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尉遲元見日月僧下去,並未占著絲毫便宜,便打點了腳底抹油之想。

又見林淵下去,將眾劍仙困住,好生高興。

自知此地有他不多,無他不少,打算趕往辟邪村,去看曉月禪師勝負如何,好回來與林淵報信。

正待起身,對麵飛來一道長虹金光。他知道除峨眉掌教真人、三仙、二老外,無人有此本領。

猛一抬頭,又見從辟邪村方麵飛來三四道金光、白光,與先前金光不相上下,同時墜在對麵殿脊上麵,定睛一看,嚇了個膽落魂飛。

他本是驚弓之鳥,見到峨嵋來了眾多高手,便知大事不好,心裡有了彆樣的想法,頓時腳底抹油,一刻也不敢停留便偷偷溜走。

日月僧千曉最為顢頇,將張陽先前的話語忘的一乾二淨,他第一個看見的人正是矮叟朱梅,因從他未見過朱梅,不知朱梅的厲害,隻知道是敵人的救兵,想也不想便把兩道劍光放了出去,直取朱梅。

後麵看清來人中有追雲叟同苦行頭陀時,才知道大事不好,正想收劍逃走卻哪裡還來得及。

那矮叟朱梅一點也冇把日月僧千曉的飛劍放在心上,見其放出飛劍來取自己,頓時哈哈笑道:“微末之技,也敢來此賣弄!”

隻用手一指,一道金光過處,便將日月僧千曉的飛劍斬斷,四散墜地。

佟元奇見狀立馬指揮劍光飛了過去,一劍就結果了日月僧千曉的性命。

這時妖雲散儘,玉清大師便率領眾人,上前拜見師父同各位前輩。

追雲叟便問寺中凶僧餘黨如何發落。

笑和尚出來答道:“適才弟子已將智通的弟子們擒住,讓他等相互指認辨明,將惡跡斑斑全都殺了。

“寺中尚有數十名打雜燒火的僧人,他們隻是供智通等人役使,尚無大惡,已分彆告誡,任他等自行逃命去了。”

“寺中尚有若乾婦女,問明俱是被凶僧強搶霸占而來。弟子鬥膽做主,放火時節,已將廟牆打開一麵,命她等各攜凶僧財物往外逃命。”

“還有一個凶僧名喚慧能,本當將他斬首,因他向弟子苦求饒命,立誓痛改前非,所以僅將他的飛劍消滅,割去兩耳,以示薄懲,現在也已放他逃生。弟子擅專一切,還望各位前輩老師寬宥。”

追雲叟見笑和尚小小年紀,辦事井井有條,不住點頭。

矮叟朱梅道:“適才我聽見有人聲喧嚷,想是附近救火的人,如何這半天倒不見動靜?”

追雲叟道:“我因怕人來看見殺死多人,難免要經官動府,所以施了法不讓人看到此間具體情形,等會再顯一些靈異,表明此地乃是天誅。這顯些靈異的事,須仗優曇大師佛法。天已不早,就請大師出手吧。”

神尼優曇聞言道:“如此,貧尼便僭越了。”

這時火勢已漸漸蔓延到前殿,院落中鬆柏枯枝被火燃燒,畢畢剝剝響成一片。

神尼優曇當下命玉清大師去尋了五尺高下一塊長方形的石碑,放在大殿院落中間。

將手一指,便有一道金光射在石上。一會兒工夫,便顯出“殺盜**,恣情荼毒,天火神雷,執行顯戮”十六個金色似篆非篆的文字,寫成之後,黃光閃耀,兀自不散。

這時火勢漸大。追雲叟道:“等到天亮霧消,此地必然變成一片瓦礫場。地方官員前來驗看,必定疑神疑鬼,不致牽連無辜。現在事已辦完,玉清觀中還有幾個受傷之人,我等急速回去醫治吧。”

優曇大師見大事已畢,便說道:“我尚有事他去,不同諸位回玉清觀了。”說罷,告辭而去。

大家正要隨二老、苦行頭陀駕起劍光,返回玉清觀時卻突然聽到一個男人的說話聲。

“白矮子且慢,我與你這老不死的還有一筆賬冇算呢!”開始聲音還很遠,等說到最後一個字的時候聲音已經到了眾人耳邊。

眾人聽見這聲音紛紛落下劍光,現出身形向來人看去。

隻見來人身著一身五色流轉的道衣,倒提著一口二尺餘長的寶劍,把天空當作平地一般,淩空一步一步的向眾人走來,也見不到來人腳下有借力之處。

眾人看清來人的樣貌頓時神色各異,白穀逸當先出言道:“我道是誰敢如此叫我,原來是你這個不忠不孝的小賊。”

矮叟朱梅和玉清大師正要出手卻被苦行頭陀攔下,張陽見到幾人的小動作不由開口笑道:“怎麼?幾位這是要一起對我出手嗎?那我可真是榮幸之至呢!”

白穀逸和苦行頭陀對視了一眼,由苦行頭陀上前答話道:“張師侄和敝派的白老前輩不過是一時誤會罷了,何必要鬨得這麼大,鬨到背師叛教的地步呢?不如二位互相服個軟,由貧僧做主為你二人將和,免得做出親者痛仇者快之事。”

“昔年申屠宏誤殺異派之人,妙一真人尚且罰申屠宏在八十一年內曆經三劫,夙根不昧方能重返師門,為何如今白穀逸害了孫南卻一點懲罰都冇有呢?隻是因為白穀逸道行高深便可肆意妄為嗎?孫南就白死了?”張陽聞言反問苦行頭陀道。

張陽接著說道:“我隻聽聞隻有昔年綠袍老祖纔對門人動輒打殺,如今看來峨嵋在某些方麵豈不與綠袍老祖一樣?”

“你這個叛徒膽敢滿嘴噴糞,拿命來吧你…”

一旁的笑和尚早在張陽剛出現時就已經按捺不住想要出手的**,隻是礙於師父苦行頭陀正在說話,不好越過師父出手。

如今見張陽更是拿峨嵋和綠袍老祖對比,頓時怒不可遏,含怒出手,一道金光破開虛空想張陽襲來,更將無形劍隱藏在金光之中一併襲來,要給張陽一個好看。

一旁的苦行頭陀見徒弟笑和尚出手,心中也想看看張陽的成色,再趁機給張陽一個教訓,便冇有立即出手阻止。

笑和尚見師父並未出言製止,心中大喜,猛提真氣,劍光更加淩厲。

玉清大師和周輕雲見笑和尚已經動手,擔心他不是張陽的對手,也一前一後放出自己的飛劍向張陽飛去。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