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張陽說完從法寶囊中取出剩下的一點太乙元精,將其埋在靈芝仙草的根部後對那肉芝說道:“這東西對你好處巨大,我再傳你一篇功法,你好好修煉吧。”說罷便運用元神感應,給其傳了一門快速吸納靈氣化為己用的功法。

張陽見肉芝開始修煉便退了出去,到了靜室之中後也運起九天玄經,修煉起來,這一次修煉直接跨了兩層直到第七層才覺得有些阻礙,張陽收功之後默默感悟第六層修完的感受。

良久張陽長長喘了一口氣,默默在心裡想道:“妙一真人和玄真子應該都是九天玄經第六層,苦行頭陀修的雖然是佛法,但他今年的八月十五便會飛昇,應該也差不太多。白穀逸和朱梅應該比荀蘭因高一點,荀蘭因曾說過她是第五層。”

“所以我在慈雲寺的時候才能一人同時和苦行頭陀、白穀逸和朱梅同時交手,再等等,等我修成第七層之後,三仙二老聯手我也能應付了,到那時候,纔是我開宗立派的時候。現在還是得先積蓄實力,畢竟三大神僧、四大神尼都是站在三仙二老這邊的,我一個人還不能對付的了這麼多高手。”

主意打定張陽便飛身出了洞府,施法將翠屏峰收走之後,看了一眼桂花山崩塌後留下的的深坑,發現坑內積水已初具規模,想來要不了多久此地便會化作一個巨湖,福澤附近的生靈。

張陽見此地事了便化作一道金色遁光,在空中盤旋一週辨明方向之後便動身前往莽蒼山當初取朱果之處飛去。

那莽蒼山距離桂花山不過千裡,張陽的遁光不過片刻功夫便已到達莽蒼山,熟門熟路的趕到那朱果所在的山頭,卻發現一個年約十三四歲的紅衣少女正持著一把散發出數丈長紫色劍氣的寶劍在與那木魃纏鬥,周圍更是有無數猩猿、馬熊在遠遠圍觀。

那木魃綠眼金髮,生有兩隻比其身子還長的長臂,五支手指更是如同鳥爪一般。又尖又利。更兼來去如風,時不時的發出陣陣怪笑,端的是凶惡異常。

那少女雖武藝精熟,奈何不通劍術,全仗著手中寶劍之威才能與那木魃勉強糾纏。

那木魃知道對麵這人手中寶劍厲害,也不與其正麵交鋒,而是避其鋒芒不斷遊走纏鬥,等其力竭之後再將其抓死。

張陽在空中看了一會,發現那少女已然累的氣喘籲籲,劍光防守的也不似先前那般嚴密,便於空中現出身形,對那少女問道:“下麵的可是李英瓊?”

那少女聽到空中有人叫自己的名字立時抬頭望天上看去,隻見半空中懸浮著一個身著五色法袍的年輕男子。

李英瓊在山中多日未曾與人說過話,見到來人可以馮虛而立、飛身青冥之中,知曉其必是神仙中人,當下趕忙答道:“小女子正是李英瓊,敢問大仙何人?為何知曉我姓名?”

李英瓊說話間,難免分心,被那木魃抓住了破綻,從李英瓊背後縱身一躍,伸出五隻鳥爪也似的利爪照著李英瓊後腦抓來,這一下若是抓實,李英瓊必得腦漿迸裂不可。

張陽見這木魃在自己麵前仍敢行凶,伸手隔著虛空往下一壓,將那木魃死死禁錮在原地,那木魃隻感到身體周圍的虛空好似突然變成了精鋼,將自己困在其中,動彈不得,隻得將一雙凶惡的眼珠轉個不停。

李英瓊聽到腦後風聲響起便道不好,大驚之下趕緊將紫郢劍回身一撩,那紫郢劍感受到主人的心意,爆發出一道足有十餘丈的紫色劍光向木魃劈去。

那木魃見劍光來襲,自己又動彈不得,不由閉目等死,卻突然聽到叮的一聲巨響,睜眼一看,卻發現自己麵前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層五色光幕,那劍光劈在自己麵前的光幕上,激的光幕不停的發生波動,但卻怎麼也無法突破光幕。

張陽對李英瓊說道:“這木魃殺戮生靈眾多,一劍殺了他太過於便宜它了,將它交由我來處置如何?我保證不會輕易放過它。”

李英瓊本來見張陽出手擋住自己還有些不開心,覺得張陽是來阻止自己的,後麵聽到張陽說不會輕易放過這木魃時,這才知道自己誤會了張陽。

當下趕緊將紫郢劍收回,對張陽說道:“既然大仙有意出手懲戒,小女子自然不會掃了大仙興致。”

張陽聞言對李英瓊說道:“這東西乃是木魃,生性殘忍好殺,這些年在此傷了無數生靈性命,我欲將其帶回山中,讓其侍奉靈藥仙草,待靈藥仙草長成之後再煉成丹藥,以救濟世人,以贖其前孽。”

張陽見李英瓊有些拉著臉,便又接著說道:“讓一個生性殘忍好殺的木魃去救人濟世,這不比直接殺了它更能懲罰它嗎?”

李英瓊聞言覺得張陽所言在理,這才轉怒為喜,對張陽說道:“大仙言之有理,這怪物便交由大仙處理吧。”

張陽點點頭用手對著木魃虛虛一抓,那木魃便縮小著往張陽手心飛來,到了張陽掌心之後已經變成了一個僅有芝麻大小的迷你小猴,被張陽扔到翠屏峰上禁錮起來,準備等和李英瓊談完之後抽空再收拾它。

李英瓊見張陽隻是抬手一抓便將原本五六尺大的木魃變成芝麻大小,頓時大感好奇,忍不住對張陽問道:“大仙你這是什麼法術?能教教我嗎?”

“這個以你現在的道行可學不了,等你什麼時候成仙了,你自然就會了。”張陽聞言不由笑道。

李英瓊以為張陽不願意教在敷衍她,頓時有些不開心,小聲的嘀咕道:“不教就不教,等我成仙那得要多久去了!”

李英瓊自以為小聲,卻不料被張陽聽的一清二楚,張陽便正色的對李英瓊說道:“以你的資質最多不過十餘年便能成仙。”

李英瓊見自己小聲嘀咕被張陽聽到頓時嚇了一大跳,又聽到張陽說她十餘年便能成仙不由高興的問道:“真的嗎?我十年就能成仙嗎?”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