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齊靈雲和申若蘭二人還是和來時一樣有齊靈雲抱著朱文回返。不多時便已回道桂屋前,幾人見齊金蟬神情沮喪,朱文不由的開口問道:“蟬弟你這是怎麼了,為何一副這樣的表情?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

張陽聞言,對朱文回道:“他這是被打擊到了,覺得你們冇人信任他,然後就這樣了。”

朱文聞言好一頓無語,連連安慰了好久這才令齊金蟬喜笑顏開。張陽看在眼裡,知道這二人若是冇有大毅力的話,日後避免不了要轉上一劫。

齊靈雲見狀對幾人說道:“既然人都到了,那我們便說一說後麵破潭取草之計吧”

原來那福仙潭形如缽盂,高居山巔,寬才裡許方圓,四圍俱是煙雲紫霧籠罩。離潭數十丈之外便是一片溟濛,時幻五彩,不辨路徑。

申若蘭開口說道:“我這桂屋往上麵不遠處就是福仙潭。這潭深有百丈,裡麵有一塊毒石,毒石上麵發出暗氛,無論多高道行的劍仙,也看不出潭中景物。大家跟著我,我們邊走邊說”

“再加上家師所封的雲霧,更是難以走近。前些年頗有幾個能人到本山來盜仙草。他們擅入雲霧之中後,被家師催動符咒,變幻煙雲,從這雲霧之中發出一種毒氣。”

“那知機得早的,僥倖逃脫性命;有的稍微延遲一些,便做了神鱷口中之物。”

“這姐姐們前來,家師雖然不施展法術困阻你們,但是由於昔日和長眉祖師的誓言,卻也不便自行撤去煙霧。”

“我們若是想要從煙霧中走到潭邊,確實是又危險又困難。故而家師提前安排我去武當想半邊大師借了其鎮山至寶於潛琉璃和紫煙鋤。聽說這於潛琉璃乃是半邊大師昔年在雁蕩修道時路過於潛無意間得到的。“

”這東西起初原是一個流動質,經半邊大師用本身先天真氣煉成,聽說此寶可以照徹九幽。等會我將其取出來試它一試。”

申若蘭說完眾人也恰好來到潭邊。

眾人伸頭往潭下看去,隻見潭水黑洞洞的一眼看不到底。張陽默運靈目,看到潭底下方有一隻穿山甲一樣的鱷魚,想必便是申若蘭口中的那隻神鱷了。

“這黑洞洞的什麼也看不到啊!”齊金蟬不由的出聲抱怨道。

申若蘭聞言對齊金蟬說道:“莫急莫急,待我取出於潛琉璃看看。”

說完便從身上取出那於潛琉璃,拉著齊靈雲,靠近潭邊,伸出右手往潭中照去,朱文見若蘭手上擎著一團栲栳大的青光,熒熒欲活,便問道:“這便是那於潛琉璃嗎?”

申若蘭聞言回道:“是的,你看這於潛琉璃發出的光竟可以照射進潭中,等破潭之時便可借用這於潛琉璃之光芒認清前路。”

眾人說話間,齊金蟬把頭往前一伸,順著於潛琉璃發出的那道青光,往下看了一看,搖頭說道:“不行,不行。這光隻照得十丈遠近,下麵依舊黑洞洞的,用處不大。”

朱文聞言也伸頭看去,見果真如齊金蟬所說的那般隻有十丈是亮的,其餘地方仍是漆黑一片。便開口說道:“蟬弟說的還真是。”

齊金蟬見朱文同意自己的觀點不由得意洋洋的對申若蘭說道:“你這於潛琉璃用處真的不大,還需思量彆的法子。”

申若蘭聞言,不由有些不悅,欲要證明一下,便縱身一躍跳入潭中,齊靈雲等人慌忙看去,發現申若蘭立身於下麵七八丈遠的一塊大石上。這才鬆了口氣。

不料下麵的申若蘭卻突然陷入了危險之中,原來申若蘭剛落下,腳還未得站穩,那潭底忽然捲起一陣怪風,接著從下麵黑暗之中躥起一條紅蟒一般的東西,直往若蘭腳底穿了上來。

齊金蟬見潭底有怪物上來想也不想便放出自己的鴛鴦霹靂劍,那怪物見這劍光厲害,不敢對敵,趕緊又潛入潭中去。

若蘭久聞師父說那神鱷厲害,嚇了一個膽戰心驚,知道被神鱷撲到便又性命之憂,不敢怠慢,將腳一點,縱上潭來。

不知怎的一個不小心,將於潛琉璃丟在了潭底,眾人隻見一團栲栳大的青光,熒熒流轉,半晌才得墜落潭底。

申若蘭見於潛琉璃在自己手上丟失,急得團團直轉,連聲說道:“這可如何是好啊!我該怎麼麵對我那義妹石明珠啊!”

張陽見申若蘭十分著急,便對申若蘭開口說道:“無妨,那於潛琉璃現在在那潭底安靜的躺著呢!那個偷襲你的東西我也看清楚了,是個穿山甲一樣的東西。”

“那於潛琉璃現在還在,不知道之後還會不會丟失啊!還是趕緊想個辦法把它撈出來纔是,若是遺失在我手裡,我再無顏見我那義妹了。”申若蘭聽張陽說看到於潛琉璃在潭底先是鬆了一口氣,而後又緊張起來,說罷便要準備縱身入潭。

張陽見狀趕緊將其攔下,對眾人說道:“不必親身入潭,待我用元神顯化將其撈出來便可。”

張陽說完便將雪魂珠運出,化作一隻丈許大小的大手往福仙潭中探去,那大手剛一接觸道潭水,潭麵便開始結起了薄冰,不多時便將整個潭麵封住。

張陽感受到隨著雪魂珠越來越深入,元神感受到的壓力也越來越大,在離潭底十餘丈處發現那裡有一塊平伸出來的石頭,形狀如牛,周圍十丈以內,發出一種黑氛毒霧,石旁叢生著有數十莖素草。

張陽猜想這可能便是那毒石了,張陽準備先不管它,等將於潛琉璃取到手之後再行除去這毒石河那神鱷。

雪魂珠化成的那隻大手一接近那毒石發出的毒霧,便將毒霧給迫開,使其無法觸碰到大手。

到得潭底之後,張陽將元神一掃,發現那於潛琉璃正靜靜的躺在潭底的軟泥上,散發出濛濛青光。

那大手隻伸手一撈便將於潛琉璃抓起,張陽將已取到琉璃,不在猶豫,禦使著大手急速破潭而出,那潭底頓時被大手帶起的激流攪得渾濁不堪。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