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二人剛出得桂屋便看到天空中的一隻巨大的透明拳頭和拳頭裡握著的兩道不停扭曲的劍光。

齊靈雲一看便知場上齊金蟬吃了苦頭,但是還是先往張陽處看了一眼,見其雙手背後,神態瀟灑,頓時放下心來。

又看向齊金蟬,見其臉色一會紅一會兒白,知道必然是吃了一番苦頭的,雖然對齊金蟬平日裡目空一切、驕狂自大的態度很是不滿,巴不得張陽再教訓的狠一點。

但當著外人麵前卻不好表現出來,隻得對張陽開口道:“你們還不住手!”

張陽見齊靈雲開口便收回巨手放出鴛鴦霹靂劍,齊金蟬趕緊收回鴛鴦霹靂劍仔細檢查了一遍發現冇有受損這才鬆了一口氣。

齊金蟬檢查完飛劍立馬對著齊靈雲喊道:“姐姐你還愣著乾什麼!還不快點幫我殺了他!”

齊靈雲和張陽聞言同時臉色一沉,張陽剛想開口卻聽齊靈雲對齊金蟬喝道:“放肆!我看你現在越來越是無法無天了,自己學藝不精不去反思自己,努力修煉,提升道行,反而讓我替你出頭!你再這樣肆無忌憚下去,遲早有一天會為峨嵋惹出大麻煩。”

張陽見齊靈雲威勢赫赫,不由在心中直點頭,以後可以拉過來做個執法長老。隨即又自嘲一笑,人家堂堂峨嵋掌教之女,憑什麼給你這個叛徒當長老,真是異想天開。

齊金蟬見自己姐姐當著外人的麵不僅不幫自己反而卻教訓自己,頓時大怒,不顧外人在場就要和齊靈雲對罵,但是想到剛剛被張陽壓得毫無還手之力這才忍住。也不回話便駕馭劍光向遠處飛去。

申若蘭見齊金蟬生氣離去,有些擔心的向齊靈雲問道:“齊姐姐,令弟就這樣走了會不會有什麼事啊?”

張陽聞言不由開口說道:“放心吧,朱文還在這呢,要不了一會兒他便會回來了。”

齊靈雲見齊金蟬負氣而走也有些擔心,聽到張陽這麼說頓時覺的有理,齊金蟬對朱文和對彆人不一般,有一種異樣的感情,這次來取烏風草也是其主動要求跟來的,如今朱文尚未痊癒,料想齊金蟬不會走遠。

卻說齊金蟬負氣駕著鴛鴦霹靂劍離去在空中越想越氣,便落下劍光,禦使著一對鴛鴦霹靂劍對著山石樹木亂劈亂砍,一邊砍一邊嘴裡罵道:“我砍死你們這對狗男女!等我見到母親一定要對母親狠狠告你一狀!看母親知道這件事後怎麼懲罰你。”

將周圍攪得一片狼藉之後這才停手,齊金蟬狠狠的發泄了一通之後,感到心情舒暢了不少,便要轉身回去。

就在這時,齊金蟬剛好轉身看到一條孽龍,夾著一溜火光向自己飛來。

齊金蟬見孽龍已經快到自己麵門嚇了一大跳,下意識的用鴛鴦霹靂劍一撩,那孽龍被鴛鴦霹靂劍一碰就斷為兩截,光華儘失,落到地上。齊金蟬一看原來是個喪門釘。

這時又從暗處飛出三道青灰色的劍光,這次齊金蟬有了準備,指揮鴛鴦霹靂劍將那三道劍光敵住。

同時嘴裡大罵道:“哪裡來的賊子敢暗中偷襲小爺!還不給小爺滾出來。”

暗中之人見自己偷襲失敗,隻好從山石後麵轉出身形,指揮著劍光跟齊金蟬的一對鴛鴦霹靂劍廝殺起來。

齊金蟬看見來人生著一張紅臉,劍光又駁雜不純,不是玄門路數。頓時大罵道:“原來是你這個紅臉鬼在暗中偷襲你家爺爺,你老孃是跟紅臉狒狒野合才把你生成這個見不得人的醜樣嗎!怪不得隻敢暗中偷襲!”

齊金蟬這一罵把來人氣得一佛出世二佛昇天,對齊金蟬回罵道:“你家金駝爺爺這便就要來取你這毛都冇長全的小鬼的命了!”

原來這人正是日前被申若蘭趕跑的金駝,上次去桂花山本想再跟申若蘭表白一次,但是卻看到自己視為禁臠的申若蘭其跟一個男子有說有笑,而且那個男子還比自己高大比自己英俊。

這讓金駝哪裡能忍,當即便要偷偷摸過去,給兩人來個狠的,不料還未近前便被人發現,自己肩膀還捱了一劍,若不是逃得快,怕是整條胳膊都要冇了。

回去的路上越想越氣,暗暗在心底發誓一定要將申若蘭得到手再狠狠的折磨一番,這才能結心頭之恨。

回到洞府,先是找到自家的兩個姐姐金鶯、金燕哭訴,那金鶯、金燕兩姐妹見到自家小弟被傷,頓時叫罵著立即要去桂花山找申若蘭那個小賤人報仇。

金駝見狀趕緊攔下兩個姐姐,勸說憑他們姐弟三人之力不一定是申若蘭的對手,而且申若蘭的師父紅花姥姥也不是好惹的,此事還是請動師父飛龍師太出馬方能成功。

金鶯、金燕聞言覺得有理,便帶著金駝一起去找飛龍師太哭訴,那飛龍師太一聽自家徒弟被申若蘭所傷,頓時大怒,當即承諾金駝一定會將申若蘭抓來給他當奴婢用。

金駝聞言大喜,再三催促飛龍師太趕緊啟程,飛龍師太因有一件厲害的法寶將要煉成,不願中斷,不顧金駝的懇求,一直等到第三天把法寶煉成之後這才帶著三個徒弟啟程前往桂花山。

師徒四人到得桂花山不遠見到下麵兩道紫紅色劍光縱橫,認出是個好寶貝,那金駝立馬心生貪婪,偷偷脫離了隊伍,想要暗害了這劍的主人,獨吞這兩把寶劍。

金駝悄悄落下之後發現是一個十二三歲的幼童再舞劍亂砍,當即大喜,以為是這幼童無意間得此寶貝,不認為這小小年紀的幼童能有多厲害。

但謹慎起見,還是悄悄繞到這幼童身後,放出自己的三道飛劍,準備暗暗結果了他。不料這幼童卻突然轉身,發現了自己的劍光。

金駝見那幼童年紀雖小劍術卻是十分高明,知道自己踢了鐵板,本欲轉身就走,奈何那幼童白長了一副好皮囊,嘴巴臭的跟茅坑一樣,上來就問候自己母親。

金駝被罵的火氣,加上貪慾矇蔽,不僅不走反而指揮著劍光跟人纏鬥起來。

可金駝的飛劍哪裡會是長眉真人煉魔寶劍的對手,與鴛鴦霹靂劍接觸之後不過三兩下就被絞的寸寸斷裂,光華儘失化作一堆廢鐵掉落在地上。

齊金蟬見自己的飛劍如此輕易的就將敵人飛劍絞斷,不由得猖狂的大笑道:“你這紅臉鬼就這點本事也敢來偷襲爺爺我!給我死來吧你!”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