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不多時二人結束談話從高天之上下來,到得地上發現隻有齊金蟬還在桂屋外麵,齊靈雲便對齊金蟬問道:“怎麼就你一個人在外麵?申若蘭呢?”

“哼,你還知道回來?文姐姐剛剛醒了過來,但是排毒之後周身俱是汙穢,申姐姐在幫文姐姐清理呢。”齊金蟬聞言冇好氣的對齊靈雲說道。

齊靈雲聽見朱文已經醒來,趕緊跑進桂屋之中察看情況,一進去差點被屋內的臭氣熏的暈過去。連忙閉住呼吸這才覺得好受點。

趕緊閉氣衝上二樓,發現申若蘭正在給朱文脫去身上的臟衣,申若蘭間齊靈雲上來,趕緊對齊靈雲說道:“齊姐姐來的正好,趕緊幫忙把朱姐姐的臟衣結下,再用這件披風裹住朱姐姐去山後的溫泉裡滌洗一番。”

齊靈雲聞言將朱文的情況大致檢查了一遍,發現朱文服了丹藥和烏風酒之後,渾身的餘毒隨著屎尿都排了出來。

現在看著雖然消瘦,但卻不複之前死氣沉沉的模樣,蒼白的臉上也有了血色。

心中為朱文感到欣喜之下上前將朱文抱起,配合著申若蘭將朱文的臟衣脫下,朱文雖不能行動,但卻是聽得見看得著,見二人來脫自己的衣物羞得臉頰通紅,趕緊閉上雙眼。

齊靈雲見朱文緊閉雙眼,但是睫毛還在一顫一顫的抖動便知道朱文是在害羞,便對朱文說道:“好妹妹,莫要羞澀,姐姐照顧服侍妹妹本是應該的。”

朱文聞言,睜開了眼睛對齊靈雲說道:“姐姐,我這個樣子好丟人啊。我想控製自己的,可是我的身體根本不聽我的,我感到有便意便強行忍耐想要叫你們,可我實在是發不出聲來。最後忍耐不住,汙了妹子的清修之所。”最後一句話卻是轉頭對申若蘭所說。

申若蘭聞言對朱文說道:“姐姐說哪裡話,我們修道之人向來是不拘外物的,左右不過是一間桂屋罷了,日後我可是要和兩位姐姐同入峨嵋的,此地汙不汙了都是要捨棄的,姐姐不必掛懷。”

朱文聞言這纔好受了些。任由二人將自己的臟衣脫下。齊靈雲將朱文的臟衣脫下之後,正左右尋找衣物給朱文遮蓋卻見申若蘭從旁邊取過一件披風,用披風將朱文的身軀裹得嚴嚴實實的,隻留一個頭顱還在外麵。

齊靈雲見狀趕緊一手托著腿彎一手托著腋下將朱文抱起,飛身前往申若蘭所說的那處溫泉。

朱文見自己被齊靈雲抱起來到得外麵,趕緊將臉埋在齊靈雲的胸前,一句話也不敢說。

張陽正在外麵思索接下來的計劃,對齊金蟬理也不理。就在此時卻聽到齊靈雲給自己傳音說她要帶朱文去清洗一二,讓自己幫她們把風。

張陽接到傳音之後對齊靈雲回了一句:“師姐你放心的去吧,有我在,不會有任何東西前來打擾你們的。”

說罷便飛身跟上齊靈雲,那邊齊金蟬見眾人都往後山飛去,著急之下也想跟去,不料還未起身便被張陽施法壓在地上動彈不得,“人家女孩子去沐浴洗澡,你一個男的跟去乾什麼?真是不知羞恥。”

齊金蟬聞言大怒,對張陽喊道:“你這白眼狼不也是男的嗎?你又過去做什麼?”

“你姐姐讓我過去替她們把風,不要放男人過去,這山上就我跟你兩個男人,防得是誰,我就不說了,你自己心裡清楚。”張陽見齊金蟬不服,也不慣著他,直接對他點破。

“原來防備的竟然是我…”齊金蟬聞言,神色失落的在嘴裡唸叨著,“你寧願相信外人也不願相信自己的親弟弟嗎?”一遍唸叨一遍往地上一坐,不複方才的神采。

張陽見狀也不去管他,隻是將元神放出,圍繞著幾人所在的溫泉的山頭不斷遊弋巡視。防備有人偷襲三人。

卻說齊靈雲和申若蘭二人將朱文清洗乾淨之後,申若蘭有從法寶囊裡拿出一套自己的衣物一邊給朱文換上,一邊對齊靈雲和朱文二人說道:“幸好朱姐姐的身量與我差不多,我這身衣物勉強能穿,朱姐姐原先那套等我清洗完晾乾之後再換上吧。”

說罷便將朱文的臟衣以及那件披風均濯洗了一遍,鋪在溫泉邊的岩石上晾乾。

齊靈雲見溫泉水質清澈,突然起了心思,對申若蘭說道:“不如我二人也在此清洗一番吧,正好去去穢氣。”

申若蘭聞言欣然同意,對齊靈雲點頭應是之後率先褪去身上的衣物在溫泉中清洗起來,齊靈雲見狀先將朱文扶到岸邊的岩石上坐下之後,也將自身衣物褪下,和申若蘭一道洗浴起來。

不多時二人清洗完畢各自穿衣上岸,此時朱文經過一段時間的休息,也稍微恢複了一點行動能力,已能勉強走動,隻不過還不能用力。

朱文見二人上岸之後,便對二人說道:“齊姐姐申妹妹,我們還是早點回去吧,不要誤了破潭時機纔是。”

申若蘭聞言笑著說道:“朱姐姐勿要憂慮,家師玄功通玄,早已算到破潭之日,不到日期外人絕無法破潭的。”

齊靈雲聞言不由好奇問道:“這卻是為何?”

“卻是家師用雲嵐把本山封鎖,道行稍差的人,休想入山一步。姐姐們來的時侯,若非家師先就撤去雲嵐,不要說破潭取草了,就是想入山還要費些事呢!”申若蘭見齊靈雲好奇,便自豪的對齊靈雲解釋了一遍。

齊靈雲聞言嘴上說的是“原來如此!”,心裡卻想的是“我師弟張陽來的時候你師父事先也不知道啊,還不是被人家當作後花園一般想來就來。什麼玄功通玄,真會往自己臉上貼金啊。”

朱文見二人還在討論不休不由出聲打斷道:“二位能不能不要在討論了,我們還是先回去之後,回合蟬弟了在一起商討破潭之策吧。”

齊靈雲見朱文有些焦急,便點點頭,對二人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們便先回去吧。”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