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正當張陽下定決心準備要將乾天火靈珠煉成太陽之後纔出山的時候,張陽的元神卻感應到了附近有人出現。

張陽轉身向來人方向看去,卻發現是一個身著黑衣的女子。

張陽仔細看去發現那女子年約十六七歲,生得猿背蜂腰,英姿勃勃,鴨蛋臉兒,鼻似瓊瑤,耳如綴玉,齒若編貝,唇似塗朱。

兩道柳眉斜飛入鬢,一雙秀目明若朗星,睫毛長有二分,分外顯出一泓秋水,光彩照人。

張陽見那個少女離自己還遠便注視著那個少女,看看其是否為自己而來。過了一會兒那少女轉過一塊大石,終於是來到張陽的身前不遠。

那少女一見到張陽便開口問道:“尊客從哪裡來?大晚上的到我這桂花山福仙潭來有何貴乾?”

張陽一聽這女子說這裡是桂花山福仙潭便在心底暗自苦笑,冇想到自己隨便選了個方向竟然跑到了這桂花山來。

“這位姑娘可是那墨鳳凰申若蘭申姑娘嗎?”張陽心中對來人隱隱有了猜測,但是為了保險起見還是出聲詢問道。

“我就是申若蘭,尊客到底是何人?為何深夜到我這桂花山來?”申若蘭本來正在桂屋中修行,卻突然聽到紅花姥姥給自己傳音,讓自己到此處來尋一個人。

到了此處附近發現果然有一個人站在那裡發呆,申若蘭仗著自己靈目通幽,能白晝視物,看見來人是個年紀不大的青年。

申若蘭年輕氣傲,仗著自己已得紅花姥姥真傳,且又得了紅花姥姥的諸多法寶。

不認為來人如此年輕,道行會比自己高出多少。

便準備悄悄摸到張陽近前給來人一個下馬威,再詢問來者何人,到桂花山來所為何事。

冇想到離那人還有老遠就被人發覺,一雙燦若星辰的眼眸隨著自己的移動而移動。冇奈何隻得大大方方的走出來。

申若蘭見來人準確說出自己的名字,但自己的確卻未曾見過此人,不由好奇的問道:“我好像並未見過尊客,尊客怎知我的姓名?莫非你是那金氏姐弟請來的幫手嗎!”

說完便做出一副戒備之色看著張陽。

張陽聞言笑著對申若蘭說道:“姑娘不必緊張,我隻是無意間路過這裡,見此地風景秀麗,特地下來賞玩一二。”

“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子嗎?大晚上的你能看到個鬼的景色秀麗!快點如實招來,不然彆怪姑奶奶我對你不客氣了!”申若蘭對張陽的敷衍回答很是不滿。

張陽聞言詫異的看了申若蘭一眼,心想這墨鳳凰果然有點門道,這心思果然敏捷。

“實不相瞞,我機緣巧合之下服食了萬載空青,練就了一雙上觀九天,下照九幽的靈目,這區區黑夜對我來說就和白晝冇有什麼區彆。”

“你就吹牛吧你!還上觀九天,下照九幽,你怎麼不說你是地仙老祖,乃是遊戲人間才誤入此山的呢!”

“呃…這都被你知道了?”張陽聞言仔細看了一眼申若蘭,道行不是很高啊,怎麼會知道自己是地仙老祖的呢?正要出言詢問間。卻突然感應到旁邊又有一個人鬼鬼祟祟的摸過來。

張陽收回想問的話,伸出右手手指指了一個方向,對申若蘭說道:“那邊摸過來的那人你認識嗎?”

申若蘭聞言,轉頭看向張陽手指的方向,正看到一個人影摸黑悄悄的接近二人。申若蘭定睛一看,發現那人正是自己師父紅花姥姥在旁門時的朋友飛龍師太的弟子金駝。

當下一聲大喝:“好個不知羞恥的紅臉賊子,又來到本山攪擾,看我不打斷你的腿。”說完便放出一道青光向那人飛去。

那人見申若蘭放出飛劍向自己殺來,頓時大怒,放出三道青灰色的劍光抵住申若蘭的飛劍。

同時嘴裡大罵道:“好個不知羞恥的賤婢!揹著姥姥在此私會男人!我說你怎敢三番五次拒絕我的心意,原來是有相好的了!我這就回去讓師父出麵提親!等你過門之後看我怎麼用家法處置你!”

申若蘭聽罷怒不可遏,猛得一催真氣,將青光逼的大漲,破開三道青灰色的劍光的阻攔,直直的朝那人的脖子飛去,那人見情況不妙,趕緊挪了一下身體。

申若蘭的飛劍擦著那人的肩膀飛過,那人受了傷之後連話都不說一句,收起飛劍駕馭劍光就走。

申若蘭本想飛身去追,但又想到張陽還在身側,自己離去,師父紅花姥姥無人看守,便強行按捺住心中的殺意。

張陽見申若蘭臉都氣紅了,不禁開口問道:“此人是誰?”張陽雖知劇情,但實在想不起來這等小角色是誰。

申若蘭聞言看了看張陽,見到張陽如此高大帥氣,再對比剛剛那個紅臉鬼,頓時對張陽好感拉滿,也不顧自己與張陽乃是初次相見,便對張陽將那人的來曆全盤道出。

原來剛剛那人名叫金駝,原是廬山白鹿洞飛龍師太的徒弟。還有兩個姐姐金鶯、金燕。

他們姐弟三人仗著自己得師父飛龍師太的寵愛,無惡不作。那飛龍師太與申若蘭的師父紅花姥姥當年原是好友,後來紅花姥姥得了天書,改邪歸正之後,兩人漸漸生疏起來,可是表麵上的來往卻依然照舊。

飛龍師太在年前又來看望紅花姥姥,紅花姥姥談起隻等有人前來盜草破了福仙潭,便要圓寂飛昇。

這次飛龍師太是帶著她的那三個徒弟來的。有一個紅臉的就是剛剛被趕跑的男子叫金駝,最為可惡,聽說紅花姥姥不久就要飛昇。

便癡心妄想,打算等紅花姥姥走後霸占此山,把桂花山奇珍烏風草據為己有,還欲要紅花姥姥將申若蘭嫁給他。

飛龍師太向來耳軟心活,聽了她三個徒弟的話,以為紅花姥姥還是當年那般脾氣,便勸紅花姥姥不必把這天材地寶奉予外人,昔時誓言不過與長眉真人打賭的玩笑話,作不得準。

飛龍師太叫紅花姥姥隻管放心飛昇,將這桂花山以及烏風草交給她掌管,作為她的彆府。又勸紅花姥姥將申若蘭許配自己的徒弟金駝。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