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一旁的金身羅漢法元與龍飛之前雖然是師兄弟,卻也看不慣龍飛在此緊要關頭還貪圖美色,以至於被人滅了肉身,擒住了元神。

雖然心中巴不得龍飛立馬去死,但是聽聞曉月禪師之言後也趕緊開口道:“這位少俠,有話好好說,還請先放了龍飛吧”

張陽看著二人輕笑一聲,隨即開口說道:“二位還是省省心,先關心一下自己能不能活過此劫吧!”話音剛落張陽手中的龍飛最後一絲元神便被煉化,再無一絲生機,惡貫滿盈的七手夜叉龍飛死在了張陽手中。

張陽收起龍飛的頭顱對曉月禪師傳音說道:“禪師此次行動必然失敗,若是能僥倖逃得一命,還請禪師在黃山等我,共商覆滅峨嵋大計。”

話音剛落便攜著石玉珠破空而去,因石玉珠真氣尚未複原,張陽便駕雲前往武當。一路乘風排雲,不多時便到了武當山山門。

而慈雲寺在張陽走後不久便燃起了熊熊大火,眾人顧不得去追趕張陽,紛紛前去救火。

張陽攜著石玉珠落在武當山門前已是醜時,在石玉珠稟明身份之後,自有武當弟子帶著石玉珠前去稟明半邊老尼。張陽獨自等了一會兒便見到一個頭髮剃了半邊留了半邊的尼姑走了出來。

那尼姑見到張陽便先開口說道:“老身半邊,閣下便是救了我那不成器的徒兒的張道友吧?”

張陽聞言不便再看,當即答道:“在下張陽,見過半邊大師。”

半邊老尼對張陽說道:“此處不是說話的地方,道友還請隨我入殿敘話。”

半邊老尼說完便對張陽做了一個請的手勢便帶頭往一處大殿行去,張陽見狀也不猶豫,跟著半邊老尼走去。

張陽進殿之後,環顧了一圈,發現殿中除了自己、半邊老尼和石玉珠外還有一個老道,以及一個跟石玉珠有七八分相像的女子。張陽想來這二人應當便是那靈靈子和石玉珠的姐姐飄渺兒石明珠了。

張陽順著半邊老尼的指引在客座落座,半邊老尼見張陽坐下便走到主位和靈靈子並排坐下,隨即開口說道:“小徒已經將事情的經過跟我說了,在此我代小徒謝過道友的救命之恩。玉珠,還不快謝過張道友的救命之恩。”

石玉珠聞言,趕緊從半邊老尼身邊走出來,對張陽說道:“石玉珠謝過道友救命之恩,大恩大德石玉珠冇齒難忘。”說完對著張陽納頭便拜。

張陽見石玉珠就要下拜,趕緊伸出雙手虛托,石玉珠隻感到膝下有一陣清風托住自己,讓自己跪不下去。

正待用力時便聽到張陽的話傳來:“我救你並非是要受你這一跪,你能在心中記得就行,不需要用下跪來表示。若是你執意要跪,那我現在就走。”

石玉珠轉頭看向半邊老尼,見自己師父微微點頭,便順勢直起身來不再下跪,又轉到半邊老尼身邊侍立。

半邊老尼見張陽並不脅恩圖報,心中對張陽好感更深,想張陽開口問道:“老身觀道友年歲不大,道行卻已十分深厚,不知道友是何人門下?尊師何人?竟能教出道友道行進境這般迅速的弟子。”

一旁的靈靈子聞言也是大感好奇,不由出聲問道:“不錯,老道也十分好奇,究竟是何方神聖教出了道友這般道行高深而又年輕的弟子。”

張陽聞言,不由得輕歎一聲,對殿內四人開口說道:“此事本無不可對人言,但近來發生了一些特殊情況,致使我背離了師門。雖不是我本意,但也不是什麼光彩之事。”

靈靈子聞言更是驚奇,疑惑的說道:“似道友這樣的年紀就有這般道行定是玄門正宗親傳,不知何事會使道友做出背教之舉?”

一旁的半邊老尼不住的給靈靈子使眼色,靈靈子隻當冇有察覺,因為靈靈子想到武當日後尚有一大劫,而光憑自己和半邊老尼二人實在冇有十足的把握能夠度過。

若是能將眼前之人拉入武當,那日後度過劫難的機會將又多了幾分。當下便不顧半邊老尼的眼色繼續詢問張陽。

張陽本不想說,但架不住靈靈子不住的詢問,當下便歎了一口氣,對幾人說道:“既然如此,那我便將此事簡略的說一下吧。”

隨即略一整理了一下思緒,將自己背教而出的前因對幾人詳細的說了一遍。四人聽完反應各不相同。靈靈子和半邊老尼不置可否,而石玉珠和石明珠二人卻是義憤填膺。

張陽見此也不強求每個人都讚同自己,繼續開口說道:“其實我隻是與峨嵋的白穀逸有仇而已,但是白穀逸身為二老之一,又是峨嵋的長輩,妙一真人不會為了我而驅逐峨嵋的,我若還在峨嵋一天便無法光明正大的報仇,暗中下手非我性格,我若如此做了那和白穀逸又有什麼區彆?故而我隻得忍痛背教而出。”

靈靈子聞言,便問道:“不知道友今後有何打算?可願入我武當?待我二人之後,道友便是武當掌門。”

張陽對靈靈子說道:“承蒙您老的厚愛,願意邀我加入武當,但是我身負峨嵋根本道法,峨嵋掌教必不會輕易放過我,此時不過是因為要煉那金光烈火劍暫時騰不出手來罷了,待到此寶煉成必然會二老三仙齊出,取我性命。”

頓了頓,等幾人消化一番才繼續說道:“此時我若入武當,必會為武當帶來滅頂之災。此非我所願也。”

靈靈子聽完張陽的分析,嚇得後背出了一身冷汗,自己差點為武當帶來一場滅頂之災。想到此處,不由後怕不已。一時竟說不出話來。

半邊老尼見此,便接過話頭說道:“道友既然知曉那三仙二老不久便要來取道友性命,還如此淡定。想來道友心中已有定計?道友若有用上我武當的地方還請直言,我武當能幫的絕不推辭!”

張陽聞言心中不由一笑,這半邊老尼果然是個人精,隻說能幫的必定會幫,那不能幫的就不用幫了。

當下也不揭穿她,隻是說道:“不敢奢求武當幫忙,隻希望到時候二位能袖手旁觀便心滿意足了。”

半邊老尼本以為張陽會藉著救了石玉珠這事提出過分要求,心中都已經做好了被宰一刀的準備。

如今卻聽到張陽未有提出過分要求,隻是讓武當袖手旁觀,頓時大感驚愕。同時也為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而感到羞愧。

當下便出聲道:“道友且放心,此事我武當必不會同峨嵋一起出手。”

張陽謝過半邊老尼之後,隨即告辭離去,半邊老尼等人起身相送,張陽走到大殿門口便對半邊老尼說道:“道友請留步,我這便就去了。”

說完和靈靈子等人打了個招呼便飛入雲端,不一會兒便消失不見。-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