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日月僧千曉見張陽消失不見,轉頭對玄都羽士林淵問道:“師兄,我們快些走吧,去晚了怕是要趕不上了。”

玄都羽士林淵聞言不由得心中一陣無語,人家都說了再去就要死在那了,你這個缺心眼的還要趕去送死。

有心想要說出不去的話,可話到嘴邊,怎麼也說不出口,隻得歎了一口氣。

在心裡安慰自己:我們隻是去看看情況,若智通敗了,救得他性命便走,絕不出手與峨嵋為敵,這樣應該就不會出事了。

安慰完自己,給自己打了氣之後林淵纔對日月僧千曉點點頭。當先身劍合一化作遁光離去。

日月僧千曉見自己師兄先行一步也身劍合一化作遁光跟了上去。

不多時,二人便趕至慈雲寺附近,正巧遇見倉惶而逃的尉遲元,二人同尉遲元落下劍光,現出身形,聽說起寺中情形,便知以自己二人的道行前去難以討好。

二人又尋思著這暗中來破寺的敵人,肯定冇有幾個能手。

日月僧千曉便開口道:“現在魏家場那邊峨嵋派的高手眾多,我們去了於事無補,不如先去慈雲寺看看,若是可以的話就殺些峨嵋小輩收點利息,不行的話就救些同門便走。”

玄都羽士林淵見日月僧千曉的提議正合自己的心意,當下便點頭同意,尉遲元見二位師叔發話,自然不敢有意見。

當下由尉遲元引導,三人不消片刻,便到了慈雲寺。

隻見慈雲寺前麵大殿院落中,各色的劍光絞成一片,地上躺著三具屍體。

三人定睛看去,發現隻剩明珠禪師與智通,正同萬裡飛虹佟元奇、摩伽仙子玉清大師和周輕雲三人鬥劍,二人怎能敵得過峨嵋這三人?

正在勉力支撐間忽然聽到有破空聲,抽空一看正是尉遲元三人趕到,當下大喜,猛得一提真氣,賈起餘勇將劍光朝三人壓去。

玄都羽士林淵見峨眉派這三個人的劍光如神龍出海,變化無窮,心中暗暗驚異。

想起來時出雲子所言,不敢立即出手。

那日月僧千曉見狀,早已忍耐不住,將先前張陽告誡的話拋在腦後,手指處,紅黃兩道劍光直往玉清大師頭上飛去。

原來峨眉派眾劍仙怕交戰時壞了辟邪村,便議定在那荒無人煙的魏家場迎敵。

那魏家場在辟邪村外的一座小山下的廣場上,在明末大亂之後,魏家場已成一片瓦礫荒丘,無一戶人家,俱是些無主孤墳,白骨嶙嶙,天陰鬼哭。因此人煙稀少,離城又遠,又僻靜,往往終日不見一個路人走過。

嵩山少室二老和苦行頭陀把峨嵋眾劍俠分為幾撥進行對敵。

左麵一撥是髯仙李元化、風火道人吳元智、醉道人、元元大師四位劍仙,率領諸葛警我、黑孩兒尉遲火、七星手施林、鐵沙彌悟修等分頭迎敵。

右邊一撥是哈哈僧元覺大師、頑石大師、素因大師、坎離真人許元通四位劍仙,率領女神童朱文、女空空吳文琪、齊靈雲姊弟分頭迎敵。

嵩山少室二老追雲叟白穀逸、矮叟朱梅及苦行頭陀三人指揮全域性;

白雲大師率領周淳、邱林、張琪兄妹、鬆鶴二童在觀中留守,必要時出來助戰。

玉清大師、萬裡飛虹佟元奇二位劍仙率領笑和尚、周輕雲二人,暗中前去破了那慈雲寺。

到得酉時,慈雲寺眾人在曉月禪師的帶領下前往魏家場迎敵。

峨嵋派的玉清大師、萬裡飛虹佟元奇、笑和尚和周輕雲四人早在申時便已在慈雲寺外就位,隻等曉月禪師出寺便殺進慈雲寺內。

那玉清大師和佟元奇兩人先前同飛天夜叉、明珠禪師交手,不到一會兒,智通也從後殿趕來助戰。

智通見來人厲害,用手往後腦一拍,飛起三道光華,直取萬裡飛虹佟元奇。

佟元奇見智通飛劍厲害,不敢怠慢,指揮劍光化成一道長虹,雙戰智通、明珠禪師,三人交戰良久,不分勝負。

玉清大師正戰飛天夜叉馬覺,忽見智通出來飛起三道光華,知是一個勁敵,恐怕佟元奇勢孤,正待將飛天夜叉馬覺除去。

恰好周輕雲從後殿出來,喝道:“大膽妖僧,休得猖獗!周輕雲來也!”

話言未了,劍光已經飛起。智通見來人正是去年夜探慈雲寺,連傷俞德、毛太的那個黑衣女子,仇人見麵,分外眼紅。

與明珠禪師打了一個招呼,便放下佟元奇,運動三道光華,與周輕雲的飛劍戰在一起。

玉清大師自從到神尼優曇門下後,輕易不肯傷生。

這次玉清大師見智通劍光厲害,恐怕輕雲有失,一麵迎敵,一麵往周輕雲這邊走來,欲待與周輕雲交換敵人,讓周輕雲去戰飛天夜叉馬覺。

那飛天夜叉馬覺本不是玉清大師敵手,他偏不知分寸,見玉清大師且戰且退,以為玉清大師怯陣,打算逃走。

飛天夜叉馬覺一麵運動飛劍,緊緊逼住玉清大師的金光,一麵對玉清大師喝道:“賊淫尼休要逃走,快快投降,讓俺快活快活,饒你不死!”

玉清大師聽馬覺口出不遜,心中大怒,罵道:“不知死活的業障!我無非憐你修煉不易,你倒不知好歹,出口傷人。聽你之言,也絕非善類,本師須替世人除害,容你不得。”

玉清大師說完便將手往金光一指,忽地金光閃耀,如同金蛇亂跳,將馬覺圈繞在內。

飛天夜叉馬覺才知厲害,欲待逃走,已經不及,被玉清大師的金光卷將過來,連人帶劍分為兩段。

智通的三道劍光分成三路直取周輕雲。周輕雲堪堪迎敵不住,恰好玉清大師斬了飛天夜叉馬覺,前來相助,周輕雲才得無事。

這時天已昏黑,玉清大師見智通劍光厲害,明珠禪師也非庸手,笑和尚也不見出來,又不知寺中虛實。

心中想道:“一直這樣相持下去,萬一同來的人吃了虧,自己有何顏麵再回去見二老同眾人?”-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