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張陽見酒保下樓離去,便為醉道人拉開凳子,請其入座。

醉道人聽到張陽剛剛說妙一允許張陽另開一派,傳師父長眉真人的道統,也有些好奇,便半推半就的順勢坐下。張陽見醉道人坐下便來到醉道人對麵入座。

待張陽入座後,醉道人便急不可耐的問道:“你剛剛說的是真的嗎?你真的見過掌教了嗎?”

“此事事關重大,我怎敢謊言欺瞞?”張陽邊伸手為醉道人斟酒邊回道。

“那到底是個什麼情況?你跟我詳細說說。”醉道人將杯中酒一口飲下砸吧砸吧嘴對張陽問道。

張陽見醉道人發問,揮手在二樓佈置了一套隔絕內外的陣法,這纔開口說道:“此事本為絕密,這個世界知曉此事的不過一手之數,我不敢說太多,恐怕會被異派的絕頂人物知曉,這對這方世界來說都將是一場空前的災難,說不得怕是要道法斷絕,天地崩壞。”

醉道人聽到張陽語氣嚴重,說出的內容更是令人愕然,不由正色道“如果不方便說,那便算了。”

“可以說個大概,具體的就不能說了。”張陽對醉道人說道:“長眉祖師飛昇前算出峨嵋大興,飛昇之後卻發現峨嵋大興之後便要分崩離析,甚至有道統滅絕之憂。日前掌教找到我,見我的道行不比他弱,我二人便相談甚歡,得其允諾,我可於峨嵋之外另開一派,傳長眉真人的道統。”

“你這不是在分裂峨嵋嗎?掌教師兄是怎麼想的?怎麼會允你這等大逆不道的事。”醉道人聽完連酒都顧不上喝,直接疑惑的問道。

張陽見醉道人因飲酒過多而半眯的眼睛裡充滿了疑惑,便對醉道人說道:“掌教本就有意在開府之後另辟彆府,這意味著什麼你知道嗎?”

“意味著什麼?”醉道人想也不想便跟著問道。

“意味著掌教壓不住下麵的人了,峨嵋人數日益增多,三仙係、二老係、佛門、羅浮七仙係各種派係交雜,修煉的道法、秉承的理唸的不同讓峨嵋不得不向外擴張,將矛盾向外轉移,用外部矛盾來掩蓋內部矛盾,同時向外攫取利益來安撫這些派係的弟子,那這些新得的利益該怎麼分配?”張陽反問道。

“按功勞分配?”醉道人下意識接了一句。

張陽聞言不由反問道:“都是為宗門出力,那憑什麼他的功勞就比我大?人心不足,總會有不滿意的人,這些人一旦想法各異,有強力人物鎮壓還好,可後來接任者若是個廢物,便要出事了,而且擴張這條路一旦走上去,不是某一個人想停就能停的了,下麵的人會推著當權者往前走的。”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古人這話說的真好啊。我們雖不似凡人那般為了金錢地位那般廝殺,但我們卻為了靈藥、靈材、福地、功法乃至氣運在廝殺爭搶,這其實和凡人並無本質上的區彆。”張陽最後用一句先秦的古語進行總結。

醉道人聽完良久不發一言,半晌才艱澀的開口說道:“為什麼我們修道之人也有這麼多的利益糾纏,就不能各自安安心心的修煉嗎?”

張陽組織了一下語言對醉道人說道:“現在不是上古時期了,練氣士遠離紅塵,尋一深山,清淨逍遙,現在的生靈比上古時期多了何止萬倍!以前取之不儘用之不竭的各種資源經過這麼多年的消耗,現在已經支撐不了這麼多的修道之人的隨意取用了。”

張陽見醉道人還有點蒙又給他加了點猛料:“所以地仙有四九重劫,神仙有那一千五百年一次的殺劫,這跟世俗王朝更替是一樣的道理,消滅大部分的修道人,剩下的那些人資源夠用了自然就能安心修煉了。”

“唉!癡活了幾百歲竟然還冇有你看得透徹,這把年紀算是白活了。”醉道人聽完之後喟然一歎。

“不然你以為為什麼你修煉了幾百年都比不過我修煉幾十年的?”張陽聞言在內心想到,不過這話可不敢說出口,說出來可真太傷人自尊了。

當下便開口道;“我無非是站在前人的積累上得出的結論罷了。”說完便給自己到了一杯酒水,潤潤喉嚨。

“你還冇說掌教師兄為什麼允你另立一派?”醉道人突然開口問道。

張陽聞言差點冇把嘴裡的酒給噴出來,敢情自己說了這麼多完全是白說了啊。

當下放下手中的酒杯對醉道人說道:“他是怕後麵峨嵋冇了,想讓我護著峨嵋的道種。作為交換,他默認我另立一派,不追究我叛教。”

“我準備招收一些資質心性俱佳的弟子,師父你願不願意過來和我共創大業?”張陽見醉道人一時不語不由開口問道。

“呃,我什麼樣我自己心裡有數,就不去拖累你了,我留在峨嵋挺好的。”醉道人淡淡的回道。

“師父你留在峨嵋的話,隻能被孤立,你的一腔俠義之心是得不到施展的,我欲要為天下修道人定下四部戒律,使這方天地結束這互相攻伐的混沌之態,恢複清明。”

張陽見醉道人拒絕便對其使出激將之法,對其說道:“這條路註定會充滿坎坷,甚至與天下為敵,但為了這個給世界,師父你敢豁出性命為了俠義跟我拚一次嗎?”

醉道人聞言抓起酒壺仰頭將整壺酒儘皆灌下,任憑酒水淋漓灑在鬍鬚和胸前的衣襟上,將酒壺往桌上一拋對張陽說道:“你這個小兔崽子,先前罵我是欺軟怕硬的小人,現在卻又拿俠義之心來要挾我,真當我是泥捏的嗎?”

張陽見醉道人雖然話語不善,但語氣中卻冇有太多的怒意便知醉道人並未生氣,而是在敲打自己呢。

心中有數之後便對醉道人說道:“師父不必動怒,有道是父子之間哪有真正的仇人?我先前那隻是氣話,您老大人大量,就不要與我一般見識了,如果您老實在是無法解氣,那就揍我一頓出出氣好了!任打任罵,絕無半句怨言。”

張陽接著說道:“而且我是真心實意的想要邀請師父您老過來的,此事若成,功德何止萬億?您老藉此白日飛昇也不是冇有可能,在峨嵋這一世您有機會飛昇嗎?就算飛昇了也是個打雜的吧!”

-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