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申若蘭聞言便在頭前帶路,齊靈雲讓齊金蟬跟著走第二個,自己揹著朱文跟在齊金蟬身後。

幾人走了一會,齊靈雲回頭見張陽站立不動,便開口對張陽說道:“走啊,剛剛不是還要帶人去行俠仗義的嗎?怎麼現在不走了?”

張陽聽到齊靈雲開口,又思索了一會兒這纔跟上。

不多時便越過了兩座山峰,張陽看見前麵有一座大森林,四圍俱是參天桂樹。

申若蘭引著眾人來到一株大可**抱的桂樹下麵,停下腳步。

齊靈雲看這株大樹,樹身業已中空,近根處一個七八尺高的孔洞,算是門戶,申若蘭引著眾人進去。

張陽雖然來了有幾天了,但也是第一次進來,一來女子的閨房自己一個大男人不方便進來,二來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對申若蘭名聲不好,張陽也很好奇這桂屋到底是個什麼樣子。

進來之後發現者桂屋被申若蘭分為了好些層,下麵一層放著些起居用品以及文房四寶之類的,張陽冇在下層看到有床鋪,想來是被安置在上一層了。

當下由申若蘭帶著齊靈雲和朱文上到第二層,張陽和齊金蟬留在第一層等候。

張陽見齊金蟬仍是一臉敵意的盯著自己,便對齊金蟬說道:“怎麼?看我不爽?咱們出去練練?”

齊金蟬聞言一言不發的率先朝外麵走去,張陽見狀也不甚在意,優哉遊哉的跟了出去。

剛出得桂屋便見到兩道紫紅色的劍光向自己襲來,張陽見齊金蟬偷襲心中暗罵了一句年輕人不講武德,上來就偷襲。

張陽也不出飛劍,等鴛鴦霹靂劍的兩道紫紅色劍光交頸如剪般到得身前時,再伸出右手往前一探一捏,便將鴛鴦霹靂劍的兩道劍光交疊的捏在食指和拇指之間。

鴛鴦霹靂劍被張陽捏住之後像是兩條蛇被捏住了七寸一般,不停的掙紮扭動,卻無法掙脫分毫。

齊金蟬見自己的飛劍一出手就被人用手指給捏住,頓時感覺自己受到了羞辱,自己乃是堂堂峨嵋掌教的兒子,使用飛劍偷襲還打不過彆人空手,傳出去還有何顏麵!

當下鼓動自己丹田內的混元一氣,對著鴛鴦霹靂劍連指了好幾下,鴛鴦霹靂劍得了齊金蟬的混元一氣之助,光華暴漲,雙劍摩擦間帶起呼嘯的風雷之聲,震耳欲聾。

張陽見到齊金蟬控製著鴛鴦霹靂劍欲要從自己指尖逃出,不由對齊金蟬露出輕蔑的笑容。

張陽的右手上幻化出一隻巨大的手掌將鴛鴦霹靂劍的劍光包住,隨即握拳向鴛鴦霹靂劍的劍光擠壓而去。而張陽趁機將右手收回,雙手背在身後,神態瀟灑之極。

隻是有些顫抖的右手暴露了張陽也不是如他表現的那般輕鬆。

張陽心中暗道:“這次托大了,這鴛鴦霹靂劍果然不愧是長眉真人的佩劍,竟然還帶雷電麻痹,一不小心電的我手都麻了。”

齊金蟬見張陽對自己露出個不屑的笑容當即大怒,欲要不惜耗費元氣也要給張陽一個好看。

但是還未來得急行動便見到張陽施法將自己的飛劍劍光包裹住,隨著張陽幻化出的拳頭不斷握緊,鴛鴦霹靂劍也被擠壓的發出不堪重負的嘎吱嘎吱聲。

齊金蟬的臉色當即由通紅轉為煞白,雙手不停的施展各種劍訣,想要收回被困住的寶劍。

齊金蟬臉色一紅一白轉換之快猶如變臉一般,給張陽看的樂得不行。

張陽有心想要給齊金蟬一個深刻的教訓,讓他知道哪怕他是齊漱溟的兒子也不是任他為所欲為,以為所有人都會讓著他。

這鴛鴦霹靂劍乃是齊金蟬下山前由他的母親妙一夫人荀蘭因所賜。這對寶劍本是昔年長眉真人隨身的煉魔之物,後來用之不到這才傳給自己的妙一夫人。

而妙一夫人在齊金蟬下山前往破慈雲寺的前夕才賜予他。齊金蟬拿到這鴛鴦霹靂劍時間不久,還未祭煉的純熟。

如今鴛鴦霹靂劍被張陽施法擒住,齊金蟬用儘各種辦法卻不能指揮的動分毫,而鴛鴦霹靂劍又不停的傳來嘎吱之聲,彷彿下一刻便要毀壞。

一想到鴛鴦霹靂劍被毀的後果,齊金蟬再也忍不住,瞬間大聲哭喊起來:“姐姐快來救我!”

齊靈雲和申若蘭本來正在桂屋的二樓給朱文祛毒,那朱文中毒頗深,臉上身上燒得跟火一般熱,若不是朱文有真氣在身,就算不被燒死也要被燒成白癡。

齊靈雲摸到朱文身上滾燙,不敢再耽擱,趕緊將其扶到申若蘭的床上,使其盤膝坐好,等待申若蘭的醫治。

申若蘭見朱文已經擺好了姿勢,先從身上取出一個三寸來高的羊脂玉瓶,裡麵裝得赫然便是那烏風草泡成的烏風酒。

又轉身取了一紅二白共三粒丹藥出來。先將一粒紅的丹藥遞給齊靈雲,讓齊靈雲隔這朱文衣服將手伸進去,按在朱文的臍眼上。

另外兩粒由申若蘭掰開朱文的櫻唇,伸手塞在了朱文的嘴裡,然後申若蘭拿來那個羊脂玉瓶。

申若蘭將瓶塞揭開的一霎那,齊靈雲立刻聞到了一股辛辣之味。申若蘭一手捏著朱文下頦,一手托著玉瓶。將瓶口對準朱文的嘴,慢慢的把一瓶烏風酒都灌到了朱文的嘴裡,讓那兩粒白色的丹藥順著烏風酒流下肚去。

二人在給朱文灌酒的時候聽到外麵傳來陣陣風雷之聲,申若蘭轉頭疑惑的看向齊靈雲,齊靈雲一聽這風雷之聲便知道是齊金蟬的鴛鴦霹靂劍發出的,當即心中瞭然,肯定是張陽和齊金蟬二人動起了手。

齊靈雲有心讓齊金蟬吃個虧,免得其整天目中無人,狂妄自大,以至於日後惹出天大的禍端。當下便對申若蘭搖了搖頭,示意不礙事。

申若蘭見齊靈雲搖頭,便也不再理會外麵的風雷之聲繼續給朱文灌酒。

一瓶酒還未灌完,外麵的風雷聲便已停息了下來,齊靈雲正在心中疑惑,怎麼這麼快的時候便聽到外麵齊金蟬在叫自己救命。

二人正是給朱文祛毒的關鍵時候,加上齊靈雲深知張陽不會傷害齊金蟬,便不去理會外麵的齊金蟬,直到服侍朱文服藥完畢,一起抬扶著讓朱文躺下,申若蘭又取了自己用的被褥幫朱文蓋好之後這才轉身下樓走出桂屋。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