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我在幼時曾想過樹為什麼會有樹根、樹乾和樹葉。後來我挖了兩棵小樹。一顆砍掉樹根,一顆砍掉樹葉。”

“冇有樹根的樹雖然枝葉仍舊繁茂了一段時間,但是最終免不了枯萎的下場,砍掉枝葉的樹在陽光下也很快就乾枯死掉了。今日聽師傅一說內外功與劍術,我便有所感悟。”

“在我看來著修行和樹木相似,道行是根,劍術是枝葉,樹無根不可活,樹無枝葉也不能長久。道行可以讓我擁有更長的時間來攀登仙路,而劍術則可以助我掃平仙路上的劫難,使我不至於半途隕落。”

醉道人聽完張陽一番話直驚得目瞪口呆,冇想到這徒弟小小年紀便可以從身邊的不起眼小事上對道有著驚人的領悟,這番修行理念自己當初初入道途的時候是絕對想不到的。

這徒弟若是不夭折,日後的成就必然會超過自己。又想到這徒兒雖然叫張陽但是卻有個字叫“出雲”。

莫非張陽便是師傅長眉真人預言的“吾道之興,三英二雲”中的一雲?可眾位師兄弟明明推算出來二雲都是女子啊,自己的徒兒剛剛洗澡的時候已經檢查過了確確實實是個男孩。

“師父,不知徒兒是否說錯了什麼?”張陽見醉道人久久不曾說話不由得出聲問道。醉道人被張陽一打斷,也就不再去想那三英二雲。

對張陽說道:“徒兒你還未入道便有如此感悟,吾心甚慰,以後隻要不驕傲自大,成就必不可限量。我觀諸葛警我和申屠宏的將來的成就也比不上你,或許也隻有長眉祖師預言的三英二雲方可比擬。”

張陽一聽三英二雲便知是哪些人,但是麵上不顯,隻當作不知的問道:“三英二雲?”

醉道人見說道此處便索性對張陽解釋道:“三英二雲是長眉祖師預言將會興盛峨嵋的五個人,他們有三個人的名字中帶有“英”字有兩個人的名字裡帶有“雲”字,早上你見到的齊靈雲便是二雲中的一雲,其餘四人還未確認。

好了,你準備一下,我們等會便開始授功吧。”

張陽聽完,正色盤膝坐好,對醉道人說道,“師父,我們開始吧。”

醉道人見張陽準備好,便開始說道:“尋常人類修真練氣之法,都是分為四個大階段,煉精化氣、練氣化神、煉神返虛和最後的煉虛合道,我峨嵋派的功法也是如此,我先教你煉精化氣的法門,待到你修為高深之後再傳你後麵的法門”。

說完便將一篇百十字的口訣說與張陽聽,張陽不敢怠慢,趕緊凝神謹記。待到醉道人說完一邊張陽也已經記下,醉道人還待再說一邊卻被張陽阻止。

“師父,我已全部記下,我且先背誦一遍,師父看看有無錯漏之處。”說完便將口訣一字不漏的背誦了一遍。醉道人見張陽如此聰慧更是高興異常,在心裡直道自己撿到寶了。

醉道人見張陽將口訣背誦純熟,便從頭到尾開始逐字逐句的給張陽解釋。

張陽結合兩世經驗不斷消化理解醉道人的解釋,時不時的做出提問,待到醉倒人將一篇口訣解讀完,已經過去一個多時辰,醉道人抬頭看了看天色,發現已經接近子時。

便對張陽說道,“練氣的法門我已經教給你了,你自小練武,精氣充足,現在快到子時,現在便開始按照法門練氣吧。我在旁邊替你護法。”

張陽點點頭,微微調整一下坐姿,便將雙眼眼皮自然下垂,目觀鼻,鼻觀心。調整呼吸節奏放空自己的思緒,很快便進入了似想非想,似睡非睡的狀態。

不知過了多久,猛然間一股從鼻孔吸入的氣流到達肺部後冇有停留直達丹田處才緩緩消散。

張陽被這變故一下驚醒,馬上便脫離了似想非想,似睡非睡的狀態。

醒過來的張陽感覺自己好像抓住了什麼有好像什麼都冇有抓住,仔細感受一下身體發現什麼也冇感受到,就好像剛剛的一切隻是自己睡著了在做夢。

可是那清晰的感受一點也不像是夢。一時間張陽隻覺得悵然若失。

“徒兒怎麼回事?”醉道人見張陽突然睜開了眼睛,趕忙問道。

張陽便將自己剛纔發生的事和自己的感受說了一遍。

醉道人聽完哈哈大笑,對張陽說道:“徒兒果然悟性驚人,第一次入定不過片刻遍感受到了氣。”

醉道人頓了頓接著說道:“修真修真,便是要借假修真,將你剛剛感受到的氣落入丹田並且儲存下來便是煉成真氣。”

“尋常江湖中練武之人不得真法,無法將“假氣”煉成真氣,隻能任憑其大部分消散於體內,唯有少量的氣可以留下,日積月累下緩緩壯大。所以我們修真之人練上一年抵得上他們練上十年甚至百年。”

醉道人解釋完便又對張陽說道:“徒兒你再次感受的那股氣的時候要用精神去引導它讓它落入丹田之中,然後再運用口訣將其煉化成自己的真氣。”

張陽聽完醉道人的解釋後點點頭又開始嘗試進入狀態,有了第一次的經驗後,張陽很快便又進入了似想非想,似睡非睡的狀態。

很快又有一道從鼻孔吸入的氣流到達肺部後冇有停留直達丹田處,張陽不敢怠慢,稱其還未消散的時候運起法門將其收納於丹田之中,同時不斷將其摶煉化作自己的真氣。

摶煉完成後又運使真氣在體內行走了一個大周天這才緩緩收功。

等到張陽再次睜開雙眼的時候已經是快一個時辰過去了。在一旁守候的醉道人見張陽醒來滿懷期待的問道:“徒兒怎樣?成功了冇?”

張陽對醉道人點點頭,高興的說到:“師父,我已經成功將其煉化成真氣了。”醉道人聽完趕緊左手拉過張陽的手臂,伸出右手食指和中指並起劍指搭在張陽手腕處脈門上,分出一道真氣向張陽體內探去。

張陽丹田內的那道真氣感受到又外界真氣侵入,自動運行到張陽手腕向醉道人的那道真氣撞去。

醉道人感受到張陽真氣的反擊不怒反喜,高興的哈哈大笑,震的周圍林中的飛鳥啪啪啪扇動翅膀逃跑這才罷休。

醉道人笑了半晌纔對張陽說道:“徒兒果然悟性非凡,雖然你的資質不是最頂級的,但是你的悟性比你許多師伯師叔還要強。

當然和師父我比起來還是差了那麼一丟丟的。這才一個多時辰徒兒你便踏入了道途,不知羨煞多少旁人啊!”

張陽見醉道人越說越遠,趕緊對醉道人說:“都是師父指點有方。”

醉道人聽到更是滿意,直道:“這個徒兒冇白收。”張陽又趁機向醉道人問出剛剛修行之時遇到的幾個問題,醉道人一一作出解答。

讓張陽不禁感慨,還是背靠大樹好乘涼啊,這幾句指點如果冇人點出來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才能醒悟。

隨後張陽再次進入修煉狀態,不覺時光流逝。

第二日一早張陽被陣陣鳥鳴驚醒,緩緩收功之後張陽睜開了雙眼,發現此時天已經矇矇亮了,太陽還未出來,篝火早已熄滅,還在冒著嫋嫋餘煙。

醉道人卻不知去向,張陽將目光將周圍一掃,發覺自己目力大增。

略做嘗試之下便知自己現在的目力與前世做飛行員時不相上下,此世雖然冇有近視,但是憑目力來說還是較前世有所不如。

如今目力大增讓張陽大喜,如此直觀的變化讓張陽恨不得繼續打坐練氣。

但張陽知道過猶不及的道理,而且現在醉道人不在也不是打坐的好時機。

張陽站起身來,隻覺自己身輕如燕,往上一跳直直躍起一丈多高,把張陽嚇了一跳。又將自己學到的拳腳打了一遍,虎虎生威,拳風縱橫,威力大了何止十倍。

若是現在對上那些追殺自己江湖客,一拳一個就能給解決了。

正演練間,醉道人帶著一捧野果回來了,醉道人等張陽練完纔對張陽說道:“快去洗漱一下,便來吃早飯。”

張陽點頭答應,往水潭邊走去,藉著水潭的倒影看了看自己,被自己現在的樣子嚇了一跳,隻見自己臉上一層黑灰,連忙低頭看看自己的手臂和身體,也是臟兮兮一片,連衣服都臟了。

散發著難聞的味道,隻是張陽剛醒來隻顧體會自己變強了多少,冇有發覺自己臟的不成樣子。怪不得醉道人讓張陽去洗洗。

張陽在潭水中將人帶衣服好好的清洗了一遍,幸好此時是夏天,衣物頭髮很快就乾了。不怕得了風寒。

醉道人見張陽清洗乾淨分給了張陽幾個野果,張陽接過幾口吃了個乾淨也不及分辨什麼品種細嘗滋味。

醉道人見張陽吃完,便對張陽說道“既然吃完了那我們這就趕路吧。”

張陽此時剛練出真氣,正是興致勃勃的時候,聞言也不問醉道人要去哪,隻悶頭跟在醉道人身後,邊走邊指揮真氣到處亂串。

這真氣和自己當初靈魂狀態修煉出來的能量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之前靈魂狀態修煉出來的能量很虛,無所依憑,完全冇有真氣在身體裡運行的真實感受。-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