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張陽見紅花姥姥連連道歉,這才勉強暫時先放過她,又揮出一道真氣先將齊靈雲救醒。

不多時齊靈雲發出嚶嚀一聲後醒轉過來,齊靈雲清醒之後先是坐起上半身,環視了一圈周圍的環境,看到自己處於一個陌生的環境中,而且張陽就站在自己身邊不遠。

頓時大驚,趕緊檢查一番自己的情況,見自己衣衫完整這才鬆了一口氣。

剛要去檢查朱文和自己弟弟齊金蟬的情況,卻猛的想起什麼似的,死死的盯著張陽看去。

“是你?你將我們攝來此地意欲何為?”齊靈雲語氣中飽含怒火的對張陽問道。

“師…呃…齊…呃…”張陽一之間不知道該如何開口,隻得咧嘴苦笑一下。

齊靈雲見張陽一副不知道該怎麼稱呼自己的模樣對張陽回道:“你還是叫我師姐吧。”

張陽聞言,頓時鬆了一口氣,對齊靈雲說道:“師姐你聽我解釋,將你們攝來的並非是我,而是此地的主人紅花姥姥,今早我見她用法術攝人,便跟過來看看是否發生了什麼大事,不想發現師姐你們躺在地上,這纔將師姐你喚醒。”

齊靈雲聞言聽到是紅花姥姥將自己等人攝來,立時反應過來自己三人的目的定然已經被紅花姥姥所知曉。

紅花姥姥乃是有名的前輩高人,其既已知曉自己等人的來意,那文妹的傷勢必無大礙。

相通此節也不再著急去檢查朱文和齊金蟬的狀態,而是想要站起身問問張陽到底是怎麼想的,怎麼會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

當下便掙紮著站起身來,不料還未站穩便感到一陣天旋地轉,歪歪扭扭的便要向地上倒去。

張陽見齊靈雲要摔倒在地趕緊閃身到齊靈雲的身體後麵將其扶住,對齊靈雲說道:“師姐小心點,你剛剛被人用千裡戶庭囊中縮影之法從千裡之外攝來,失去平衡,還是先坐下休息一會吧。”

張陽見齊靈雲醒來便要轉身離去,齊靈雲趕緊開口叫住張陽,等張陽站住之後,齊靈雲本想要開口質問張陽為何要叛教而去,張了張嘴,像是想起了什麼,低頭看了看仍未醒來的齊金蟬和朱文。隨即住口不言。

給張陽使了個眼色,同時說道:“跟我來。”便帶頭向旁邊走去。選了一顆可以看到齊金蟬二人的大樹,在其旁邊站定,轉過頭來看著跟過來的張陽。

“張師弟,我姑且先這麼稱呼你吧,你為何要叛教而出?就是因為白穀逸打了你一耳光?”齊靈雲等張陽站定之後率先出言發問。

“這件事確實是我的不對,是我心性不夠,被人施了手段。”張陽聞言露出一絲後悔、愧疚的神情對齊靈雲說道。

“當初是師姐你在我最絕望的時候出現將我救下,我一直很感激你的救命之恩,這件事卻另有隱情,不過不管有冇有隱情,事情都是我做下的,我本不該再為自己辯解。既然師姐你問起了,那我便告訴你吧。”

稍微組織了一下語言張陽纔開口說道:“那日我從九華山離去之後,路遇白骨神君,我和他對拚了一記,雖然我及時逃走,但是還是被他施了暗手。當天我到了成都之後先是見到孫師弟被害而後又被白矮子打了一耳光,心緒起伏之下,被白骨神君藉由在我身上下的暗手勾動內外二魔,糊塗之下做了叛教背師的決定。”

張陽將事情始末對齊靈雲說了一遍之後便默然無言,心中想起師父醉道人待自己如同親子,自己卻做出這等事來,心中不由得很是難過,又暗罵自己禽獸不如。

齊靈雲見張陽說完之後就是一副痛苦難受又自責的樣子,不由得大感心疼。欲要出言安慰一番,卻又不知道該從何說起。

等張陽的情緒平複了之後纔對張陽說道:“師弟,此事也不全是你的錯,你跟我回去向我父親和醉師叔解釋清楚再道個歉,我跟父親求個情讓他再將你收入門下。”

“師姐有勞你費心了,不過月缺難圓,有些事情一旦做了,就不能當它冇有發生過。我本孤童,深受師父和掌教的大恩,纔有今日。”張陽聞言對齊靈雲說道。

“本應報答恩師和掌教的授業之恩,奈何出了這事,我與白穀逸之間現在已經是勢如水火。我二人必有一人要死方能了結此事,現在要我再回峨嵋已是萬萬不能的了,峨嵋也不會因為我這事而懲罰白穀逸的。”說罷又對齊靈雲說起日前在慈雲寺和白穀逸等人鬥法之事。

齊靈雲聽完之後驚訝的將嘴巴張的圓圓的,半晌都未合攏。

良久才反應過來對張陽說道:“師弟你的道行已經這麼高深了嗎?連二老和苦行師伯都不是你的對手了嗎?”

“隻是勉力支撐而已,要不是玉清大師和笑和尚露出了破綻,時間一久我必敗無疑。”張陽連忙否認道。

“那也十分了不得了,畢竟你一個人同時和三位前輩爭鬥,雖敗猶榮。”

齊靈雲像是想到了什麼接著對張陽說道:“師弟,你走後醉師叔整日渾渾噩噩的,做什麼都不在狀態,就好像失去了精氣神一樣,你有時間還是去看看他吧。我真的擔心時間久了他會出事。”

張陽聞言語氣低沉的說道:“師姐,我這輩子最對不起的三個人就是我師父、你還有掌教了。你救我性命,師父和掌教授我藝業。當時若是不出峨嵋,我的道心難平,可能我的境界就止步不前了。現在出了峨嵋,我卻難過道德這關。這兩樣需要抉擇的時候我隻能選擇一樣放棄另一樣。我的內心因此而倍感煎熬,這抉擇實在是令我苦不堪言。”

“世間有無雙全之法,可以讓人儘得所有啊。”齊靈雲見張陽如此痛苦不由說道。

“不管你願不願意重回峨嵋,我都會跟父親說明此事的,我會向父親求情,讓他令峨嵋弟子不要再追殺你。但是你也要答應我,不能自甘墮落,學那魔道、旁門中人為非作歹,肆意傷人性命。不然我拚著性命不要也會殺了你!”

張陽聞言不由一怔,心中十分感動,冇想到在這種時候齊靈雲仍然願意幫助自己,救命之恩尚未報答,卻又要欠下恩情。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