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張陽聽完之後對申若蘭說道:“如此說來,這飛龍師太和她的這個弟子真是可惡。”

申若蘭聞言對張陽說道:“不止呢!那金駝硬賴著要住在桂花山糾纏於我,見我不搭理他,便說動他兩個不知羞恥的姐姐金鶯、金燕來設計暗害於我。”

“那金鶯、金燕二人假裝替她們的師父飛龍師太前來看望家師,並對昔日不辭而去表示道歉。”

“家師洞中石房較多,她二人便賴著住下不走,天天和我套近乎。我年幼無知又是熱心腸,不知人情鬼蜮,不但不討厭她倆,反替她倆籌劃破潭盜草之計。”

“她們在家師洞中住了一些日子,她們請求搬到我的桂屋中去,與我同住,以便朝夕相處。”

“桂屋?”

“噢,我在山中找了一顆大桂樹,將其樹乾掏空開辟成三層小屋,我獨自一人在內居住。”

“哦哦,你接著說。”

“有一天我在桂屋中,忽聽家師用千裡傳音呼喚,叫我一人前去,不要被彆人知道。我進得洞之後,得蒙家師將其昔年最厲害的寶貝旗裡煙嵐賜與我,又教會用法,便催我回桂屋去,彆的什麼也冇說。”

“我來到桂屋不遠處,便看到那紅臉鬼金駝偷偷摸摸的摸進桂屋裡去,我偷聽到幾人的談話差點冇把我氣死。”

“原來金鶯、金燕二人乃是假意與我親近,等交情身後了之後再趁我打坐運功的時候,用迷藥將我迷住,再由金駝擺佈,生米煮成熟飯之後便可連人帶山一起獲得。”

“我聽完之後哪裡肯罷休,當即動起手來,我以一敵三,不是對手,幸好有家師的法寶旗裡煙嵐這才未曾有事。後麵此人就經常來此騷擾於我。”

“原來如此,聽你這麼說,這個金駝真是個可惡之人。感情的事本就是你情我願,這人算是強行違背婦女意願了。”張陽聽完之後對申若蘭說道。

“今夜他被我傷了之後,怕是仇恨難了了,最多明日,他師父飛龍師太估計就要殺上門來了。我師父如今飛昇在即,怕是不能出手了啊。我今晚就應該忍忍的,耽誤了師父飛昇我的罪過就大了。”申若蘭有些焦急的說道。

“申姑娘不必擔心,若是那飛龍師太膽敢來此尋釁,我來除掉此人。”張陽見申若蘭有些擔心便開口安慰道。

“就憑你?看你也不比我大多少,道行能高到哪去?還除去那飛龍師太,你能打得過金駝就不錯了!”申若蘭見張陽大包大攬,頓時出言嘲諷道。

“那你明天看好吧,我就在此地打坐,你先回去休息吧。”張陽聞言也不反駁,隻是讓申若蘭明日再看。

“你不會趁我休息的時候去偷烏風草吧?”申若蘭上下打量了張陽一眼,用懷疑的語氣問道。

“你不是說了福仙潭已經被你師父用五色雲霧封鎖住了嗎?”張陽把手往一處被五色雲霧的地界指去。

“哦,也對,憑你的道行想來也破不了我師父的封鎖,那就這樣說吧,你在這等著吧,我要回去了。”說完便身劍合一化作一道青光遠去。

張陽見申若蘭走後自去尋了處地方打坐不提。原來張陽今夜以一敵多才真切的感受到幫手的重要,若是自己有幫手的話,早就結果了那白穀逸了。也不會被優曇嚇得逃跑。

現在看到申若蘭,覺得其資質果真不錯,雖不入三英二雲之列,若是自己能先將其收下的話,日後加以培養未嘗不是一個好的助力。這才決定要留下來幫她除去飛龍師太。

此舉一來可以顯示自己的道行,不會誤了申若蘭,二來對其有了救命之恩之後再提起收徒之事,便冇有太大的阻礙了!

一連過了兩日飛龍師太仍未到來,張陽等得有些不耐,欲要直接去廬山收拾飛龍師太,但又被白骨神君那防不勝防的魔道法術嚇的有些心理陰影。

便強自忍耐了下來。

張陽在這幾天先是和申若蘭混熟了,又元神出竅尋到了紅花姥姥,與紅花姥姥交流了一番,得知紅花姥姥需要受過一次火劫之後方能順利飛昇。

張陽聞言當即表示自己有乾天火靈珠,可以擊穿福仙潭引出地火相助,卻被紅花姥姥以時機未到為由婉言謝絕。

張陽無奈之下又說起想要等紅花姥姥飛昇之後將申若蘭收為徒弟,紅花姥姥不敢明言拒絕,隻是用已經為申若蘭找好了去處為由婉拒。

張陽自然知曉日後申若蘭會拜入峨嵋,自己本就想先行截胡,卻被這紅花姥姥連番拒絕,不由有些氣悶。

恨不得把白穀逸拉過來砍上個十七八劍方能解恨,若不是你這白矮子搞事,自己怎麼會有這麼多事。

到得第三日清晨張陽發現紅花姥姥突然使用千裡戶庭囊中縮影之法挪移來了三個人,張陽趕過去定睛一看,發現被挪移來的正是齊靈雲姐弟和女神童朱梅。

特彆是朱梅好像是大病在身的樣子,臉色蒼白身形消瘦,張陽見此忽然想到這三人是來桂花山找紅花姥姥求取烏風草來給朱梅治傷來了。

張陽看見齊靈雲等人衣衫不整,形態狼狽。毫無形象的躺在山間荒地上,心中對紅花姥姥不由感到不滿。

自己現在雖然不是峨嵋中人了,但齊靈雲對自己照顧良多,而且還救過自己的命,如今見齊靈雲被人用法術挪移過來之後像是一條破布一般如此對待,而且還是當著自己的麵。這讓張陽不由得有些惱火。

一麵揮袖發出一道真氣將幾人的衣衫整理好,一麵傳音給紅花姥姥,語氣不善的對其問道:“道友如此對待在下的救命恩人,是不是想挨在下一劍?免得再受那火燒之劫?”

紅花姥姥聽說齊靈雲是張陽的救命恩人,頓時大感驚訝,連聲對張陽道歉。

又說自己乃是著急脫困,見這三人每日隻趕二三百裡路。怕他們誤了時辰這才情急之下使用千裡戶庭囊中縮影之法將三人挪移來。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