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飛龍師太見自己的飛劍、法寶和法術齊出卻連敵人都未接近便被張陽變化的一火一冰兩隻巨手給瞬間破去,後麵更有一隻同樣大小的巨手向自己飛來,心中大驚,不敢逗留,連三個徒弟都顧不得管,直接便要化作遁光逃走。

可這時候纔要逃跑哪裡還來得及,那巨手因為體型巨大,看起來飛行速度緩慢實則卻十分迅速,飛龍師太剛化成遁光,那玄牝珠化成的巨手便已經飛到頭頂。

飛龍師太還未飛起一丈高,便和自家的三個徒兒被巨手連帶著腳下的山石一起抓住,飛龍師太師徒四人連慘叫都未發出便被大手抓碎,血肉碎末和山石碎末混合在一起,再也無法分辨出彼此。

此時乾天火靈珠化成的巨手也已破了龍飛師太的飛劍、法寶飛到,玄牝珠化成的巨手緩緩張開,無數鮮紅的碎末紛紛掉落。

被那乾天火靈珠化成的巨手一絲不落的接到掌心,隨著巨手輕輕一握,便有無數岩漿從指縫間流出。

那岩漿還未墜落在地在半空中便被凍成了一坨坨的冰塊,原來是雪魂珠化成的巨手也已來到。

玄牝珠化成的巨手對著這些冰塊狠狠一抓再一搓,一陣大風颳過便有無數細小的塵埃隨著四處飄散。空中再無一絲飛龍師太等人存在過的痕跡。

張陽見飛龍師太師徒四人已經被自己挫骨揚灰,心中略微舒緩了一下被齊金蟬辱罵的鬱悶,便將三隻巨手複原成三顆寶珠收迴天靈之中。

齊靈雲等人見自己等人艱難對抗的飛龍師太上一瞬還在放狠話,下一瞬間便冇了,連灰都冇剩下,一時間還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可原先飛龍師太等人立身之處出現的那個大坑卻在提醒著他們此事並不是虛妄。

齊金蟬剛剛罵張陽罵的有多歡快現在就有多慌張,想到飛龍師太的死法,背後瞬間出了一層冷汗,再被山間的風一吹,饒是齊金蟬有真氣在身也不由得渾身一顫。

申若蘭結結巴巴的對齊靈雲問道:“這…這飛龍師太就這麼…就這麼冇了?”

齊靈雲聞言看了申若蘭一眼,僵硬的對其點點頭,也不答話,轉頭向張陽問道:“師弟你如今已經這麼厲害了嗎?這纔過去多久啊!”

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對齊金蟬和申若蘭二人說道:“麻煩你們照看一下朱文妹妹,我們說點事便回來。”

“師弟跟我來一下。”說罷右腳微微一跺,便化作一道金光往高天縱去。

張陽見狀心中有些猜測,也化作一道金色的遁光跟了上去。

張陽到了高天之上,見齊靈雲正在一座雲山上麵等著自己,張陽顯出身形,用手朝著身下雲山一指,那雲山便分裂出一個長寬高約有三丈的房間,地板牆壁屋頂均有白雲構成,門窗俱全。

“師姐,還是入內詳細談吧。”張陽對齊靈雲伸手相邀。

齊靈雲見張陽隨手一指,便形成了一間雲屋,經曆了剛剛的經過,也不覺得意外。當下便邁步入內,張陽也隨後進入。

齊靈雲進了之後發現整間屋子唯有正中間有一白雲構成的矮桌,兩個同樣是白雲構成的蒲團相對而放,當下隨便挑了一個坐下。

張陽見齊靈雲落座也隨之坐下,想要拿出點什麼東西待客卻發現自己身上並冇有什麼能拿得出手的東西。上次和淩渾相談也是,看來得隨身備些靈果靈茶了,張陽這邊在心中暗暗思索。

那邊齊靈雲見張陽坐下後不說話,心中暗暗一歎,開口說道:“師弟,我這次主要是想跟你求個情,日後遇到峨嵋弟子能否對峨嵋弟子手下留情?我知道師弟以你現在的道行想要擒而不殺是輕而易舉之事,所以我厚顏相求。”

張陽聞言頓時恍然,原來是被剛剛自殺飛龍師太給嚇到了,當即正色的對齊靈雲說道:“師姐放心,我不是嗜殺之人,隻要他們日後不主動對我出手故意找死,我可以放過他們。當然,這隻限於不濫殺無辜的弟子,有些肆意殺人的弟子,即便不來找我,我也會去取他們的性命。”

頓了頓,給齊靈雲留了一點時間消化一下自己說的話後,張陽纔有開口道:“師姐難道不覺得自長眉祖師飛昇之後,峨嵋已經變了味了嗎?”

見齊靈雲驚訝的看向自己,張陽才接著說道:“以前峨嵋同門之間和諧友愛,可現在呢?唉,就算我當初冇有選擇叛教的話現在看到峨嵋這個樣子也會失望的。”

“這些自有長輩們做主,長輩們道力深厚,應該自有安排的吧。”沉默了好一會兒齊靈雲才帶著不確定的語氣開口說道。

“近來天機混亂,我多番推算之下發現峨嵋前途晦暗不明,峨嵋日後恐有覆滅之憂啊。師姐日後如果發現峨嵋不適合你了,還請師姐前來尋我,和我一起建立一個新的,誌同道合的峨嵋。”張陽見狀也不強求,隻是對齊靈雲發起了邀請。

齊靈雲聞言微笑著對張陽說道:“如果真的有那麼一天,我會帶著誌同道合的同門來找師弟你的,隻是希望師弟你到時候能初心不改,不入歧途。”

“師姐還請放心,我雖已經出了峨嵋,但還是以正道自居,絕不會與邪魔同流合汙,我如有違背,當此生不能飛昇靈空。”張陽正色的說道。

齊靈雲間張陽說的鄭重便對張陽點點頭,問道:“師弟你打算怎麼做?”

“如今之計我打算一邊收一些資質心性俱佳的弟子,傳其道法,一邊再對為惡的修道之人重拳出擊,打響我的名號。讓世人皆知我仍是心懷俠義的劍仙。再之後就是新立一教,打造出一個真正的名門正派,門內弟子謙遜有禮,以俠義之心為本,扶危濟困。既不濫殺無辜,也不放過一個惡人。”張陽聽到齊靈雲發問,便語含憧憬的說道。

“師弟在此逗留是看中了那申若蘭?”齊靈雲好奇的問道。

“不錯,那申若蘭資質不錯,心性也還行,如果她願意拜入我門下的話,我會收下她的。可惜她好像冇有拜我為師的想法。”張陽略帶遺憾的說道。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