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齊金蟬聞言,順著朱文發出的五彩光柱往那毒石處飛去,到得毒石近前之後揮起紫煙鋤對著毒石就是一鋤,齊金蟬看見一大團紫霧青光朝毒石飄去。那石受了這一擊,發出一種極為難聽的呻吟聲,分成兩半。

齊金蟬見狀又一連鋤了十幾鋤,把這一塊四五尺高的毒石連根鋤倒,四散紛飛。那毒石的碎片落到潭底之後,紛紛冇入潭底消失不見。

齊金蟬把毒石鋤倒以後,看見石後麵長著數十根菜葉一般的東西,葉黑如漆,在那裡無風自動,知道這就是那烏風草。一顆不留的用紫煙鋤連根掘起,挑在肩上。

齊金蟬毒石的碎片全都冇入潭底有些好奇,還準備去看看,卻突然聽到潭底發出陣陣轟鳴之聲,同時整個福仙潭也在不斷震動著,當下大驚,也不敢再去察看,連忙禦使飛劍趕到朱文處帶著朱文一起朝潭口飛去。

張陽感受到福仙潭在不停的震動知道下麵的齊金蟬和朱文兩人已經成功除去毒石,便對紅花姥姥傳音道:“道友準備好了嗎?”

紅花姥姥聞言對張陽回道:“道友動手吧。”

張陽見紅花姥姥已經準備好了不再猶豫,將手一揮,一道白色的火焰便向紅花姥姥所在處打去,那火焰往紅花姥姥身上一撲便冇了蹤跡,而紅花姥姥頭一歪冇了氣息。

張陽見紅花姥姥已經圓寂,轉頭對申若蘭說道:“你師父已經圓寂了,快去把她的法身投入火海吧。”

張陽話音剛落便見齊金蟬二人從潭底飛出,潭底還不斷的傳出咕嘟咕嘟聲,知道岩漿要噴發了,便將雪魂珠收回,讓潭水形成的玄冰落回潭中,稍稍阻礙一會兒。

不多時,整個福仙潭都被煮沸,透過潭水能看見潭底通紅一片。此時眾人隻感到腳下在不停的震動,山石不斷裂開,掉落。

齊靈雲等人懼怕天地之威,不敢停留紛紛禦劍飛到空中觀看。張陽感受著地崩山摧,地底岩漿爆發之勢,不由心生感觸。這天地之威果真是非人力所能媲美的。

不過片刻整個福仙潭的潭水便被蒸發殆儘,形成一大片的蒸汽霧靄籠罩在桂花山頭。若不是下麵的福仙潭業已崩裂,火焰飛空,高起有數十丈,照得半山通紅,還真的是宛如仙境一般。

此時申若蘭捧著一個頭包紅布長得奇形怪狀的屍體,飛到潭邊,將屍體投入火海之中,又含淚對火海磕了三個頭之後這才飛身而起,和齊靈雲等人一起在空中站定。

張陽卻仗著有乾天火靈珠護著不怕火海進入岩漿之中,運用靈目仔細觀察紅花姥姥的屍身的變化。

隻見紅花姥姥的屍身進入火海之後不過片刻便化成灰燼,灰燼被岩漿融化之後混入其中再也分不清彼此。

而紅花姥姥的元神被岩漿不斷的炙烤熔鍊不斷的轉變成各種形態,同時發出陣陣玄妙的氣息,隨著時間的推移,紅花姥姥的元神變成一個遍體通紅、奇形怪狀的赤身女子。

紅花姥姥的元神睜開雙眼,對張陽說道:“多謝道友,我已功行圓滿這便要飛昇去了。”

張陽聞言,對紅花姥姥說道:“道友不必道謝,觀道友此次行事,我亦收穫良多,道友且先去吧,日後我定會去找道友的。”

紅花姥姥的元神聞言周身便湧出無數紅霞將自己包裹,又在福仙潭騰起一塊畝許大的彩雲,停留不散。紅花姥姥的元神化作一道紅光,往空衝起,由那塊彩雲籠罩著,往申若蘭四人站立處飛去。

打了個招呼之後,便電閃星馳般往西南方向飛去,日光底下,依稀看見一點紅星,轉瞬便不見。

張陽見狀也騰身而起,到得半空中卻發現福仙潭周圍幾十裡地俱成一片火海,內裡岩漿不斷翻騰,將這一座名山福地毀於一旦。

張陽頓時想到這滿山生靈能逃出此劫的最多不過十之一二,以毀去此山為代價助一人成道,常此以往,若是每成道一人便毀去一座福地,那這個世界還能存在嗎?

張陽正沉思間,申若蘭四人飛身前來,由齊靈雲開口道:“我們此次功行已經圓滿,將要迴轉峨嵋,不知師弟接下來作何打算?”

張陽聞言說齊靈雲道:“此次紅花姥姥為了屍解飛昇,將這桂花山方圓幾十裡俱都毀去,化作泥坑火海,我欲將此地火海平息之後再行離開。你們若要走自可離去。”

“不知你可願入我門下?”張陽由轉頭對申若蘭問道。

“多謝你助我師父成道,但是師父尚在時便準備將我送到峨嵋,剛剛我已答應了齊姐姐,隨她前往九華,拜入妙一夫人門下。我申若蘭雖是旁門出身,但也知尊師重道,請恕我不能拜二師了。”申若蘭語氣冷淡的對張陽說道。

張陽聞言便知申若蘭已經知曉自己叛出峨嵋之事了,此時見申若蘭對自己冷淡也不好說什麼,況且自己也不是那種喜歡違背彆人意誌的人。不是真心拜師的話日後難免會叛離,與其日後反目,還不如現在就不要勉強。

當下張陽對申若蘭點點頭,示意自己知曉了之後又對齊金蟬說道:“這次我看在你父親妙一真人的傳道之恩和你姐姐的救命之恩上暫且放你一命,若是下次再讓我聽到你如此嘴臭,莫要怪我送你去再轉一劫。”

“怎麼?你這狗東西敢做這等大逆不道的事卻不敢讓人說?”齊金蟬見張陽敢威脅自己,頓時反唇相譏道。

張陽聞言,反手便是兩記耳光,打得齊金蟬滿嘴牙齒儘皆脫落,兩邊臉頰腫的老高。

張陽打了兩巴掌之後略微出了口氣,對齊金蟬說道:“你可以繼續說,我也可以繼續抽你,看是你的嘴巴硬,還是我的手硬。”

齊靈雲見齊金蟬惹惱了張陽,不由有些生氣,你一個道力淺薄的劍俠去罵一個地仙,若不是你爹是峨嵋掌教,你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當下對齊金蟬喝道:“蟬弟住口!”

朱文見氣氛緊張,也趕緊拉住齊金蟬,讓他不要再說話。

齊靈雲知道再呆下去齊金蟬今天必死,不敢再逗留,趕緊對張陽說了句:“師弟,我們先走了。你保重。”說罷便和朱文一起拉著齊金蟬破空而去。

申若蘭見狀也跟隨而去。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