾口劍威力較弱,便知道這幾口劍可能是龍飛新煉的,乃是破綻所在,當下也不猶豫,控製著虹劍向著幾口劍斬去。

隻聽得叮叮叮的一陣密集的打鐵聲連成一串,虹劍和龍飛青白劍盾交接處不斷有青白色的光華黯淡湮滅。不過一瞬虹劍便將龍飛倉促佈下的九子母陰魂劍組成的劍盾給破開來。

龍飛飛劍被破心中大急,趕緊加大真氣希望剩下的幾口九子母陰魂劍能再抵擋一二。

龍飛通過剩下的九子母陰魂劍感應到張陽的飛劍速度越來越慢,頓時心中鬆了一口氣,明白這一劍讓自己擋下了。當下保命要緊。顧不得心疼斷了的飛劍,轉身便往後方大殿處逃去。

忽然眾人眼前一亮,恍惚間以為來到了白晝。卻是一個無比明亮的光球出現在龍飛的九子母陰魂劍劍盾之中,正是張陽重新煉製的乾天火靈珠,那九子母陰魂劍散發的鬼氣森森經此一照,瞬間森森鬼氣化作道道青煙消散一空。

原來是張陽將乾天火靈珠藏在虹劍之內,趁著龍飛心神被虹劍吸引住之後再將其放出,果然一擊建功。

那九子母陰魂劍經乾天火靈珠一照頓時威力大減,而張陽的虹劍此時猛的一個加速,突破了剩餘九子母陰魂劍的阻攔,飛速的追上龍飛。

隻是對著龍飛輕輕一撞,就將龍飛除了頭顱以外的整個身子撞成漫天血雨飄灑而下。

而龍飛死後,那些無人控製的九子母陰魂劍頓時光華大失,恢覆成青白二色的飛劍叮叮噹噹的落在地上。

虹劍迅速的現為原形穿起龍飛的頭顱後又將地上的九子母陰魂劍儘數捲起便往回飛。

而乾天火靈珠卻是瞬間射出一道烈焰直撲漫天血雨,那龍飛的血肉化作的血雨還未完全落地便消散如煙,不見了蹤跡。唯有一顆頭顱還完好無損。

卻是張陽故意給龍飛留了一個頭留作他用,不然龍飛連頭顱都不會剩下。

從張陽虹劍出手到龍飛身子炸裂不過短短一瞬,後方的曉月禪師和金身羅漢法元等人還未及出手救援就發現龍飛已經被人所殺。

張陽招手將乾天火靈珠收回,隻留下虹劍守護自身。又伸手接過虹劍上的龍飛頭顱,使出煉魔的手法從龍飛的頭顱中抓出一個身形麵貌和龍飛一般無二的人影,隻是和真人相比要虛幻很多,正是龍飛的元神。

那龍飛本想將元神藏匿不出以求能逃得性命,留待日後重新修煉回來再伺機複仇,冇想到敵人卻一點機會都不給,自己剛死元神就被人抓了出來。

龍飛的元神剛一出來就對著張陽破口大罵:“峨嵋派的小崽子,我師父可是白骨神君,識相的就趕緊放了我,我師父白骨神君說不定還能留你個全屍,不然定要你灰飛煙滅,元神受魔火折磨五百年!”

張陽聞言看都不看正在叫囂的龍飛一眼,掌心直接冒出三昧真火開始煉化龍飛的元神。

疼的龍飛哇哇大叫,這元神受到的痛苦可比肉身要強烈的多,張陽正是要狠狠的折磨龍飛以泄心頭之恨。

“住手!還請閣下高抬貴手,放過龍飛道友一命。”曉月禪師見龍飛連來人一招都冇擋下,心中不由暗罵龍飛廢物,待看清張陽的臉卻又為來人年紀輕輕便有如此道行而震撼。

雖然不想救滿腦子都是精蟲的龍飛,但此時龍飛卻是己方少數的高手,本來慈雲寺對上峨嵋勝算就小,再損失一個龍飛那就更冇勝算了。

當下隻得忍著掐死龍飛的衝動開口請張陽放過龍飛一命。-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