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張陽聞言便知對麵來人誤認為自己乃是那羅九的手下,當即便失笑出聲。

對麵有個男子見張陽不回答反而發笑頓時大怒,手一抬便放出一道白色光華的飛劍向張陽襲來。

張陽見狀,輕蔑一笑,口中說道:“米粒之珠,也放光華!”說完也不動用什麼法寶,隻是將手一抬一撈一捏,就將那道飛劍捏在手裡,兀自掙紮不休,表麵光華吞吐不定,不住的扭來扭去,欲要逃脫張陽的掌控。

那道士見了張陽空手便拿住了自己同伴的飛劍,頓時發出一聲驚呼:“這是分光掠影之法!”

張陽聞言驚訝的抬起頭看向那道士,說道:“想不到閣下竟能認出這是分光掠影,想來閣下並不是無名之輩,不知閣下姓名?”

那道士見張陽問起自己的姓名,便對張陽拱拱手說道:“我名黃玄極,曾蒙恩師玄真子收錄,在其門下學習。”

張陽聽到黃玄極自報姓名便想起來了這人是誰了。這乃是東海三仙中玄真子的弟子。一日玄真子命黃玄極因同他師兄諸葛警我分彆看守兩座丹爐,黃玄極道根不淨,走火入魔,到第七天時,丹爐崩倒,白糟踐了多少年工夫在天下名山福地采來的靈藥仙草。

玄真子見他塵心未淨,犯了道規,本要從重處罰,因念他在平日尚無過錯,隻將他逐出門牆。經諸葛警我再三替他求情擔保,說他昔日奉命采藥,同異派中人結下了不少的仇怨,求師父給他留一點防身本領,才未追去他的飛劍。

在不到三年工夫,黃玄極一意苦修,立誌到各處名山,將以前在自己手中失去的那一爐丹藥采辦齊全,再求各位前輩師叔替他向玄真子求情。

黃玄極知道前輩劍仙中,隻有峨眉派掌教乾坤正氣妙一真人齊漱溟及嵩山二老,能在玄真子麵前講情。妙一真人教規素嚴,恐怕懇求不了。想來想去,隻有二老中的追雲叟白穀逸,與峨眉教祖長眉真人以及玄真子、妙一真人,都是兩輩至交,最為合適。

但是追雲叟白穀逸性情特彆,黃玄極自己冇有把握。知道長沙穀王峰鐵蓑道人與追雲叟有極深的淵源,自己與鐵蓑道人先前本是忘年之交,非常莫逆。將藥草采齊後,先尋了一個適當地方藏好,徑來尋鐵蓑道人時,已往雲貴一帶雲遊去了。

黃玄極正在失望之際,忽然碰見趙心源也是來尋鐵蓑道人,他見趙心源根骨非凡。

而且趙心源又是俠僧軼凡的弟子,俠僧軼凡與苦行頭陀本是同門師兄弟,便想萬一尋鐵蓑道人與追雲叟不成,再請心源引見到俠僧軼凡那裡,求他轉托苦行頭陀講情,留一個最後的退路。

黃玄極和趙心源又有共同的敵人,兩人同病相憐,越談越投機。又在臘月二十八這天找了個酒店喝酒,剛好遇到了來吃飯的許鉞,三人一見如故便聚在一起吃喝。

這時羅九在這個酒店裡召集手下準備報仇戴家場,被三人聽見,義憤之下便趕到戴家場助拳。結識了此間地主飛麒麟戴衡玉、登萍仙子戴湘英兄妹二人,以及幾人的義兄玉麵吼白琦和許鉞的堂弟許超。後又結識了俞允中以及其未婚妻淩雲鳳、嶽父淩操。

今日眾人正在操場上演武談笑間,忽聽有人稟報說外麵來了個生人,眾人以為是羅九的走狗,便一齊出來察看。便有了開頭的情景。

張陽聽到此人便是黃玄極之後不禁多看了幾眼,對其說道:“說起來我與你還有些淵源。今日我有要事在身,卻是不與你分說了,日後你自然會知曉。”

又轉頭對放出飛劍那人問道:“你便是趙心源吧?我與你師父俠僧軼凡曾是舊識,你師父本就嫌你冇甚本事卻偏愛賣弄所以纔不願見你,冇想到你到現在還是一點冇改。”

那趙心源聞言不由的又羞又愧,訥訥不知所言。隻把頭低下,不敢看向眾人。

卻又聽到張陽說道:“不過雖然你本事低微,但是卻是個難得的有俠義心腸之人,眾多前輩劍仙在這點上都比不上你,他們雖然本事比你強,但是已經失去了自己的初心。希望你能保持住自己的初心吧。”

張陽說完便將手中飛劍向趙心源一擲,將飛劍還給了趙心源之後。張陽這纔對眾人說道:“以我的道行,就算是那羅九的師父萬裡飛虹佟元奇親來,尚不能在我手中走過一個回合,更何況那羅九乎?”

張陽等眾人消化了一下才繼續說道:“他不過是會一點劍術的凡人,又能付出什麼樣的代價來請動我,讓我替他出手?”

張陽見眾人均沉默不語便繼續開口說道:“我說了此次前來是為了找這位淩操老爺子的叔祖有事相談,並不是為了要參與你們之間的爭鬥。”

淩操再度聽聞張陽說起自己叔祖,心中暗道:“難道此人真的是要找我那未曾蒙麵的叔祖?我倒是記得自己先輩有兩人踏上仙途的,莫非說的是他們?”

正在低頭思索間,卻突然聽到眾人一陣驚呼,趕緊抬頭看去,卻發現剛剛那人往後山走去,也不見其速度怎樣快,卻一步走完便出現在了遠處,不過兩三步身形便消失在群山之間,不見了蹤影。

那黃玄極見此,不由得喃喃自語道:“移山縮地之法?這人年紀輕輕怎麼能用出如此多需要高深的道行才能用出的玄門真法!莫非是什麼老怪物返老還童不成?”

那趙心源在一旁聽到黃玄極在喃喃自語,不由想到剛剛張陽說的連萬裡飛虹佟元奇都走不過一招的話語。當下出聲問道:“兄長,此人真的有他自己所說的那般厲害嗎?我看他的年紀也不比我大多少啊!”

黃玄極聞言對趙心源說道:“賢弟你入門未久,不知道這其中深淺。我也是在恩師玄真子門下聽恩師說起過,才知道這些法術。此人剛剛空手拿住你飛劍用的法術名為分光捉影,非得有十分深厚的道力才能練成,不然隻會丟了自己的性命。”

黃玄極見眾人都盯著自己認真聽講便接著說道:“剛剛你們看他隻是跨了兩三步便失去了身形,可這兩三步直接就跨過了百十裡,如果他一直走到現在,離我們怕不是有數千裡之遙。這門法術名叫移山縮地,道行足夠高的人一步便可跨過百十裡之遙。乃是我玄門中少有的妙法。”

又對趙心源說道:“賢弟你彆看他外貿年紀不大,要知道我輩修煉有成之人隨意改換容貌隻是等閒,更有眾多的靈藥仙丹可以永葆青春,切不可以外貌去評定一個人道力深淺。”

趙心源聞言點頭稱是。-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