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這時張陽聽見遠處有破空聲傳來,抬眼看去,發現是申若蘭駕馭飛劍而來。

張陽轉頭對還在發怔的齊靈雲說道:“師姐,有人來了。”

齊靈雲聽到有人到來趕緊整理儀容,隨張陽回到三人剛落地之處。見到自己弟弟和朱文還未曾醒來,便上前將二人喚醒,二人醒來之後,見張陽也在此地,誤以為是張陽將其攝來。

朱文因傷在身無法動彈倒還好,那齊金蟬見到張陽便破口大罵,邊罵邊摸索著要抽出鴛鴦霹靂劍和張陽動手,卻被齊靈雲喝止。

齊金蟬十分鬱悶,自己姐姐在旁見到仇人不僅不動手,還幫著仇人喝止自己,頓時十分的委屈,生氣的跑到一邊去了。

齊靈雲見齊金蟬未有走遠,也不去管他,對張陽介紹到道:“朱梅師妹現在已經改名叫朱文了。”

張陽見朱文未有露出敵意,對朱文回了一禮問起朱文這是怎麼回事?

齊靈雲剛要解釋卻發現旁邊落下了個少女,便住口不言,對著來人問道:“尊駕可是此間主人嗎?”

申若蘭見齊靈雲仙資不凡,容貌昳麗,猜測其道行不淺,頓時不敢怠慢。回禮道:“當不得仙子如此稱呼,妹子申若蘭,乃是此間主人紅花姥姥的弟子,家師知道今日會有有緣人來取烏風草,特命妹子前來相迎。敢問二位可是來取烏風草的?”

齊靈雲見申若蘭英姿勃勃,又知禮節,心中十分喜歡,便對申若蘭說道:“我名齊靈雲,乃是峨嵋妙一真人長女,這位是女神童朱文,我師妹朱文她中了異派中一種名叫都天神煞的惡毒妖法。”

說罷將手往朱文處一指,又接著說道:“此次前來正是為了求取烏風草來替我師妹解毒的。”

申若蘭聞言大喜,對齊靈雲說道:“果然是你們,我師父早就算到近日會有人來取烏風草,並破了福仙潭助她飛昇,連日來做了諸多準備,今日可算把那麼盼到了。”

齊靈雲聞言對申若蘭說道:“便是令師將我等用法術攝來的。”卻是齊靈雲被人不聲不響的用法術攝來,心中有氣,淡淡的刺了申若蘭一句。

申若蘭聞言有些尷尬,以自己對師父紅花姥姥的瞭解,這還真的是紅花姥姥能乾出來的事。

當下也不知道該如何開口,隻得把眼四處亂瞟。

張陽見到齊靈雲對申若蘭不鹹不淡的刺了一句,心中暗暗感到好笑,又不忍見申若蘭尷尬的樣子,便對申若蘭傳音說了一句:“帶朱文回去治病。”

申若蘭接到傳音眼睛一亮,怎麼把這事給忘了。當下開口說道:“這位朱姐姐中毒已深,還需及早治療,免得遺留病根。”

“我這次出來家師已經讓我帶來了三粒百毒丹,一瓶烏風酒,先回妹子的落腳之地替這位朱姐姐祛了毒再相談吧!”申若蘭說完便把一雙明亮的眼睛看向齊靈雲。

齊靈雲聞言看了看朱文,對申若蘭點頭道:“如此便麻煩妹子了。我還有個同伴待我叫他回來。”說完用滿含資訊的眼神看了張陽一眼。

張陽知道齊靈雲這是讓自己看著點朱文的意思,便對其點頭以示知曉。

齊靈雲得到張陽的點頭迴應之後,便縱身去尋齊金蟬。

朱文趁機對張陽問道:“張…呃…你怎麼會在此處?”

張陽見朱文一臉好奇,又想到自己先取了芝仙,奪了其一份機緣,不免有些愧疚,加上又冇什麼不可言說之事。

便對朱文回道:“我那日在慈雲寺被優曇趕走之後,使用縮地成寸之法隨便選了個方向,便走到這裡了,在此地主要是想幫這位申姑娘趕走覬覦此山的一個對頭,不想今日發現你們三人被人施法攝到此地。”

大概解釋了一下之後又對朱文問道:“你是怎麼受傷的?”

朱文聞言便將前因對張陽大概解釋了一下。

原來曉月禪師帶著崑崙諸仙和慈雲寺眾妖人和峨嵋諸仙在魏家場鬥法,曉月禪師這邊敵不過峨嵋眾仙,麾下中人儘皆敗退之後,曉月禪師準備施展出妖法拚命。

朱文仗著有天遁鏡,不知天高地厚的去闖曉月禪師的都天神煞,不幸被都天神煞所迷,幸虧有齊金蟬悍不畏死的衝入都天神煞給救出來,但已經中毒昏迷不醒。

朱文因為張陽先行將芝仙擄走的原因冇有享受到芝仙的遺澤,比張陽記憶中的那個世界傷的更重,眾人各種靈藥灌下去也隻是勉強吊住命。

又因這個世界的齊金蟬冇有被芝仙舔舐雙眼獲得靈目,二老隻得硬著頭皮準備讓齊靈雲姐弟二人帶著朱文來福仙潭碰碰運氣。

三人路上走了不到三天便被紅花姥姥攝來,遠小於張陽記憶中的那個世界的**天。

張陽聽完之後對朱文說道:“幸虧你命大,來的時候遇到我在此地,不然你隻能轉劫去活第四世了。”

朱文聽到第四世頓時大驚,對張陽說道:“你是怎麼知道的?”

張陽對朱文神秘一笑,說道:“以我的道力推算未來不一定準,但是推算已經發生的事卻是**不離十的,怎麼樣?有冇有興趣跟我一起乾?”

“跟你乾什麼?如果是去行俠仗義的話記得帶我一個。”朱文還未回答便被在一旁聽二人談話申若蘭搶先問道。

朱文見有外人在旁不好立即作答,便沉默不語。

張陽見朱文冇有立即拒絕便知道此事有戲,也不急在這一時。便對申若蘭說道:“如果路見不平之事,你會拔刀相助嗎?”

“當然會啊,我們學習劍術不就是為了行俠仗義嗎!”申若蘭聞言毫不猶豫的回答到。

“看你有如此俠義之心,那就暫時算上你一個吧,不過現在還不能告訴你要去乾什麼,你還冇證明自己的能力是否能夠勝任此次任務,到時候我會對你進行考驗的。”張陽十分欣賞申若蘭的俠義之心,但冇有立即告訴她要去乾什麼。

申若蘭還待追問卻見齊靈雲帶著一個十一二歲的少年一前一後的回來了,齊靈雲回來之後先是對申若蘭介紹道:“這是我弟弟齊金蟬。”

又對齊金蟬說道:“這位是此間主人紅花姥姥的弟子申若蘭申姐姐。”

待二人相互見禮之後齊靈雲再去將朱文背上,對申若蘭說道:“妹子,我們這便走吧。”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