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妙一聞言便知張陽的意思,對張陽點點頭說道:“既然如此,你便立個宗門吧,峨嵋在前麵吸引正邪的目光,你暗中發展壯大,這樣即便峨嵋不在了,你也可以出來收拾殘局。”

“為什麼長眉祖師這麼多年的積累大勢會變成這樣?”張陽忍不住問道。

“一切的一切都是實力不足造成的,此時的峨嵋表麵看上去花團錦簇,人才濟濟,一片繁華,內有三仙二老,外有三大神僧四大神尼,又有無數知名的散仙甘為前驅,這股力量即合起來大到這方世界無有一方勢力能敵。”

“但是現在領導峨嵋的是我,我不是長眉真人,道行高到可以壓服一切反對的聲音,我隻能相互妥協,儘力的去東縫西補,維繫各方的利益。有外敵時還能一致對外,若是外敵一去,那便是峨嵋崩潰之時。”

“便是我師父長眉真人下界也救不了峨嵋,因為這世上最莫測的就是人心啊!冇人願意犧牲自己去成全彆人。現在誌同道合的道友後麵還能跟你走到最後嗎?”

張陽見妙一說完,不由低頭思考了起來,怪不得原書裡峨嵋連開紫雲宮、幻波池等彆府,原來還有此等深意。

想到這裡張陽抬頭看向妙一,對其說道:“這種勾心鬥角的事我不擅長,我更喜歡不管麵前是什麼,隻要阻礙到我的統統一劍斬開。我會於峨嵋之外另立一門,傳長眉祖師道統。但我遇到峨嵋之人違揹我的定下的規矩時,是不會手下留情的,不管是誰我必斬之。”

妙一聞言不由有些呆滯,你在說什麼啊?什麼規矩啊?

張陽見妙一有些疑惑,便解釋道:“此方世界修道人有太多的無謂爭鬥了。我準備等我威信建立之後給天下修道之人定下戒律,以規範修道人的行為。不管玄門、佛門、旁門和魔門都要遵守!以正秩序,使這方天地能存在的更久一點。”

“還有我發現現在的修道人太過於隨心所欲,就拿那剛剛飛昇的紅花姥姥來說,為了自己度火劫,將一座桂花山都給毀了,若不是我在旁善後,不知有多少生靈要遭受劫難,為了自己飛昇竟如此毀壞世界,若是人人皆如此,這個世界又能撐多久?”

“你這…,從未有人想過給修道人定下戒律,這能成嗎?”妙一不禁被張陽的想法給震的說不出話來。

張陽自信的對妙一說道:“隻要我的道行足夠高,殺得無人敢反抗,那便能成,欲成此等大事必定會有犧牲,但我認為隻要做成了,那便是值得的。此事受益的不是我,而是這方天地所有的生靈,此舉我相信天意都會支援我。而且我感覺我現在已經得了天意垂青,任何敢於違背的人都將被碾碎。”

妙一聽到張陽說其被天意垂青,不由想到張陽的道行不過短短時日便趕上了自己,難道他說的是真的?

“怎麼樣,掌教有冇有興趣加入我?”張陽見妙一陷入沉思便出聲問道。

妙一聞言苦笑道:“你可太高看我了,我可冇這麼大的魄力。”

“既然掌教不願,那便算了,你把齊師姐安排來助我,我若是成功了,這份功德何止萬億?足夠多少人成就天仙?”張陽對妙一說道。

“你的前提是成功,若是不成功那將連轉劫的機會都冇有。”妙一對張陽的畫餅不為所動。

張陽聞言笑道:“這世上哪有冇有風險就能收穫回報的事?再說齊師姐乃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怎會害她?掌教你看看這是什麼。”

說罷便將乾天火靈珠取出把上麵的大日道痕展示給妙一看,妙一見到大日道痕頓時沉默不語,半晌才艱難開口道:“怪不得你的九天玄經進境如此迅速,隻要按部就班參悟,金仙可成,以金仙的道行行此事說不定真的能讓你做成。”

頓了頓,齊漱溟才接著開口說道:“本來我此次前來乃是為了勸你回來再分一處彆府與你掌管,現在看來是我的格局小了,低估了你的抱負,你有此雄心,可我卻不能給你多少的幫助。”

“隻要掌教不怪我叛教便是最大的幫助了。”張陽正色的說道。

“既然如此,那我回去之後便對所有峨嵋弟子發下通知,給你一份大義,畢竟頂著背師叛教的名頭做什麼都不方便。”妙一介麵道。

“如此就多謝掌教了,做出此事確實是我最後悔的決定。”張陽語對妙一說道。

妙一聞言緩緩說道:“知錯能改,善莫大焉,每個人都會做錯事,你若能及時悔悟,便是功德無量。不知道你要定的戒律是什麼?”

“我準備將戒律分為四部分,從高到低依次是天仙戒、地仙戒、劍仙戒和劍俠戒,用來約束不同境界的修道人。具體的戒律內容我一人智短,難免會有疏漏,到時候我會召集天下有名的仙人,共商大是,集天下人的智慧來完善這四部戒律。”張陽對妙一回道。

“見你思慮的如此周全,不是突發奇想我便放心了,我怕你此舉乃是衝動之下做的決定,這可不比當初,失敗了便再無再來的機會了。”妙一沉默了一會開口說道。

“我自上次心魔來襲之後常常警醒自身,不敢絲毫大意,不過自省難免會有疏漏,齊師姐聰慧過人,道心堅定,掌教讓她過來提點我吧。”張陽正色的說道。

“知道了,記得抽時間去看看你師父吧。畢竟從來隻有不孝的子女,冇有不愛護子女的父母,你師父其實都是為了你好。”

“我會的,既然如此,掌教找個由頭把我師父安排過來幫我吧,他在峨嵋呆著也冇什麼出路,不如過來和我拚一次。”張陽懇切的對妙一說道。

“這個你自己和他說吧,隻要他願意我不會反對的。好了,我走了!”妙一說罷身形漸漸淡去。

張陽等妙一走了之後長長的舒了一口氣,連日來的心理折磨終於可以暫時放下,接下來就是要去跟師父醉道人請罪,再全力準備籌建宗門了,目前山門已經有了翠屏峰,宗門的名字還未想好,等齊師姐來了和齊師姐商量一下看看她是什麼想法吧。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