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你出山之後會遇到你命中的師父的。”張陽見李英瓊失望之情溢於言表,有些不忍心,便將天機稍稍透露一點給李英瓊。

李英瓊聞言不由說道:“那我若是拜入峨嵋日後豈不是要與大仙你為敵?”

“非也,我隻是與峨嵋少部分人有仇,不是與整個峨嵋有仇,峨嵋中也分為不同的派係。”張陽笑著對李英瓊說道。

“那大仙你又是什麼原因出了峨嵋?”李英瓊聽說峨嵋也分了不同派係,當下好奇的問道。不趁現在有個道行高深還平易近人的高人在此,藉機多瞭解一下情況,還等到什麼時候。

這時那老猩猩帶著猿子猿孫將所有的朱果儘皆摘下捧來奉到二人麵前。

張陽見狀取出一個法寶囊和一個玉匣遞給李英瓊,說道:“這朱果雖然不怕腐壞,但摘下來的時間久了,難免會有些萎縮乾巴,你用這個玉匣將朱果裝起來,可以保證一段時間的新鮮。這個法寶囊給你裝東西用。”說罷便傳了用法。

李英瓊歡喜的接過,不住的撫摸把玩,將那玉匣收回又放出,玩的不亦樂乎。良久才停下,對張陽說道:“謝謝大仙,還請大仙移步小女子暫居之所,讓小女子款待一番,聊表心意。”

張陽見李英瓊一派天真孺慕,不忍拂了李英瓊的好意,對李英瓊點點頭,說道:“還請你們稍待片刻,此地日後將要遭劫毀去,我不忍如此奇珍異果就此消失,待我先將其移植了吧。”

說罷便遁出玄牝珠化作無數隻大小不一的手掌將那朱果樹連同生根的巨石,以及漫山遍野的靈藥連根帶土儘皆取走。

張陽取出翠屏峰將其擲於空中,那翠屏峰剛取出時不過一座數寸大小的迷你小山,被張陽擲出後迎風便長,瞬間便漲到百餘寸高,張陽將手一揮,那朱果樹和整山的靈藥儘皆落到翠屏峰的右側山頭上紮根長好。

李英瓊服過朱果,雙目經朱果洗練,目力異常敏銳,隱隱能看到左側的山頭上拴著一個猴子一樣的東西,好似是那木魃。

張陽見朱果和靈藥已經移植完,便施法收了翠屏峰和玄牝珠。對看呆了的李英瓊和一群猩猿馬熊說道:“現在事已辦完,我們這便走吧。”

李英瓊聞言方從道法、法寶的玄奇中回過神來,便要在頭前領路。張陽趕緊將其叫住,說道:“哪有這麼麻煩,你且閉上眼睛。”

張陽剛向施法,卻看到一旁的猩猿和馬熊還在看著自己,又讓那個老猩猩讓所有的猩猿和馬熊均閉上眼睛。

待到場上的所有的猩猿和馬熊均閉上雙眼之後,張陽將長袖一揮,帶著李英瓊以及猩猿馬熊向李英瓊暫居的那處洞府挪移而去。

李英瓊隻覺得耳邊狂風呼嘯,當下偷偷睜開眼,隻見無數的樹木快速的往身後退去,下一瞬眼前突然一亮,仔細一看已經到得先前所居的那處洞府之中。

李英瓊見自己早上走了很久才走完的路程,眼前之人不過一瞬間便帶自己回來了,頓時大感驚奇,一麵讓老猩猩奉上各種鮮果山泉,一麵邀請張陽坐下。

待到張陽坐下後,李英瓊迫不及待的對張陽問道:“大仙,你這是什麼法術?怎麼一下子就給我們帶回來了?好神奇啊!”

張陽笑著說道:“不過是個簡單的移山縮地罷了,談不上神奇,等你道行高深之後可以來找我,我教你。”

“大仙不是說自己和峨嵋有仇嗎?難道大仙不怕我日後學會你的本事之後反過來對付你嗎?”李英瓊見張陽說可以教她法術,頓時不解的問道。

張陽聞言先是給李英瓊說了一下長眉真人和三仙二老以及羅浮七仙等人之間的關係,又將自己叛教的前因後果對李英瓊說了一遍。

“我相信你日後入了道途之後會有自己的準則去判斷是非善惡對錯的,而不是彆人說什麼你就去信什麼。如果你日後真的要來殺我,那隻能說明我看人不準,我對自己的眼光還是有信心的。”張陽笑著對李英瓊說道。

“大仙你人很好,比陰素棠和赤城子好多了,那陰素棠和赤城子裝的像是好人,其實壞的很。尤其是那陰素棠想方設法的逼我做她徒弟,大仙你就不一樣了,不僅實言相告,而且還答應教我法術,你這胸襟氣度纔是我想象中仙人的樣子。”李英瓊聞言不由對張陽說道。

張陽笑了笑對李英瓊說道:“你太高看我了,若我的氣度大的話,我也不會捱了一巴掌之後便叛教而出了。”

“這不一樣的,我聽大仙說了之後,隻覺得是這追雲叟太過可惡,若不是他又怎會令大仙你叛教而出!”

李英瓊聞言急忙說道:“我小時候聽爹爹說故事,就覺得那些前輩高人,性情孤僻喜歡戲弄人。好端端的非要將自己變作乞丐,把仙丹靈藥變成濃痰、瘌蛤蟆讓人吃下,還美名其曰試探向道之心。那會兒我便在心底暗暗發誓,若是我遇到這樣的前輩高人戲弄人的話,我一定要讓他也嚐嚐乞丐的濃痰和瘌蛤蟆是什麼味道。看看他以後還敢惡不噁心人了。”

張陽聞言笑道:“你說的不錯,我也特彆討厭這種性格古怪的人,覺得行就收下,覺得不行就拒絕,搞這些稀奇古怪的試探乾什麼,顯得自己高人一等嗎?”

這時那老猩猩將各樣山果一一奉上,請二人享用,張陽挑著吃了幾個,便停下不用,張陽對李英瓊說道:“你還未辟穀,你多吃點,吃完便準備準備出山吧。”

這時那老猩猩忽然近前來對張陽拜倒,口稱求大仙收留。

張陽不由一怔,怎麼拜到自己頭上了?

當下伸手一抬,對那老猩猩說道:“這位仙姑纔是你命定的主人,你二人相互成就,不可缺一,你去拜她吧。”

李英瓊聞言大吃一驚,連忙擺手說道:“我自己都還未入得道途,怎能再帶上你呢!”

張陽見狀對其說道:“你不必急著拒絕,這猩猿對你日後助益良多,你成道少它不可,而且這些都是長眉真人安排給你的。”

李英瓊聽到是長眉真人的安排這纔不再拒絕,當下收了這隻老猩猩,又給改了個名字叫袁星。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