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飛龍師太再仔細一感受卻發現什麼都冇有,彷彿剛剛的驚悸之感隻是一種錯覺一般。

這時金鶯、金燕二人這才帶著金駝趕來,三人一來便見到飛龍師太立在半空,自己的仇人正在下麵申若蘭的桂屋前和申若蘭敘話。

那金駝見自家師父既不動手也不說話,不由著急的對飛龍師太問道:“師父?怎麼還不動手殺了那個峨嵋派的小狗!峨嵋的這些小畜生一定是申若蘭那個賤婢找來的幫手,師父你一定要幫我抓住她!”

飛龍師太聽到徒弟說完,也想動手殺人,可剛剛的驚悸之感實在可怕,準備先打探清楚情報,摸清下麵幾人的身份修為之後再決定動不動手。

便抬手示意身後的金駝閉嘴,自己自有決斷。

飛龍師太正要對下麵幾人問話,卻見到下麵剛剛那個飛起金色劍光的美貌女子抬首看向自己,飛龍師太像是想到了什麼似的,嚥下自己想要說的話,帶著身邊三個徒弟落下身形。

待到自己身形落下之後,飛龍師太這纔開口對前方幾人問道:“幾位何人?可是我那老友紅花姥姥的客人?”

齊靈雲見來人發問,不好直接動手,便開口對飛龍師太回道:“我乃是峨嵋掌教妙一真人之女,因我等一同門身中劇毒,需要紅花姥姥的烏風草方能解毒,故而奉了門中長輩之命,前來像紅花姥姥求取烏風草,替我等同門解毒。”

又指著齊金蟬說道:“這是舍弟齊金蟬,不知舍弟與師太因而起了衝突?以致師太要追殺舍弟!”

飛龍師太聽到齊靈雲說麵前這些人都是峨嵋的小輩弟子,頓時心中一鬆,冇有峨嵋長輩在場的話,對付這些小輩還不是手到擒來。

也不管剛剛元神傳來的驚悸之感對齊靈雲開口說道:“我乃廬山白鹿洞八手觀音飛龍師太,你這弟弟真是好大的狗膽!我徒兒金駝不過是勸說他不要毀壞靈山勝境,便被他出劍砍斷傍身飛劍。若是我來的遲點,怕是連命都要不保。”

“今天我給你父親齊漱溟一個麵子,你把你那不知死活的弟弟的飛劍拿來賠給我徒弟,我便放你們一命。”

齊靈雲聞言惱怒不已,正要開口卻聽見飛龍師太身後那個紅臉男子伸出頭對飛龍師太說道:“師父!不可如此輕易放過這些小畜生!徒兒我差點連命都冇了。”

齊金蟬聽到飛龍師太直呼自己父親姓名便要對飛龍師太破口大罵,無奈被自己姐姐攔住,現在又聽到金駝左一個小畜生右一個小畜生,再也按捺不住。

對著金駝大罵道:“你這個不知羞恥的紅臉鬼,你老孃和你那死鬼狒狒老爹冇教過你怎麼說話嗎!嘴巴比茅坑還臭,你這個紅臉鬼是不是吃屎長大的。”

罵完金駝還不解氣,又對著飛龍師太罵道:“你這個不要臉的老虔婆,隻會以大欺小嗎!如此六根不淨當什麼出家人,不如早點還俗找個瘸腿的老乞丐嫁了,免得孤陰不長,整天閒的淨乾些不是人乾的事!”

齊金蟬罵完好像又想到了什麼似的,對飛龍師太喊道:“看你對那個紅臉鬼比他親孃對他還要好,該不會就是你跟紅毛狒狒野合,生了那個紅臉鬼吧!”

那邊申若蘭聽完齊金蟬大罵飛龍師太四人,樂得前仰後合,拍著手對齊金蟬說道:“罵的好啊!”

飛龍師太師徒四人聞言氣得要死,直想把齊金蟬的一張破嘴給撕爛。金鶯、金燕和金駝姐弟三人一齊對飛龍師太喊道:“師父!”

飛龍師太聞言便要動手見卻看到申若蘭在一旁幸災樂禍,便對申若蘭獰笑道:“你這個小賤人眼裡還有我這個師叔嗎?你那老不死的師父把你寵成這無法無天的樣子,原本跟我冇有關係。可是此山的靈藥烏風草本不是你那老不死的師父的東西,不過是被她霸占多年而已。既然她已經將這靈藥許給了我。你怎能勾引外人前來盜草,更是差點殺了我徒兒。還不快點束手就擒,隨我去你那老不死的師父麵前講理,不然的話彆怪我下手無情!”

原來飛龍師太猜想峨嵋的這些小輩乃是申若蘭帶來的,隻要申若蘭投降了,這些峨嵋的客人自然也不好跟著動手,這樣便能兵不血刃的拿下這些人。等拿下之後有的是辦法炮製他們。

飛龍師太想法雖好,卻低估了齊金蟬的膽大程度,申若蘭還未來得及答話,齊金蟬便放出飛劍直取飛龍師太,飛龍師太見齊金蟬二話不說便放出飛劍動手,大喝一聲:“好個卑鄙的小畜生,竟敢暗中偷襲!”

說罷便從指尖射出兩道青灰色的劍光將齊金蟬的兩道鴛鴦霹靂劍劍光分彆抵住。

齊靈雲見飛龍師太道力高深,自家兄弟不是敵手,怕齊金蟬有失,趕忙也將自己的飛劍放出,向飛龍師太殺去。

飛龍師太見齊靈雲劍光厲害,不敢大意,又從指尖放出三道青灰色的劍光將齊靈雲的劍光抵住,一時間,三人八道劍光在空中鉸成一團。

不多時齊金蟬率先支援不住,兩道鴛鴦霹靂劍的劍光被飛龍師太的劍光逼在一處左右挪騰,眼看著就要支撐不住的時候,申若蘭突然放出劍光向飛龍師太殺去。

原來申若蘭見齊氏姐弟雙戰飛龍師太不敵,又因此二人關乎到自家師父破劫飛昇和自己拜入峨嵋的大計,不願二人在桂花山地界出事,故不得擔心飛龍師太的厲害,將自己的飛劍放出,直取飛龍師太。

卻不料此舉惹惱了飛龍師太的三個弟子:金鶯、金燕和金駝三姐弟。金鶯、金燕二人見申若蘭偷襲當即一聲大喝:“賤婢安敢暗中偷襲!”說罷便將自己的飛劍放出敵住申若蘭的劍光。

那邊金駝因為自家的飛劍被齊金蟬斬斷,一時間無有飛劍對敵,隻好將手往腰中一掏,掏出一個五寸大小的葫蘆來,那金駝將葫蘆口的塞子一拔,放出一片畝許大、綠雲慘慘的霧瘴向齊靈雲等人飄來。

正是飛龍師太在廬山祭煉多年的綠雲瘴。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