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

當下便對石玉珠說道:“石姑娘若是想行俠仗義的話大可下山走走啊,以石姑娘你的道行,這天下除了少數禁地,其他的地方還是冇問題的。”

石玉珠聞言露出一絲心動之色,但是轉瞬間就壓了下去,對張陽說道:“我有點害怕,我怕在被人擒去,死倒不怕,就怕會受辱給師父丟臉。”

張陽聞言便知這是上次龍飛的事給石玉珠帶來了極大的心理陰影,這些個旁門左道不得正法,隻練神通法力卻不修德行。

隻有少部分人能秉承俠義之念,不仗著自己擁有超脫世俗的力量去為非作歹,絕大多數的旁門中人都是善惡不分,為了力量和**都做下了不少惡事,雖然比不過魔道中人那般窮凶極惡,但也是罄竹難書。此界生靈被魔道和眾多善惡不分的旁門害苦不堪言。

“石姑娘!”張陽停下腳步,轉過頭對石玉珠說道:“我準備要做一件前所未有的大事,此事若成,將會解救無數像石姑娘一樣飽受旁門、魔教殘害的生靈。不知道石姑娘是否願意為自己,為其它有相似遭遇的人出一份力,與我一起共成大事?”

“若是真的能解救像我一樣遭遇的人,我願意和道友一起。”石玉珠見張陽說的嚴肅,也用嚴肅的語氣回答道。

“此事阻力極大,稍有不慎便會粉身碎骨,甚至連轉劫再來的機會都冇有。”張陽見石玉珠答應的痛快,怕她隻是一時衝動,便又加重了語氣對其說道。

“道友尚且不怕,又道友在前麵頂著,我又怎會害怕?而且我相通道友不會見死不救的。”石玉珠笑著對張陽說道。

張陽聞言點點頭,對石玉珠說道:“石姑娘果然是俠肝義膽,如此風采令人心折不已。不過此事事關重大,石姑娘還要加緊修煉,提升自己的道行方能有更大的把握成功。”

張陽說完之後便示意繼續前行,不多時便已經到達武當山大殿之中,張陽見殿中僅有半邊老尼和石玉珠的姐姐飄渺兒石明珠在,不見靈靈子在旁。

心中雖然感到意外但動作絲毫不慢,對半邊老尼抱拳施了一禮道:“師太,彆來無恙乎?冒昧來訪,請勿見怪。”

“道友說哪裡的話,道友能來,老身高興還來不及,又怎會見怪?”半邊老尼聞言趕緊從座位上站起來對張陽回禮說道。

二人見禮完畢,半邊老尼請張陽於客座坐下,又命飄渺兒石明珠給張陽看茶,待到張陽端起茶盞輕輕嘬了一口之後,半邊老尼纔開口問道:“敢問道友此次前來所謂何事?總不會是來老身這兒討一杯清茶吧!”

張陽聞言放下茶盞對半邊老尼回道:“師太果真是慧眼如炬,在下此次前來乃是為了我那還未入門的徒兒餘英男。”

“餘英男?”半邊老尼疑惑的問道。

張陽見半邊老尼疑惑不解便解釋道:“正是,此事說來話長,我便簡略說一下,我那徒兒在解脫庵被師太在崑崙的同門陰素棠帶回了棗花崖,強收為徒。我本欲直上棗花崖,可無奈成道日短,不知那棗花崖的方位,本來想找人打聽,可我和峨嵋之間的齷蹉師太也知道,不好去峨嵋找人打聽。思來想去之下,想到師太和陰素棠曾經是同門,特地過來此處尋師太指點一二。”

半邊老尼聞言對張陽說道:“那陰素棠和赤城子破身出教之後,一心想要收羅有材質的徒弟教導,欲要新立一派和崑崙比肩,這兩人心氣雖高,但道力卻不行,這麼多年過去了連個浪花都冇翻起來。”

半邊老尼解釋了一下前因之後纔對張陽說道:“那棗花崖在雲南邊界的修月嶺,道友隻需前往此處便可找到那棗花崖。”說完又將如何去那修月嶺告知張陽。

待張陽點頭表示自己記下後纔對張陽說道:“那陰素棠近來不常回棗花崖了,不知道在何處鬼混,道友此去不一定能遇見她。”

張陽先是謝過半邊老尼的指點後又對其說道:“多謝師太指點,不過不管陰素棠在不在棗花崖,我都要去一趟。”

張陽接著對半邊老尼說道:“我還有一事要說與師太知曉,我已和妙一真人達成共識,於峨嵋之外再立一派共傳長眉祖師道統,此外我觀桂花山福仙潭紅花姥姥飛昇有感,準備等時機成熟邀請各大門派話事人和有名望的劍仙劍俠,共同商量出維護天地和平穩定的戒條頒佈天下,以維繫此方世界的穩定,還望師太到時候能賞光。”

張陽又將自己後麵的計劃和計劃成功之後能對修道界和這個世界帶來多大的影響和改變對半邊老尼描述了一遍。

半邊老尼聽完之後驚的嘴巴都合不攏了,結結巴巴的說道:“道友…道友可知…可知此事會有多大的阻力嗎?”

張陽自信的回道:“我當然知曉,不過我既然敢提出來,自然有把握做成此事。”

“道友真是好大的魄力,此事若是早幾十年做成,武當哪裡還會有當初的內亂啊!”半邊老尼聞言喃喃了幾句,接著對張陽說道:“道友既然敢為天下先,那我武當自然也不會落於人後,道友定下時間地點之後,差人來告知一下便可,我武當定會如期前往。”

張陽在一旁見半邊老尼如此痛快的便答應了下來,不禁心生讚歎,對半邊老尼說道:“師太果真是女中豪傑,武當邀請師太來此主持大局實乃武當開派以來最明智的決定。”

花花轎子眾人抬,張陽和半邊老尼又互相吹捧了幾句,各自心滿意足的離去。

那石玉珠早在聽到張陽說要給天下修道人定下戒律的時候便已經心潮澎湃:原來張道友邀請我做的大事竟然是這等恢弘大業,此事果真和張道友說的那樣危險極大,但若能成功必然會有海量的功德,更不要提註定會被寫入各門各派的史冊中了,當下激動的臉都紅了,連姐姐石明珠叫自己都未曾聽到。

直到張陽起身告辭,石玉珠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失態了,實在是這個訊息太過令人震驚了,讓石玉珠這種平常隻是行俠仗義,一次一道外功的劍仙中人知道原來救人還能這麼救。

-endcontent